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姜綰宋九淵的穿越小說免費閱讀 > 第913章 違和的扶桑

木香乖巧的應下,“師傅放心,我會安撫師弟的情緒。
我是他師姐,這些都是理所應當的。”
她話倒是說的好聽,甘澤瞥了她一眼,沉默著沒有說話。
離開王府,宋九淵帶著姜綰去了一處寧靜偏僻的院子。
路上,他解釋道:“人多耳雜,他住咱們王府不方便。”
“我曉得。”
一切都是為了新帝的安全著想,兩人到時,似乎還早。
姜綰也沒想到,會遇上血腥的事情。
剛進院子,遠遠的,他們瞧見兩個護衛從屋子里抬出一具尸體。
看著裝,似乎是個侍女,十六七歲的模樣,衣著不太得體,脖子都差點被割斷了。
姜綰心口一涼,下一秒眼前一黑,宋九淵溫熱的手掌覆在姜綰雙眸上。
“綰綰,別看這些。”
直到那些人走遠,宋九淵才松開擋住姜綰的手,她只能看見不遠處被抬走的人露出瑩白的手腕。
松了口氣以后,姜綰這才發覺,自己攥著宋九淵袖子的掌心冒著冷汗。
“嚇著了?”
宋九淵輕聲扶著她,綰綰不像是這么膽小的人啊。
“不是。”
姜綰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這才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我只是覺得,時過境遷,新帝或許也變了許多。”
當了帝王,總歸和為皇子時是不一樣的。
其實這也不算突然,她曾經也看見過小八發怒時的模樣。
“他總得保護自己。”
宋九淵攜姜綰進了正廳,等了一會兒,皇帝才衣冠整齊的從屋內出來。
他神色略帶了幾分著急,解釋道:“皇姐,是那侍女生了不該有的心思。
著實太惡心了,朕失手殺了她。”
他知道皇姐素來不喜歡心狠手辣的人,明知私底下就是這樣的人。
他還奢望在皇姐眼里是個溫潤的帝王。
“我知道。”
姜綰覺得宋九淵說的對,當了帝王,覬覦他的人會越來越多。
怕是很難再找到一個真心待他的人吧。
她挽著宋九淵行禮,卻被新帝攔下,“皇姐和攝政王在朕面前不必多禮。”
“皇上,江山為重,還請您早日歸京。”
宋九淵知道話不好聽,但國不可一日無君,江山社稷為重。
“朕知道。”
新帝無語的瞥了一眼宋九淵,他來九洲才不過兩日,就催著他離開。
他也就在皇姐面前多情又溫柔,面對其他人絕情的很。
“朕來恭賀你成為駙馬,你還這么啰嗦。”
新帝熱切的眸光落在姜綰身上,正欲說些什么,一陣香風掃過。
跑進來一個嬌滴滴的美人。
這美人美的驚心動魄,看起來有些柔弱,她身穿一襲白色的披風,撲進新帝懷中。中信小說
“郎君,聽說方才有人自薦枕席,妾害怕。”
這姑娘端的一副弱柳扶風的模樣,眸子滴溜溜的掃過姜綰和宋九淵。
兩人都有些懵。
新帝此次微服私訪,沒聽說還帶著妃子啊。
當初他不是拒絕選妃嗎?
這位又是?
姜綰滿臉霧水時,新帝溫柔的扶起歪到在他身上的美人。
“姐,這是扶桑。”
言罷他又對扶桑說:“這是我姐姐姐夫。”
“姐姐姐夫好。”
扶桑柔柔的笑著,姜綰一時間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真的喜歡,兩人怎會做出這么孟浪的動作,像極了昏君。
但她還是選擇相信新帝,于是微微點頭,面帶微笑。
“你好。”
“姐姐,郎君答應今日帶妾出去賞梅,若是姐姐姐夫也有興致的話,我們可以一起。”
扶桑嘴角輕輕彎著,笑起來很溫柔,卻讓姜綰升起一種古怪的錯覺。
她和宋九淵對視了一眼,兩人最終等新帝抉擇。
皇帝抬手輕柔的撫著扶桑的臉,“扶桑最喜歡熱鬧。
姐姐姐夫若是不忙的話,陪我們一起玩玩吧?”
“也好。”
宋九淵應下皇帝的話,大掌緊緊牽著姜綰的手,眼里充滿對扶桑的防備。
“妾這就去換身衣裳。”
扶桑興奮的像小兔子似的跑遠,一副單純可愛至極的模樣。
“皇帝,這是你宮中的妃子?”
姜綰并不想干涉皇帝的后宮,只是覺得這扶桑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明明她一舉一動看起來很正常,但她就是覺得違和。
“不是。”
皇帝嘴角彎了彎,“大臣一直催朕選秀,朕覺得為時尚早。
至于扶桑,是朕路過江南時解救的孤女,她出現的太巧了。
朕想知道她到底是誰,抱著何種目的。”
“皇弟悠著點,可別丟了心。”
姜綰輕嘆了一句,那樣的寵溺,沉醉的可不止扶桑一人。
“皇姐放心。”
“郎君,你們在聊什么呀?”
扶桑換了一襲粉色的衣裙,看起來嬌俏可愛,她如乳燕般撲進新帝懷中。
新帝輕柔的替她扶了扶有些歪的發簪,“就這么開心?”
“能出去玩,當然開心啦。”
扶桑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又對姜綰不好意思的笑笑,像是鄰家調皮的小姑娘。
姜綰和宋九淵并排走在他們身后,院外停著兩輛馬車。
出乎意外,新帝和宋九淵一輛馬車,而姜綰和扶桑坐一輛馬車。
馬車上,扶桑天真的揚著笑,“姐姐,郎君以前有沒有喜歡的姑娘呀?”
她聲音軟軟糯糯,含羞帶怯的垂著眸子,似乎在探聽心上人從前的往事。
姜綰盯著她純真的眸子,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具體我不知道。”
“你不是他姐姐嗎?怎么會不知道。”
“從小沒有一起長大的姐姐。”
姜綰看她歪著腦袋,滿臉好奇的模樣,她也好奇的問:
“那你呢?可以和我說說你的情況嗎?”
作為姐姐,問這些也不算突兀,姜綰緊盯著她的神色。
只見扶桑勉強擠出一抹笑容,“論家世,妾確實配不上郎君。
妾也曾被父母嬌養著長大,去歲時運不濟,爹娘遭馬匪害死。
后來妾隨叔父生活,叔母嫌棄妾拖后腿,想將妾隨意婚配。
妾逃婚了,幸好遇上郎君,是他救了妾。”
提起新帝,她總是恰到好處露出羞澀的一面,若不是見識過太多人。
若姜綰只是大豐普通的貴女,還真會信了她的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