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顧景琰和喬若星的小說免費閱讀 > 第1273章 自甘墮落

韓若星磨牙,“不算!剛剛肯定是意外,再來!這回誰先叫動他們,顧景陽訂婚宴的錢誰不用出"
顧景琰勾起唇角,胸有成竹,“來,誰先來?”
“我!”韓若星說著放下草莓盤子,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開口,“寶貝們,我是媽媽,想聽媽媽講故事嗎?”
話音剛落,肚皮便動了一下,沒有剛剛顧景琰說話時候那么激烈,像是有些遲疑一樣,不輕不重,但足以韓若星興奮,“看看!看看!”
顧景琰的胸有成竹蕩然無存,黑著臉道,“你用我的音色跟他們說話?你這不是作弊嗎?”
是的,韓若星清完嗓子開口,說出來的就是顧景琰的聲音。
韓若星眨眨眼,“這怎么能算作弊呢,你又沒說非讓用自己的聲音啊,我這叫合理利用自身優勢"
顧景琰不服,“你這叫投機取巧!”
韓若星說,“我贏了"
顧景琰,“你這是竊取我的勞動成果"
韓若星,“我贏了"
顧景琰咬牙,“你還欺騙他們的感情,讓他們沒出生就感受到了人性的險惡!”
韓若星,“我贏了"
顧景琰還在抵抗,“我還沒喊呢!我沒輸!”
韓若星勾起唇角,“顧總,沒聽清游戲規則吧,我說的是,誰先喊動誰贏,我都已經喊動了,你喊沒喊重要嗎?反正第一也不是你"
顧景琰……
他嘴角抽了抽,“你給我玩文字陷阱呢?”
韓若星彎起眼睛,“規則游戲前都講好了,是你自己沒有認真聽"
顧景琰在為人父母上面勝負欲極強,他咬牙道,“玩游戲哪有一局定勝負的,三局兩勝,剛剛一人贏一次平局,再來一局,只能用自己聲線,誰先喊動誰就贏!”
韓若星眼神一閃,忽然道,“你不想出你妹妹訂婚的錢就我出嘛,干嘛這么較真"
“這不是出不出錢的問題——”這關乎他這段時間的胎教成果!
顧景琰話沒說完,就看見了顧景陽。
后者穿著禮服,笑容一下就沒了,冷哼道,“奶奶會出錢,誰要你出錢!”
顧景琰???
他晃過神來看向拱火的某位孕婦,后者無辜地聳聳肩,“還比嗎?”
顧景琰氣笑了。
前兩天半夜,韓若星忽然做了噩夢,哭著醒來,醒來之后因為他沒有躺在身邊,而是誰在書房,哭唧唧的問他,自己是不是懷孕之后變丑了,所以他嫌棄了,演不下去了,三更半夜跑書房睡?
她哭得好傷心,顧景琰解釋了好半天,是因為半個接到了工作,處理好之后太晚了,怕回屋動靜大,吵醒她,所以才睡在書房。
他反復的跟她說了好久,才把她哄好,后半夜一直很粘人的抱著他。
顧景琰既心疼又甜蜜,雖然孕期顧太太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但是每次黏自己的時候,他是真的很歡喜。
早教老師說,孕婦懷孕的時候受激素影響,有時候會特別沒有安全感,因為一件小事就會發脾氣或者悲觀絕望,但往往針對的只是自己在意的人。
鬧脾氣顧景琰沒記住,就記住了在意的人。
于是他因為這個“在意的人”甜蜜了好一陣子,結果她哭的時候依賴他是真,心情好的時候作弄他也是真。
他現在是真的不會擔心顧太太會孕期抑郁了,因為她會在別人身上找樂子,總體原則就是絕不內耗。
顧景陽提著裙擺走到兩人跟前,問道,“這套怎么樣?”
顧景琰看了一眼,見裙擺拖得很長,便道,“挺環保"
顧景陽沒明白。
顧景琰說,“裙擺到時候順便把臺子給拖了"
顧景陽……
“你懂個屁!”韓若星一巴掌把顧景琰揮開,很給面子道,“好看,漂亮,就是對訂婚宴來說,不太合適,訂婚主要是待朋友的,你跟林書要下臺敬酒答謝,裙擺太長不方便你走動"
顧景陽忽然覺得,她以前覺得韓若星配不上他哥真的是腦子抽了,她應該感謝韓若星替天行道,收了他哥,不然就他這破嘴,能找到老婆才有鬼!
“那我穿短一點?”顧景陽直接無視顧景琰,詢問韓若星的意見。
“也不用太短,過膝就行,樣式不用太復雜,大方得體,行動也方便,顏色白色,米色,正紅為主"
顧景陽從老太太差人送來的禮服里面挑了幾件,來來回回試了好幾套,最終被韓若星和顧景琰一致敲定為米白色那套。
用顧景琰的話說,“你只要不說話,還是像個大家閨秀的"
顧景陽聽完不想聽顧景琰說話了。
沒一會兒,林書便來了。
聽到引擎聲,都不用顧景琰使喚,顧景陽自己就跑去開門了。
顧景琰很不爽地對韓若星說,“我回家她開門都沒這么積極!”
韓若星瞥了他一眼,“你回家不帶鑰匙,非得讓人給你開個門,你挺驕傲?”
顧景琰……
林書真的很會來事,大晚上過來,還帶著烤串來,甚至貼心地關照到每個人的口味。
韓若星注意到,林書和顧景琰說話的時候,看似神情專注,但是隨手遞給顧景陽的烤串都是簽子尖尖被剪掉的。
訂婚宴按照習俗,是女方家里辦宴,林家請的人,老太太已經和林書的媽媽核對過了,顧景琰主要是核對林書這邊要待的朋友。
林書人緣很好,訂婚宴要來的朋友也不少,而且他是跟顧家千金訂婚,光這個消息出來,萬年不聯系的老同學都開始和他頻繁聯系了起來,甚至熱情的詢問訂婚宴的地點,主動說要來參加。
連七八糟的加上,估摸也要來個五六桌,顧景琰給他預留了八桌,以防到時候來的人多了,位子不夠。
訂婚宴的細節,幾個人在一塊兒討論了很久,基本上把能想到的點都想到了,只是說到敬酒那里,顧景陽忽然道,“哥,讓媽來參加嗎?”
這話說完,大家都沉默了。
顧景陽的人生大事,鐘美蘭不在場不合適,但是在場又太膈應人,所以訂婚的事商定到現在,大家都很默契地不提這個人,但不提并不代表不存在。
鐘事實上,從顧景陽訂婚的消息放出去不久,鐘美蘭就一直在聯系她。
顧景陽接了一次,鐘美蘭滿嘴的“自甘墮落”和“沒用的東西”。
她認定這是韓若星在后面搗鬼,故意讓顧景陽下嫁,為的就是將她提出顧家將來好霸占顧家的家產,不停地貶低林書,罵她沒腦子,又說給她介紹了哪家的少爺,比林書如何如何優秀……
顧景陽話聽了一半就掛了。
她不喜歡聽鐘美蘭貶低林書,她以前也像鐘美蘭那樣眼高于低去審視別人,但是她從基層學習之后,才真正意識到,一個普通人,走到林書今天的位置有多不容易。
除了家世,圈子里能有幾個世家子弟有林書這樣的韌勁兒和心性?起點高不算厲害,起點低,爬的高才叫本事。
她覺得,林書不比任何人差,但鐘美蘭聽了,大概想要罵她,她是不太想讓她參加自己訂婚宴的,她怕鐘美蘭不顧場合給林書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