樂文小說網 > 除我之外 > 第1432章
秦初念:“二哥,阿厭他......”
秦松白打斷她的話,“多的話我不想和你有什么爭執,反正我會找到證據證明的,小念,我今天過來是為了給你道歉以及說再見,我今晚的飛機回滬市。”
他態度明確的不想提任何和商厭有關的事,秦初念也識趣的不說。
只是他們心里都知道,這只是表面短暫的和平而已,因為真正的誤會和隔閡還在他們心里,并沒有解開。
秦松白在這邊待的時間沒多長就要離開,他將秦初念送到醫院門口,才準備離開。
只不過他臨走之前,還是忍不住再叮囑秦初念道:“小念你記住,我今天過來只是因為不想因為一個外人傷了我們兄妹之間的感情,我還是會堅持我的做法沒錯。”
但他說完卻沒有得到秦初念的回答,他不悅的皺了皺眉,正要開口,就聽見秦初念低聲道:“怎么又是他?”
“誰?”
沒得到回答,他順著秦初念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衛衣戴著鴨舌帽的年輕男人。
秦松白一眼看到那男人脖子上掛著的一個月牙形的吊墜,他一頓,然后果斷將秦初念拉開了些:“你在亂看什么?”
秦初念沒反應過來,“什么?”
“你不是在看剛剛那個穿黑色衛衣的男人嗎?”
秦初念:“我在醫院遇到過他好幾次了。”
秦松白語氣一沉,教訓道:“以后遇見這種人走遠點,看到他脖子上那個掛墜沒,那是滬市一個地下組織的人的,那些人玩的開,什么亂七八糟的都搞,比港城那群人還瘋。”
秦松白在滬市本來就愛玩,而且之前的時候還被商厭逼的東躲西藏過,所以對這個組織的人有所耳聞。
如果說港城那邊的是灰色地帶,那滬市的這個團伙就完全是黑色了。
聽說過不少有錢人家的少爺和這群人硬剛,最后都沒討得好。
不過這個團伙背后的人到底是誰,也沒人說的清楚。
秦松白的語氣很嚴厲,都帶著警告了。
秦初念問:“既然是滬市的人,為什么會出現在津南?”
而且她之前就在醫院里碰到過這個人,說明他在這邊的時間已經很久了。
秦松白聲音沉下來,他這模樣有幾分像秦誠的威嚴了:“不管別人因為什么來的,都和你沒關系,少打聽這些事,這種人別沾上。”
秦初念知道他是關心自己,嗯了聲,沒反對。
商厭一出院,距離過年的日子就很近了。
商渺之前就和他們說過,過年一起過。
秦初念這幾天也想著秦云亭說的,先好好過年再說,就沒有去想那些煩心事。
然而三十這天,她剛起床。就覺得一陣惡心襲來。
她匆忙跑到廁所一陣干嘔。
等到抬起臉的時候,鏡子里里的她,臉色白的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