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傅少纏愛替身罪妻顧清雨傅廷也 > 第454章 所以你還活著,你沒有死
顧清雨躲在露臺上,還回頭看了好幾眼,發現那個男人沒有追上,這才放下心。
她將高腳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想要壓壓驚。
真是見鬼,怎么會這么巧,在這里也能夠碰到傅廷也。
忽然,身后傳來了一道低沉而性感的嗓音:“為什么躲著我。”
顧清雨被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猛然轉過身去,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這一次,傅廷也徹徹底底的看清楚了這張臉,濃密的睫毛都微微顫抖了一下,瞳孔驟然緊縮。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可在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這張臉,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緊張。
“你……你到底為什么要追著我。”
顧清雨后退了幾步,眼神有些慌亂,不知所措。
她只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的畫面就覺得羞恥,傅廷也那天晚上是喝醉酒的狀態,應該不記得啊,難道是想起來了?
此刻,傅廷也漆黑的眼眸中泛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一把將她拉入了懷中,緊緊抱住了她的身體。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我現在很清醒,所以你還活著,你沒有死。”
“什么死不死的,我當然沒有死,我活得好好的為什么要死!你干什么啊,你能不能不要一看見我就抱著我,搞得我們好像是夫妻一樣。”
顧清雨推開了男人高大的身體,臉色很難看,而且眼神是那么的陌生。
這還是一場夢嗎?
為什么顧清雨看他就像是在看著一個陌生人。
傅廷也的俊顏上浮現了一抹不可置信,他直接被氣笑了:“你現在是跟我裝不認識?你消失了四年,結果看到我就躲,如果今天不是我被抓到,你是不是打算躲我一輩子!”
他看著男人勃然大怒的樣子,有點被嚇到,看了一眼四周,只能步步后退。
“你這個人真是奇怪,我們本來就不認識,而且我這次跟恒眾影業合作,你原本也不參與其中,你為什么要這么針對我?我還沒追究那天晚上你吃我豆腐,你倒好,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顧清雨把自己心里話全部都說了出來,絕對不會因為他是傳聞中的傅公子就唯唯諾諾。
男人盯著她沉默了很久,眼眸中那一抹出現的光又慢慢熄滅。
傅廷也胸膛里的那顆心臟仿佛又被捅了一刀,試探性的問道:“你……不記得我了。”
這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顧清雨的種種行為都可以證明,她好像真的失憶了。
“我們之前認識嗎?”她也開始產生了懷疑,不認識的話,傅廷也為什么會知道自己的中文名字。
傅廷也微微一怔,一滴淚奪眶而出,發出了苦澀的冷笑聲:“你竟然不記得了,你怎么能不記得我……”
看男人如此痛苦傷心的樣子,顧清雨不禁感覺到胸口有些悶悶的。
忽然,傅廷也情緒激動的怒聲道:“你為什么要忘了我!你就這么恨我嗎!一輩子都不想再見我,對嗎!!”
顧清雨被吼得愣在原地,一時間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她真的被嚇到了,連連后退,手中的那杯紅酒都掉在了地面山摔了個粉碎,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顧清雨猛然轉身逃向了酒會人群內,想要逃離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對于現在的她來說,這位傳聞中的傅公子實在是有點太恐怖了。
“你別想再逃!”
傅廷也立刻追了上去,不料,葉曼妮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冒了出來,攔住了他的去路:“傅廷也!你清醒一點好不好!這世界上背影長得像顧清雨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要找到什么時候去!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夠面對現實!”
男人的俊顏上寫滿了不耐煩,一把推開了葉曼妮:“你能不能別再煩我!”
說完,他再看向酒會場內,再也看不到顧清雨的身影,就好像從來都沒出現過一樣。
剛走了兩步,再次被葉曼妮強行拉住:“廷也,我求你了,別再這樣了,我看著心疼,我想如果顧清雨在天之靈也不愿意你這樣,你就聽我一句勸,你……”
“夠了!”
葉曼妮愣住,看著他憤怒的表情:“我也是為了你好!”
傅廷也一把甩開了女人的手,眼神中充滿了戾氣,厲聲道:“別把話說得太好聽,你只是為了你自己而已,你今年已經34歲了。”
話音落下,男人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酒會。
葉曼妮僵在原地,頓時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他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是嫌棄自己的年齡?
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都是貪圖年輕美貌的好色之徒。
只是葉曼妮以為傅廷也會不一樣,沒想到他也嫌棄大齡女。
……
傅廷也一路追到了酒店外,但是卻再也看不到顧清雨的身影。
他直接撥通了恒眾影業那邊負責人的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傅總,您怎么這么晚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緊急吩咐嗎?”
“把顧……不,把這次合作的那個華裔女導演的聯系方式給我發過來。”
“好,但是這位杰西卡導演很低調,我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我只知道她的手機號碼,這就給您發過去。”
掛斷電話,傅廷也的手機屏幕上立刻發來了一條短信。
……
與此同時——
顧清雨已經坐進出租車里,一想到剛才的傅廷也,實在太可怕了。
難道自己失憶之前真的和傅廷也認識?就算是認識也肯定是仇人關系。
忽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號碼。
猶豫了片刻,還是將手機放在耳邊:“你好,哪位?”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良久:“我們見個面吧,我想跟你聊聊。”
這聲音……
是傅廷也!
顧清雨二話不說,直接掛斷了電話,她現在很害怕面對這個男人,那種感覺很復雜,說不清楚。
下一秒,手機屏幕再次亮了起來,依然是傅廷也打來的電話。
她果斷掛了電話,并且將這個手機號碼給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