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卦妃傾城雲初微謝暄 > 第33章 微微回想

那婦人還滿臉淚痕,她抓住了謝暄的衣擺,開口道:“宣王殿下,我女兒冤枉啊。他們為了家族的利益,要跟那殺人兇手和解!他們還要污蔑我的女兒,他們說她不檢點,說她不聽話,不守婦道……我女兒是最乖巧,最懂事的。他們怎么能這樣子呢?”

“宣王殿下,只有你能幫我了!你一定能幫我的女兒討回公道的,對不對?你一定可以讓害死我女兒的人血債血償的,對不對?”

“我求你了!宣王殿下,我求你了!”

婦人聲音撕心裂肺,顯然痛苦異常。

云初微聽了這中年婦女的話,算是明白了,眼前的人就是那三個失去女兒的母親之一。

很顯然,這是一個不想妥協的母親,她想要給自己的女兒討回公道。

所以才會求到謝暄這里。

謝暄彎腰將中年夫人扶起,開口說:“夫人,你別這樣。這件事……”

他想說自己也無能為力,可話到嘴邊,他還是說不出來。

他是皇帝的兒子,這個皇朝的皇子。

若是他都說無能為力,那其他人怎么辦呢?普通百姓又該怎么辦呢?

片刻之后,他才道:“我會盡力而為,只是如今案子都撤掉了,只怕不容易……”

謝暄話未說完,周圍就出現了一隊家丁和護衛。

他們將三人圍在中間。

為首的那個似乎是管家。

他帶著眾人給謝暄行過禮后,才開口道:“宣王殿下,我們夫人因為女兒過世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如今已經神志不清了,說話顛三倒四的。若是沖撞了宣王殿下,小的給宣王殿下賠罪了,請宣王殿下原諒我們夫人。”

那中年婦人聽了這話,松開了原本抓在謝暄衣袖上的手。

她后退了兩步,笑出聲來。

她看著謝暄,說道:“宣王殿下,我知道,這件事怪不了你!怪我!怪我無能!我護不住我的女兒,我沒法給我的女兒討回公道。我甚至連我自己神志清不清楚,都決定不了!他們需要我神志不清,我即便神志清晰,也會變得神志不清!”

眾人聽了,臉色微變。

那管家急忙道:“夫人又在胡說八道了,你們快將夫人帶回去,找大夫看看!”

幾個家丁聽了,打算上前去抓住那中年婦人。

中年婦女悲慘一笑,在家丁抓到她之前,沖向了一旁的柱子。

云初微和謝暄幾乎是同時閃了過去,拉住了那個婦人。

那婦人被拉住之后,哭喊起來:“你們別攔著我,讓我去找我的女兒吧!她自小怕水怕黑,我不在她身邊,她該有多么害怕啊!”

與此同時,那些家丁跑過來,想要伸出手抓住那婦人。

云初微冷眸掃過那些家丁,淡漠地吐出一個字:“滾!”

那些家丁感覺到云初微身上的殺意,后退了幾步。

云初微彎下腰,靠近那中年婦人。

她伸出手,替那婦人整理了一下頭發,緩緩道:“若你走了,誰替你女兒看著她的仇人落得應有的下場呢?”

那婦人一怔,她看著云初微,問道:“還有那一天嗎?”

她做夢都想看到那個人死。

可她又覺得,不會再有那一天了。

云初微表情認真:“會有的!一定有!水滿則溢,月盈則虧。就算你女兒的事情暫且擱置,也還有其他的事情可以讓他付出代價。但你需要給宣王殿下時間,等他將那個人送上刑場的時候,便是你為女兒雪恨的時候!”

中年婦人聽了這話,看向謝暄問道:“宣王殿下,當真如此嗎?”

謝暄認真地點點頭。

中年婦人眼睛亮了起來,她忽然覺得,這人生又充滿了希望。

她不再掙扎,而是順勢跪下去,朝著云初微和謝暄磕了一下頭。

她認真道:“我會好好活著,等著看那一天的!”

說完,她站起來,深深地看了一眼云初微和謝暄,轉頭朝著那管家走去。

-

在回侯府的路上,云初微和謝暄都很沉默。

云初微在腦海之中不斷回想前世王皇后讓她處理的,關于岳敬生的事情。

岳敬生犯的事情并不少,但是經她手處理的,并不是什么很要緊的事情。

想要讓岳敬生死,必須找到一項他逃脫不了的罪名。

只是,那些能讓岳敬生死的罪名,都是王皇后親自處理的。

她并不清楚。

不過,有一次,王皇后和岳敬生的母親發生了爭吵。

那一次因為岳敬生的事情,兩人吵得挺厲害的。似乎都在指責對方。

后來那件事是怎么解決的?

似乎是岳家湊了不少的錢,還請了岳敬生的上峰吃了一頓飯,送了不少禮物。

后來,岳敬生似乎換了一份差事。

那一段時間,岳敬生是什么職務來著?

似乎是兵部運糧草的肥缺。

云初微挑眉,那段時間,西北作戰失利的原因,似乎是糧草的原因。

說是天氣問題,導致糧草延誤。

如今看來,似乎不止如此。

若是那次失利跟岳敬生有關系,那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他了。

云初微想著,看向了謝暄。

謝暄對上云初微明亮的眼神,不由得問了一句:“怎么啦?”

“岳敬生現在是什么職位?”

謝暄想了想,說道:“兵部負責糧草和軍費的!”

云初微點點頭,這就是對得上了。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可見這糧草的重要性。岳敬生那樣的一個人,負責糧草和軍費,當真可靠嗎?若他做出挪用軍費,延誤糧草這種事,豈不是害了前線將士?”

有些事情,云初微不好說得太明顯。

畢竟,她也不確定岳敬生到底是不是動了軍費和糧草。

謝暄聽了云初微的話,也想起了上一世北方戰事失利的事情。

他微微皺眉頭,說道:“兵部是太子黨負責的,太子想要給岳敬生安排一個職務,沒有人能說什么。”

云初微笑了笑,開口道:“那不如你盯著點,若是他出了岔子,你正好可以想辦法讓你的人補上。說不定還能借此幫忙剛才那位夫人達成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