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大膽駙馬寵妾滅妻?骨灰揚了! > 第484章 大結局
  羽聞湛正要說什么,冷瀾之卻是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她對驚羽皇后盈盈一拜,而后道:“皇后娘娘現在說這些,是因為關心阿湛,還是因為擔心阿湛走了就沒有人為你撐腰了?”

  驚羽皇后一噎。

  她養了兩個兒子,一個幫著他真正的母族設計她,利用她把親兒子騙出去意圖殺死,還讓他的母族拿著她給的腰牌進入皇帝的寢宮,意圖逼宮。

  另一個兒子,不但是弄死了設計他的人,還連帶著幫他的母族一起弄殘了。

  堂堂百年世家,如今卻是元氣大傷,不得不茍延殘喘,淪為了二流家族。

  她就是段家的罪人!

  可想而知,段家定然恨毒了她。

  而沒有了母族的支持,新皇又不是她的親兒子,她日后要如何自處?

  可驕傲如她,根本不想在羽聞湛和冷瀾之面前泄露出軟弱的情緒,她冷冷道:“淵兒死后,本宮心如死灰,不會再眷戀這世間的榮華富貴。”

  “本宮只是感嘆他愚蠢!”

  冷瀾之淡淡道:“若娘娘是擔心阿湛在盛國會生活的不如意的話,其實大可不必。娘娘可能不知,阿湛在回到驚羽帝國做大皇子之前,在盛國可是人人敬仰的錦邢司典司呢。”

  “曾經的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便是本宮的父皇也頗為仰仗他。”

  “所以,回到盛國才是回到了他的故鄉,他只會如魚得水。反而是在驚羽帝國,他過的不快樂。”

  “至于娘娘所說的他設計母族的事情……段家仗著權勢欺凌百姓、胡作非為的事情,難道娘娘當真不知?”

  “正是因為有了這個大毒瘤,驚羽帝國才越來越腐敗,國力也越來越衰微。”

  “阿湛他只是大義滅親,為驚羽帝國除去一個阻礙它發展的大毒瘤罷了,何錯之有?百年之后,世人只會稱贊他大義!”

  驚羽皇后的臉上一陣哄一陣白的:“你胡說!”

  冷瀾之不欲與她爭辯:“我是不是胡說,你我心知肚明,娘娘若覺得這樣想能讓你開心,那就當本宮是在胡扯好了。”

  旋即微微一笑:“至于娘娘擔心的沒人為你撐腰的事情,你也可以不必擔心,只要本宮和阿湛在一日,驚羽新皇就不敢苛待您。”

  “好了。”羽聞湛捏了捏冷瀾之的掌心:“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

  驚羽皇后眼睜睜看著那人的身形漸行漸遠,心突然就空了一大塊。

  她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越發頹廢萎靡。

  二十多天后,隊伍回到了盛京。

  冷瀾之看著眼前熟悉的城門,有種恍如隔世的恍惚感。

  “阿湛,我們一起去看看父皇吧。”

  “好。”

  二人到了皇陵,冷瀾之靜靜跪在建良帝的陵墓前,腦海中走馬觀花般地閃過了一幕幕,全都是父皇慈愛的模樣。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而已,怎么就陰陽兩隔了呢。

  突然,李總管走了過來:“公主,大皇子。”

  看到羽聞湛,李總管并未露出驚訝的表情。

  冷瀾之有些疑惑。

  李總管道:“能看到公主回來,老奴很高興,因為有些誤會,可以解開了。”

  “公主不要怪陛下當初心狠,其實在大皇子回到驚羽帝國后不久陛下就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些時日陛下喜怒無常,也是因為十分介懷這件事。”

  親眼看到不久前還懷疑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這份震撼和悔恨是深刻的。

  可沒過多久又有人告訴他,那人只是假死,他故意做出身死的假象,只是為了回到驚羽帝國去做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建良帝如何能不憤怒?

  但隨著身體越來越差,建良帝竟然也慢慢想通了。

  他知道,以羽聞湛的勢力和敏銳度,定然一早就知道了被懷疑的事情。

  帝王多疑,他和公主之間的事情不論怎么解釋,當權者都不會放下疑慮。

  所以只要他不想放棄冷瀾之的話,那假死脫身,似乎是最好的辦法。

  想通了這些后,他就在生命的最后關頭幫了二人一把,把冷瀾之送去了驚羽帝國。

  乍然得知真相,冷瀾之震驚不已:“原來當初父皇那般堅持,竟是為了成全本宮和阿湛?”

  李總管點頭:“陛下知道公主舍不得天海城的百姓,舍不得約瑟夫學院,所以在去世前下了一道詔令,將約瑟夫學院提拔成了國學,只是要是適齡的學子,任何人都可以進去讀書。”

  “并且,專門在城外開辟了一塊地方,為女子學院重新建立了一座學院。”

  “只是如今學院還沒建成,所以只能委屈那些女學生繼續擠在約瑟夫學院里。不過應該快了,今年秋天,女子學院就可以正式投入使用。”

  李總管抹了抹眼淚:“陛下是惦記公主的!他知道公主的心愿,只是這個心愿太難實現了,陛下說,他只能盡自己所能為您鋪路,至于將來這路能走到什么地步,只能靠公主自己。”

  冷瀾之紅了眼眶,唇畔顫抖著:“父皇……”

  ***

  冷瀾之將顧府還給了羽聞湛,里面的所有東西她都沒有動。

  羽聞湛笑稱,有了這些錢,他也算是吃軟飯的男人里底氣最足的人。

  三年后,喪期過。

  時年三十一雖的冷瀾之終于和三十四歲的羽聞湛成了親。

  可惜,不知是天意如此還是因為羽聞湛的身體太弱的原因,二人始終沒有孩子。

  二人都不著急,反而是太后急得不行,三天兩頭命御醫入府為二人調理身體。

  某一次又被告知駙馬的身體可能會終生沒有子嗣之后,太后再也忍不住,又冒出了給冷瀾之找面首的提議。

  不論如何,都要有個孩子啊!

  冷瀾之拒絕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和羽聞湛沒有孩子是天意。

  畢竟,他們本是不應該存在的人。

  能夠活到現在并順利成了親,已經是天道法外開恩了。

  沒有孩子才是最合理的結局。

  雖說會有些遺憾,可她也不會苛求。

  七年后。

  已經三十八歲的冷瀾之意外有孕。

  消息一出,太后高興的不行,就差點把整個庫房搬空來給女兒調理身體。

  羽聞湛卻是憂心忡忡,提議道:“這個孩子,不能要。”

  冷瀾之震驚:“你瘋了?”

  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風情,卻沒有留下多少風霜。

  她美眸含淚,傷心之中也透著震驚和懷疑。

  沒有男人會不想要自己的清生孩子,除非他不愛她了!

  不知是不是懷孕初期容易情緒激動的原因,她竟是被氣吐了。

  羽聞湛連忙又是好言安慰又是傳府醫,好不容易等冷瀾之平靜下來,他才解釋:“聽聞女子懷孕的年齡越大,越容易出事。”

  見冷瀾之要說什么,他飛快打斷她:“我不是嫌棄公主年紀大,對我來說,公主永遠都是最美麗的,可這和你現在生孩子會出現危險并不沖突。”

  “我寧愿沒有子嗣地與公主相守一生,也不愿承擔丁點風險。”

  冷瀾之明白了他的苦心,被成功安撫住了情緒。

  卻,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

  這是他們愛情的結晶,也是老天給她的饋贈。

  而且對這個孩子來說,她/他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難才投生到了她的腹中。

  她怎么能不珍惜這份贈禮和心意呢?

  九個月后。

  冷瀾之經歷了一天兩夜的折磨,終于成功生下了一個女兒。

  彼時,盛國一如這個名字般太平盛世,四海皆安。

  夫妻二人商量過后,給孩子取名叫泰安。

  盛仁帝三十八年,盛國派出了一支紀律嚴明的鐵蹄先后攻下了安國、羥國,又在三十八年這一年收復了大洋彼岸的海國。

  除去驚羽帝國外,盛國也算是實現了大一統。

  而這支鐵蹄的訓練者,正是那位傳說中手無縛雞之力的伽羅公主的駙馬。

  隊伍之中,不論是軍師還是武將,皆是出自于約瑟夫學院。

  這時的約瑟夫學院,已經是盛國最負盛名的大學院,不論是寒門學子還是貴族公子們,都以能夠進入約瑟夫學院為榮。

  約瑟夫學院也始終如一,一直施行著減免費用的政策。

  而女子學院那邊,也成了盛國的一大特色。

  女子學院培養出的優秀人才,有的成了聞名的女商人,有的進入了朝堂成為了杰出的女政客,也有的人因為出色而被皇子、皇孫們看中,成為了皇妃。

  其中最為出色和有名的,便數賀芊芊和陸鳳香。

  賀芊芊在四十歲這年官拜女相。

  陸鳳香則是成為了最負盛名的女夫子,名聲堪比曾經的席大家,桃李滿天下。

  盛仁帝三十九年,盛仁帝薨。

  第二年,羽聞湛過世。

  冷瀾之操持完羽聞湛的喪禮,拿出了他最后寫個自己的遺書反復摩挲。

  三日后,她穿好朝服進宮,對著新帝道:“時機已到,可以攻打驚羽帝國了。”

  戰爭持續了整整三年。

  這一日,驚羽帝國的皇宮城門被打開。

  已經七十歲高齡的冷瀾之一襲盛裝來到驚羽帝國的皇宮,對著已經是太皇太后的老嫗道:“娘娘到如今還覺得,他不如羽聞淵嗎?”

  他放下了,她卻放不下。

  這些年,她一直都想讓驚羽皇后親口稱贊一句羽聞湛優秀,卻總是被他阻止。

  因為他不屑。

  可她無論如何都是要聽的。

  已經將近九十多歲高齡的孝嘉太皇太后手捻佛珠,閉眼不談。

  臉頰上,卻留下了兩行淚痕。

  (完)。

  作話:

  本文到這里就結束了,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

  開書以來,作者君一直有在關注評論,知道許多人不喜歡公主的性格,覺得她圣母什么的。

  本文確實算不得純粹意義上的爽文,我的男主也不夠霸總,因為我一直以來想寫的就是尊重女主的男主形象,我覺得顧湛對公主的愛是我能想象和渴望的最好的愛。

  完結前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寫番外,但想了想還是不寫了,書中每個重要角色都有自己的軌跡,在我們看不到的平行世界,他們都有各自美好的未來。

  最后,給大家拜個早年啦,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

  山高路遠,有緣的話,江湖再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