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大明風流 > 第749章 曲終人散
  清幽雅致的后院里有一片竹林。

  房舍在竹林掩映中。

  涼風徐徐。

  沈烈獨坐于亭臺之中,翻看著一卷《紀效新書》,許是日子過得太過于舒坦了,原本精壯的身體竟略略發福了。

  “報!”

  隨著親兵隊官快步上前,附耳道來:“大帥,外頭有兩個女子,說是……您的家眷到了。”

  沈烈微微錯愕,忽而想起了前一陣子收到的一封家書,說是蕓兒和義妹要來,便不由得大喜過望。

  站起身。

  沈烈趕忙叫道:“快讓她們進來!”

  看著親衛快步走了,沈烈便將手中的書卷往石桌上一擱,趕忙整了整衣冠,三步并作兩步迎了出去。

  說話時。

  在前院遇到了愛妾蕓兒和義妹岳玄兒,久別重逢的喜悅浮上了心頭,伴隨著一聲嬌呼,蕓兒便好似一只歸巢的乳燕一般飛了過來。

  一個高挑柔軟的身子縱體入懷,沈烈喜不自勝,忙好言安撫了一番,又向著義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義妹岳玄兒含情脈脈,蕓兒卻早已潸然淚下。

  “好了好了。”

  “莫哭了,叫人看了不好。”

  不多時,哄得蕓兒卻回嗔作喜,她卻又抱著沈烈的胳膊怎也不肯撒手,便說說笑笑的來到了內宅。

  又隨著親兵將二女攜帶的行李搬了進來,安頓了下來,大包小包的行囊堆了一地。

  蕓兒往左右看了看,便嘰嘰喳喳的埋怨了起來:“諾大個宅子,也沒找幾個貼身丫鬟,便只有燒火做飯的婆子嘛?”

  “奴奴不在老爺身邊,老爺這過的是什么日子呀!”

  這絮叨的樣子像極了一個小管家婆。

  沈烈啞然失笑,由著她絮叨了片刻,瞧著她擦了擦手,便從懷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家書遞了過來。

  家書抵萬金。

  瞧著這一筆熟悉的娟秀小字,沈烈心中一熱,一雙虎目中自然流露出萬種柔情。

  嬌妻那張傾城絕色的俏臉在腦海中浮現而出。

  一聲輕嘆。

  沈烈將書信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便略帶著幾分寵溺,捏了捏蕓兒的小俏鼻。

  蕓兒長高了,只比沈烈矮了小半個頭,細高挑的身段和秀美的樣貌也長開了,好端端一個大美人了。

  吃過了晚膳。

  梳洗沐浴。

  岳玄兒先睡下了。

  松江口起了霧,霧氣朦朧中的望樓上,衛兵荷槍實彈,用警惕的目光逡巡著。

  內宅里更不消停。

  昏暗的燭光映照下,低垂的帷幕中響起了弱弱的低吟淺唱著,良久方才平息。

  蕓兒帶著一身香汗掙扎著爬起,拿起汗巾給沈烈擦了擦,又給自己擦了擦,便蜷縮依偎在了愛郎懷中。

  傾聽著砰砰的心跳。

  黛眉微皺。

  蕓兒卻又有些發愁,輕聲呢喃了起來:“奴奴有一事不明,如今老爺連便宜坊,谷物所,連東廠,錦衣衛的權柄都交給他了。”

  “他為何仍要將夫人扣在京中,怎也不肯放人呢?”

  輕撫著她柔軟的青絲,沈烈輕聲說道:“他不肯放人,是……他想要御駕親征。”

  蕓兒神情一滯,吃驚問道:“征哪里?”

  沈烈目光變得深邃起來,輕聲道:“瓦剌。”

  此刻嬌憨如蕓兒也清醒了過來,趕忙說道:“他要將夫人作為人質,逼你交出兵權么?”

  沈烈點了點頭,目光變得幽幽。

  “他要做千古一帝。”

  一夜無話。

  清晨。

  沈烈還在擁被高臥,院外卻傳來了敲門聲,敲門聲聽上去很急。

  睜開了眼睛。

  沈烈淡淡的應了一聲:“等一等。”

  將蕓兒安撫了一番,沈烈草草穿好了衣衫,走到了房外,打開了院門。

  親兵便趕忙輕聲稟告:“大人,欽差到了。”

  沈烈微微錯愕,忙問道:“是哪一位大人來了?”

  親兵垂首恭敬道:“是錦衣衛指揮同知,田洪田大人。”

  沈烈眼中閃爍起來一道精光,淡淡的應了一聲:“知道了。”

  頓了頓。

  沈烈便又吩咐了一聲:“叫人擺香案,接旨吧。”

  親兵忙應諾道:“是。”

  一刻鐘后。

  院門內。

  瞧著田洪風塵仆仆,捧著一卷圣旨大步走來,沈烈忙迎了上去,推金山,倒玉柱,端端正正的要大禮參拜。

  卻被田洪攙住,發出了一聲低語:“免,沒外人。”

  沈烈便直起腰,整了整衣衫,輕描淡寫的招呼了一聲:“知道了。”

  一番裝腔作勢。

  田洪將明黃色的圣旨遞了過來。

  沈烈接了過來,打開了,看著這端端正正的字跡,眼中精光便又閃了閃。

  日上三竿時。

  內宅。

  圣旨已然供了起來。

  沈烈在廳中踱著步子。

  田洪在一旁不住的說道:“圣上的意思,只需大人將兵馬交出,隨圣上北征,則夫人盡可與大人一家團聚,遠走海外,圣上絕不為難。”

  沈烈應了一聲:“嗯。”

  田洪欲言又止。

  沈烈卻徐徐道:“召集眾將官議一議吧。”

  一個時辰后。

  江畔。

  東海都司治下白虎節堂。

  百余名將官齊聚一堂,湊在一起竊竊私語著。

  咚咚咚的鼓聲過后,隨著沈烈快步走入了廳中,百余將官便齊刷刷的站了起來。

  肅殺中。

  沈烈揮了揮手。

  “坐。”

  百余將官紛紛落座,一個個腰桿筆挺,目不轉睛。

  沈烈卻并未落座,而是走到了墻邊,掀開了簾布,看向了墻上掛著的大幅地圖。

  深邃的目光跨越了高山,跨越了大海。

  背著身。

  良久。

  沈烈才揮了揮手。

  手捧圣旨的田洪從門外趕來。

  而白虎節堂中,終于響起了沈烈和藹的聲音:“請各位回營以后,跟將士們說個明白。”

  “是走,是留皆可。”

  “想留的,在營中耐心等待,想走的回家帶上父母妻女,金銀細軟,這幾天便隨沈某移居呂宋。”

  嘩然中。

  沈烈再不多言。

  十日后。

  松江口。

  熙熙攘攘中,一艘艘滿載著將士的海船緩緩啟航。

  沈烈坐在碼頭上,聽取副將的稟告:“稟告大人,愿隨大人移居呂宋的將士,總計是八千人。”

  沈烈點點頭。

  倒也不放在心上。

  回轉身。

  順著筆直的官道眺望遠方,沈烈掏出懷中金表看了看時辰,面色不由得煩躁了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海風徐徐吹佛。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像是擁有心靈感應一般,沈烈猛的抬起頭看向了遠方。

  那筆直的官道上,騎兵護衛下的幾輛四輪馬車忽然出現,馬車上杏黃色的鏢旗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

  打頭的。

  正是英姿颯爽的總鏢頭常念秀。

  數騎飛至。

  騎兵向著沈烈大聲道:“賀喜大人,恭喜大人,夫人的馬車到了。”

  心中一熱。

  沈烈發出了一聲長嘯,便翻身上馬,向著那朝思暮想的佳人疾馳而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