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錯嫁高門主母難當 > 第241章 揭開面目,如何自處

大夫人幼年時期有過這樣的經歷。

所以,她看到廖云菲就像看到他自己,對廖云菲格外好一些。

這些話放在卿卿那,卿卿能立即跳起來和別人干架,云菲就只會藏在心里不斷地折磨自己。

大夫人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可是,仍然難以將心底的那些痛意消除。

“母親,你會后悔的!”榮卿卿捂著臉頰,轉身離去。

“卿卿……”大夫人干巴巴的喚了一聲。

容卿卿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走。

大夫人看著榮卿卿離去的背影,久久沒有回神。

她又忍不住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心的溫度還沒有降下來,火辣辣的。

身后,又響起廖云菲的哭泣聲。

大夫人這才回過神來,轉身走向廖云菲。

“云菲,剛剛卿卿說的話的話你不要往心里去,她沒有半點侮辱你的意思,姑姑相信你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卿卿她還小,你不要和她計較。”

“姑姑,我從來就不會和卿卿計較,只是,她一個孩子能想到這些,別人肯定也能想到,這次的事情也連累了世子的聲譽。”

“云菲,你安心地等姑姑把事情調查清楚,還你和世子一個清白,到時候,你與駱公子的婚事提前一些,只要你不和世子有任何牽連,一切都能回到如初。”

廖云菲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

這樣的結果完全偏離了她的預想。

“姑姑,萬一那駱公子他心里有芥蒂,懷疑我與世子有染,娶了我之后暗中磋摩我呢?”廖云菲還不死心。

“有姑姑在,他怎么敢!再說了,駱公子絕對不是這樣的人。”大夫人不相信自己觀察了那么久的人,會是這種人。

“大夫人,奴婢斗膽插一句嘴,我家小姐的擔憂不無道理,要真是這樣,還不如和世子在一起呢,最起碼,淮陽王府怎么也會看在國公府的面子上,善待小姐。”廖云菲的丫鬟伺機說了一句。

“閉嘴!”廖云菲呵斥了一聲,連忙看著大夫人的反應。

大夫人臉色沉沉的,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姑姑,我曾說過寧為寒門妻,不為高門妾。可是,發生這樣的事,就好像我命中有此一劫一樣。”廖云菲說完,又開始哭了起來。

王妃已經有一些心不在焉了。

“云菲,婚事的事情咱們過幾天再談,眼下,是要審出幕后主使人究竟是誰,先還你和世子一個清白再說。”

大夫人怎么也不會把廖云菲送到淮陽王府去。

要是這樣的話,讓她以后還怎么面對王妃和紀初禾。

“是,都聽姑姑的。”廖云菲也不敢說太多,只能應和。

大夫人從廖云菲那里回去的路上,腦子里不停地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她的心里跳出了幾個念頭。

家生子的確很難被收買,更別提,還是劉婆子這種拖家帶口的家生子奴仆了。

她依稀記得,劉婆子的兒媳婦今年還生了孫子,領了府上的賞錢。

這樣的情況,就更不可能把一家人的性命都搭上去了。

羅家能給她多少她能光明正大享受的好處?

如果不是羅家,那這個劉婆子,究竟是誰的人?

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氣,決定明天一早就去重審劉婆子。

剛回到自己的院子,大夫人就看到前廳里坐著一道身影。

“大嫂。”二夫人笑著喚了一聲。

與此同時,關押劉婆子的柴房出現了一道身影。

廖云菲穿著一件黑色的披風站在劉婆子的面前。

“廖小姐,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我呀!如果大夫人真的要動我的家人,我就沒有辦法替你守住秘密了。”劉婆子開口威脅。

“這么晚了,我還冒險來見你,就是想辦法救你的。”廖云菲冷聲回應。

劉婆子不相信廖云菲。

廖云飛是什么樣的人她可比誰都清楚。

表面上看起來是一朵清晨無害的小白花,實際上卻是一只藏在陰暗處的毒蛇!

“廖小姐準備怎么救我?”劉婆子問。

“劉婆子,我給你的錢足夠你的家人這一輩子都生活得很好,而且你們一家人一輩子都掙不到那么多錢,這個時候你總要有所取舍,你那孫子天生就有殘疾,以后還需要花更多的錢,你想想你這條老命值多少錢?”廖云菲一改平常拂堤做小的語氣,聲音都變得又很惡毒。

“廖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

“落到我姑姑的手里,你根本就沒有辦法逃脫,只有你畏罪自殺,事情才能圓滿結束。”

人一死,就是死無對證。

“廖小姐,你這哪里是來救我,分明是來向我索命的!”劉婆子還不想死,她還沒有活夠呢。

“你若死了,我還會再給你一筆錢,足夠給你的孫子醫治。”

一提到孫子,劉婆子頓時悲痛萬分。

過了一會兒才緩過勁來。“廖小姐,你準備給我多少錢?”

“一百兩,夠了嗎?”

“怎么說我都是條人命,你給我一百兩!我的命可沒有那么賤!”

“你想要多少?”

“最少五百兩更!”

“五百兩!你是土匪嗎?”

“廖小姐,反正我已經暴露了,都是死路一條,你要不同意,我在死之前還可以拉上一個墊背的。”

廖云菲的臉色一寒。

最后咬牙答應下來,“好,我答應你。”

劉婆子一看廖云菲答應的如此爽快,心里一陣后悔。

看來是她要少了!

“那就請廖小姐把錢送到我兒子的手中,然后再讓我的兒子過來見我一面,確定他收到錢,我立馬就去死!”

“劉婆子,你不要太過分,我說了給你就會給你!”廖云菲怒喝一聲。

“事關我自己的身家性命,當然要謹慎了。”劉婆子現在是有恃無恐。

她的手里相當于抓了一個廖云菲的把柄,今天晚上是廖云菲最后的機會!

如果談不妥,廖云菲將一敗涂地,甚至還有可能被國公府趕出去。

廖云菲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現在就算劉婆子要更多一些,廖云飛都不會拒絕。

“好,我答應你!”廖云菲點點頭。

她一轉身,頓時瞳孔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