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將門嬌嬌一睜眼偏執王爺來搶親 > 第877章 提醒他,勸誡他

當初謝家出事,在牢獄之中她也吃了不少苦頭,如今這點傷勢還真不是不能忍受。
她腦海之中回憶著先前的事情。
其實正月初幾她便收到了魏氏和其他人送來的禮物。
后來秋慧嫻便吩咐人打探過那幾家,只是那時候還未傳出孩子被勸退的事情。
秋慧嫻以為,謝長羽為了孩子,給那幾家施壓,那幾家也被嚇到了,所以送禮搞交情。
誰知竟是直接斷了那幾家的前途。
不得不說,她這夫君護短,且手段直接利落。
只是有時候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她父親當初就是前車之鑒。
從頭至尾,她都知道父親在做什么。
到現在她也不覺得,父親的剛直、鐵面無私是錯的。
可他的確給家中帶來了滅頂之災。
太過鋒芒畢露從來不是一件好事。
她如今既是謝長羽的妻子,便與謝長羽夫妻一體,榮辱與共了。
自然要提醒他,勸誡他。
其實說那些話之前,她都有想過,謝長羽這樣手掌三軍的大將,或許根本不會聽她這個小婦人說這些大道理。
可剛才她瞧謝長羽神色松動……
大約是聽進去了嗎?
希望他聽進去,處理這事情有分寸一些吧。
“小姐!”
崔嬤嬤走了進來,小心地握住秋慧嫻的手,心疼的眼眶都濕了,“這傷勢也不知……”
她又連忙吸了吸鼻子,滿臉笑容地與秋慧嫻說:“肯定會沒事的,老奴等會兒就吩咐人準備小姐愛吃的飯菜。”
“有勞嬤嬤了。”
秋慧嫻虛弱地笑了一聲,安撫道:“嬤嬤別擔心我了,大夫說不會有什么大礙的,養養就好了。”
嬤嬤連連點頭,心里卻發酸的眼眶更濕了。
小姐這兩年就是太懂事了,任何時候都是大局為重。
自己受了傷還得安撫別人……
她方才在雕花隔斷那兒,就聽到秋慧嫻與謝長羽說的話。
要她說,那些持刀傷人的,就該也砍了他們一只手試試,看看他們以后還敢不敢這樣傷害無辜。
只是這種話,她自然不會在秋慧嫻面前說起。
那會惹秋慧嫻心煩。
還要讓小姐話口舌,花時間發過來開解自己呢。
陪著秋慧嫻待了會兒,崔嬤嬤照看秋慧嫻睡下,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
秋慧嫻的手疼的厲害,躺下之后根本無法入睡。
只是除了忍耐也沒有別的辦法,便閉上眼睛,盡量忘掉手上那些疼痛,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秋慧嫻覺得腦袋像是被什么東西壓住了一樣的沉重。
渾噩之間,喉嚨里如同裹著刀片一樣,割痛難忍,唇瓣也干的張一張都好疼。
口中更是如同被人塞了黃連一般苦的厲害。
秋慧嫻艱難地舔了舔唇,斷斷續續出聲:“來人……茵兒……我要喝水。”
她眼皮沉重,根本睜不開。
只隱約聽到有腳步聲響起來,片刻后自己的身子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抱了起來,而后便是甘潤的水被喂進了口中。
她連喝了兩杯,口中那口味總算淡去一些,身軟無力地貼靠進了那人懷中。
有熟悉的氣味也在呼吸之間縈繞。
秋慧嫻恍惚道:“夫君?”
“是我。”
謝長羽應了一聲,看她臉色發白,眉心緊蹙,根本是沒有睜眼的意思。
他早上離開秋慧嫻身邊,就去處理云州司馬夫人魏氏和那個嵇子安的事情。
因為秋慧嫻及時提醒,他沒有怒發沖冠直接發作,而是把人扣了起來,請云州司馬親自過來一趟……
等處理好了那些事情,再回到秋慧嫻身邊,已經是下午。
秋慧嫻睡著了。
但因為手上的傷勢睡得極度不安寧,昏昏沉沉,熱一陣冷一陣,一直持續到了晚上。
謝長羽今日沒有公務,且妻子傷成這副樣子,自然留在府上。
先前就叫了府醫看來看了一次。
府醫說,如果晚一點能醒來,吃點東西吃點藥,狀況能更好一點。
謝長羽現在看秋慧嫻有醒的意思,下意識想要喊她兩聲。
可嘴唇張開之后,卻卡了一下,“你”了兩聲后,有些生疏地喚道:“阿嫻、阿嫻?你醒醒!”
一直守在一側的崔嬤嬤也上前來,一邊給秋慧嫻擦拭額頭不斷冒出的汗水一邊連聲呼喚,“小姐,您得吃吃點東西啊,醒一醒!”
秋慧嫻在兩人的呼喚聲中勉強睜了睜眼睛,虛弱道:“好。”
崔嬤嬤大喜,連忙讓人把灶上溫著的肉粥端過來,坐在床邊,一邊吹著一邊喂給秋慧嫻吃。
秋慧嫻渾身乏力,靠在謝長羽的身上。
謝長羽有些手足無措。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做著類似是照看的事情。
看著懷中妻子面色蒼白,他盡量坐穩了一些,希望能讓秋慧嫻靠著舒服點。
秋慧嫻喝了幾口粥就有些咽不下去了,偏過頭去,臉正好躲在謝長羽懷中。
那般嬌柔脆弱地貼在謝長羽心口,惹的他呼吸緊繃,預調都輕柔了幾分,“這就不吃了?再吃一點,還要吃藥的。”
“咽不下。”
秋慧嫻半闔著眼說:“實在……”
話音未落,秋慧嫻猛地“嘔”了一聲,將先前吃進去的一點點東西都吐了出來。
崔嬤嬤大驚失色,趕忙丟下碗撲過去整理。
謝長羽面不改色地扶好秋慧嫻的雙肩,免得她弄到了自己手上的傷口,抬眸盯住崔嬤嬤,“穩著點別著急,莫要再弄疼了她。”
崔嬤嬤被這冰冷的語氣凍的一個激靈,連忙定了定神,拿了帕子來擦拭秋慧嫻唇角的污漬和臉上的汗水。
等把秋慧嫻弄干凈,謝長羽扶著她放回床榻上去的時候,她已經又昏沉了過去。
謝長羽站起身來,神色憂慮地看著秋慧嫻發白的臉。
“世子,您先更衣吧,小姐這里老奴照看著。”崔嬤嬤低聲提醒。
謝長羽“嗯”了一聲,又看了秋慧嫻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之后秋慧嫻昏昏沉沉。
她感覺自己神志不清了好久,煥兒來看過她,崔嬤嬤勸她吃東西,勸她喝藥,謝長羽抱著她……
記憶凌亂不清。
等她徹底神智清醒,睜開眼睛,外面黑沉沉的,不知是剛入夜,還是凌晨。
手上的傷口已經沒有一開始那般鉆心疼痛。
她的身上也換了輕軟干爽的衣服。
床帳輕垂,秋慧嫻隔著帳子,看到一個高大魁偉的身影蜷在一旁的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