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混在皇宮假太監 > 第1072章 姜瑩熬湯

“太上皇。”
侍衛走進書房,對李易行了一禮,“將軍府傳話來,讓您空閑了,去一趟。”
李易將冊子翻了一頁,隨口問,“哪個將軍府?”
“林將軍。”侍衛回道。
林將軍?
李易手頓住了,自從他登門,明白說了自己是林姌的意中人,林父就沒再搭理過他。
撞見了,眼皮都不帶動的。
林父氣沒消前,李易也不敢在他面前晃。
就怕呼吸聲音大了,給林父暴怒的理由。
這當人女婿,可真不是容易的事。
每隔幾日,李易就會往將軍府送酒,想著林父收下了,他再上門。
前兒的不是送了回來?
就這個情況看,林父應該沒有接納他。
所以請他過去,不會是越想越氣,要宰了他吧?
李易胡亂猜想,將冊子合上。
“往將軍府說一聲,我晚間過去。”
“另外,讓醉仙坊送兩壇好酒來,年份挑最久的。”
李易吩咐侍衛,再是鴻門宴,也得去啊,誰讓他想娶人家閨女。
光好酒可能不夠,他得再送點別的。
林姌全心向他,李易總不能讓她一直橫在自己和林父中間為難。
這阻隔,必須給他破了!
……
百川書院,姜瑩包好湯盅,放在馮瑾貞手里。
“不急著回來,同他多說幾句。”姜瑩跟上去兩步,細語道。
目送馮瑾貞離開,姜瑩扶著桌子,緩緩坐下。
她昨日去了舊宅,看了袁晁。
說不上為什么,姜瑩心酸的厲害。
他怎么就把自己弄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身邊連個知冷暖的人都沒有。
回來后,姜瑩一整晚沒睡著,滿腦子都是袁晁蹲守在門口的佝僂背影。
若父親也找過自己,是不是同袁晁一樣,亂了神智,瘋瘋癲癲?
只一想,姜瑩就搖頭,她的父親,才不會這般珍視她,夢里那個身影,從來沒為她停留過。
她呀,是不被喜愛的孩子。
因為羨慕,所以姜瑩希望袁晁能過的好一點,再好一點。
……
“姝兒。”
馮瑾貞一出現,袁晁眼睛就亮了,好像整個人從腐朽的狀態活了過來。
他忙打開抱在懷里的包裹,里面是一堆吃食,都是孩童喜歡的。
馮瑾貞攏了攏袁晁的外衣,“風大,仔細受寒。”
“怎么不找個避風的地方?”
袁晁咧嘴笑,“我怕姝兒來了,找不到我。”
對上袁晁滿滿慈愛的眼神,馮瑾貞心口悶悶的。
拿掉蓋子,馮瑾貞把湯盅遞給袁晁,“喝口湯,暖暖身子。”
袁晁呆呆的看著湯盅,眼底爆發出巨大的驚喜,“給、給我的?”
袁晁擦擦手,有點不確定的問,如孩童般局促又期待。
馮瑾貞點點頭。
袁晁小心接過湯盅,看了看馮瑾貞,他大口喝了起來。
“你慢些,別嗆著。”
“好喝。”袁晁聲音沙啞,眼里含滿了淚。
“回去吧,明日這個時辰,我還會過來。”
馮瑾貞收拾湯盅,從袁晁遞來的吃食里,拿起個糖人,對他道。
“聽話。”
看袁晁不動,馮瑾貞語氣柔了柔。
袁晁嘴角咧開,一個勁的點頭,抱著剩下的吃食,他開心的往前跑。
跑出三十步,袁晁回頭看馮瑾貞,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大宅,李易迎面撞上袁晁,見他抱著包裹傻笑,大為驚奇,“這是撿錢了?”
李易看向密衛。
密衛湊近他,“太上皇,袁晁什么時候愛過錢,放他面前,手都不帶動的。”
“那是怎么回事?”
“馮姑娘今兒來了,給袁晁帶了湯,香的很,我使勁嗅了嗅,應該是山藥排骨湯。”密衛說出自己的猜測。
李易撇嘴,“馮瑾貞給他帶了一次湯,他就高興的魂都飛了。”
“在我這住這么久,哪頓沒湯!感情是喂的空氣。”
“見過雙標的,沒見過這么雙標的!”李易直搖頭。
“姝兒,爹爹最喜歡姝兒了。”
不遠處傳來袁晁的大笑聲。
李易望過去,就見袁晁抱著小寶轉圈圈。
剛還馮瑾貞,現在就小寶,女兒挺多啊,這狀態也切換的快。
擱心里吐槽了兩句,李易收回視線,拿上給林父的禮物出了門。
……
“太上皇,這邊請。”
管家給李易行禮后,引他往東走。
“今兒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見周邊黑漆漆一片,一盞燈都沒點,李易蹙了蹙眉,問了句。
管家腳步未停,笑了笑,“老爺吩咐的,說是今兒太光亮了不好。”
太光亮不好?影響埋尸?李易挑起眉。
“來了。”
林父拿了把長槍丟給李易。
“陪我耍一套。”無廣告、更新最快。
話落,林父手上的長槍直直刺向李易,招招凌厲。
李易頗無奈,這些人為什么都喜歡動手?動嘴不好嗎!
勁頭這么足,怎么不去犁個二畝地!
“躲什么,就這點子能耐,還想娶姌兒?”林父冷哼,招式越發兇狠。
“伯父,得罪了。”
李易抬眸,將長槍刺了出去。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再閃躲,今晚還沒開始,就得站門口。
你來我往間,長槍碰撞的聲音越發激烈。
李易步步逼近,瞅準時機,挑了林父手上的槍。
林父眼里閃過異彩,但很快冷了下來。
“太上皇的精力倒是充足,應付完后宮嬪妃,還能練槍。”
李易把長槍放回兵器架,輕嘆了嘆,“伯父,我是風流了些,但不至于沉溺美色。”
倒是想沉溺,現實不允許啊,不說溱國沒解決,蕭圳和林婉也虎視眈眈,時刻想用拳頭跟他說話。
這種情況,李易不練都不行,退一步,就得滿地爬。
李易還想著有生之年,打回去呢。
揍林婉的可能性不大,但蕭圳,李易還是有把握的。
無他,他比蕭圳小,等蕭圳動不了了,就是他威風的時候。
“迎娶太后沒幾日,你就將蕭家的姑娘迎進了宮。”
“盛尚書的女兒,腹中是你的孩子,唐家的兩個,也定了婚期,隨便一算,就過了五指之數,你能分多少真心給姌兒?”
“女子年華易逝,你的身份,注定身邊不會少貌美的姑娘,三宮六院都不定裝的下。”
“到那時,你怕是連姌兒住哪個宮殿,都不記得了。”
“太上皇,你不是非姌兒不可,放過她吧。”林父聲音淡了下去。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面。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面或者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