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劍開仙門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開門

湯谷門戶將開,在瀛洲來說一等一的大事。

況且據說這次開始,湯谷便是只需要出“進門錢”就可以進去的地方,只不過進去歸進去,去了之后各安天命,死了也不要找三處山頭的麻煩。

話是這么說的,沒人逼著你去奪機緣,想要機緣,就得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去爭。

到哪里都是這個道理,各安天命。

湯谷所在之處,在桑山極東,臨海之處。

近千丈深的峽谷,大約有個三百丈寬,長足足幾十里。自東面海上而來的云朵盡數匯聚于此,使得這處深淵被白云填滿,瞧著就像是潮水流動。特別是早晨與黃昏之時金燦燦的日光照耀之下,便更顯得流云翻騰。

這處深淵峽谷,也是南北桑江的發源地。

此地便是湯谷,離得最近的地方是朝暈山,故而此地生意是朝暈山打理的。

峽谷兩邊各有一排街市,靠著云海的客棧居多,也當然很貴了。

此刻正是黃昏,推開窗戶之后,推開窗戶之后美景便映入眼簾。劉赤亭一轉頭才發現,虞曉雪早就坐在窗戶邊上,腳丫子晃蕩不休。

兩人對視一眼,也沒說話,一個繼續觀景,一個拿著小本子寫著什么。這次長進了不少,沒寫什么云好白之類的。

最先開口的,還是虞曉雪。

“要出走走走嗎?可先大概瞧瞧明日都有什么人進去。”

劉赤亭一愣,“這是禁言結束了?”

虞曉雪不知從哪兒找出來一只桃子啃了起來,漫不經心道:“徐放舟與趙清萍所說的第五個人不知何時出現,咱們可不知道到底是個什么人。還有那個成公尚安,四境巔峰的體修,也得注意些。”

劉赤亭神色古怪,灌下了一口酒,輕聲一句:“你……還是說看上什么吃的了吧。”

虞曉雪聞言便扭頭兒回了屋子,撇嘴道,“來時瞧見燒鵝,感覺不錯。”

劉赤亭也扭頭兒回屋,忍不住一個白眼,就知道。

兩人起身下樓,虞曉雪的桃子還沒有吃完。

結果下去才瞧見,徐放舟與趙清萍已經在等候了。

徐放舟笑著打招呼:“就知道你們要下來,喝兩杯去?”

劉赤亭搖頭道:“不了,她要吃燒鵝。”

虞曉雪沒說話,而是以劉赤亭聽得到的聲音傳音問道:“你們已經打聽過了吧?”

趙清萍也以心聲答復:“人太多了,隱藏在其中的金丹散修也有,但有多少是去往碧海的尚不清楚。這個得進去之后才能慢慢打聽了。”

倒也是,看這街頭絡繹不絕的人群大多修為都在四境,三境修士很少見,何況自己這種二境四層了。

劉赤亭不能傳音,但他要是想,虞曉雪便聽得見他的心聲。

“我四處走走,你一個人去可以嗎?”

虞曉雪冷聲道:“不行!”

“不行就算了,那走吧,燒鵝。”

徐放舟與趙清萍對視一眼,“那個,買些丹藥符箓之類的去?”

“嗯嗯,有道理。”

于是乎,只剩下劉赤亭與虞曉雪兩人了。

很快天色已晚,虞曉雪坐在懸崖邊上吃燒鵝,劉赤亭則是在暗自盤算所見之人的修為。

未曾想虞曉雪含糊不清道:“別看了,大多都在遮掩,不進湯谷,多數人不會露出真正面目的。”

劉赤亭便問道:“那你的傷到底好了沒有?”

虞曉雪轉過頭,“怎么?迫不及待就想走?好了,你隨時可以走,離得遠我也不會魂飛魄散了。”

劉赤亭干笑一聲:“待湯谷出來之后咱們各走各的就是,趕在過年前我要坐上去往炎洲的船,否則趕不上十洲武斗了。”

兩人所處之地,是個懸挑在流云上方的石臺,觀景的絕佳所在,故而時不時就會有人走來此地,待上片刻。

此時此刻,正好有兩人一前一后走來,前方是個男子后方是個女子,一個在跑,一個在追。

“姓季的,你想跑去哪里?”

“哎呦喂,姑奶奶你不要追了!”

“不行!你到底娶不娶我?”

劉赤亭聞言,神色一下子古怪了起來。

虞曉雪饒有興趣看去,問道:“認識?”

劉赤亭點了點頭:“同鄉,只是沒想到接走他們的只是個三流勢力。”

虞曉雪聞言,一副了然模樣,解釋道:“有了中土接來的人,很快就不是三流了。這是相輔相成的事情,譬如帶走的是哪國人,一股子無名氣運便會自行籠罩哪一國。相反,招人的山頭兒,也會因此占據幾分無名氣運。這是星宮無故消失之后,三壺共定的規矩,每每中土亂世之時,海外山門便可去往中土招收弟子。”

劉赤亭有些疑惑,“那為什么只有這么幾個人?”

虞曉雪淡然道:“比方說李稚元,玉京山帶走她,玉京山會得到幾分氣運關照,唐國也是。而一旦唐國滅亡,玉京山也會受到氣運反噬。我們是不在乎這些,即便反噬也不會傷筋動骨。但對于一些不大不小或是正在上升期的山頭兒來說,這個賭博就有些大了。可是一些三流山頭兒,本身也沒多少氣運,即便被反噬,也不怕什么。”

劉赤亭點了點頭,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賭一把,贏了最好,輸了也無關緊要。

也是此時,聲音再次傳來。

“姑奶奶,求你不要鬧了,咱們當務之急是要拔高修為,否則在這修士多如狗的海外,咱們是真活不了啊!我答應你,破境元嬰之后,我必娶你。”

劉赤亭聞言,干咳一聲,險些被酒水嗆住。

他笑著轉頭,問道:“你這也太不靠譜兒了,不是瞧不起你,即便你有天大的機緣,修成元嬰之時,也得近百年后吧?你讓人家干等百年?”

方才還一臉煩悶的年輕人,此刻臉上全是驚訝神色。

他左顧右盼好一番,隨后快步走到了劉赤亭身邊,壓低聲音說道:“我說你……怎么敢這么拋頭露面的?有人懸賞你百枚紫泉啊!”

劉赤亭一擺手,“不怕。馬希晴,不認識我了?”

十幾步外,粉衣圓臉的姑娘沒敢上前,只是嘟著嘴:“怎么還是碰到你這個災星了?我不認識你。”

說罷,她扭頭兒就跑。

嘴硬歸嘴硬,怕還是怕的,畢竟劉赤亭一路往東,做了不少嚇人事情。

季長命見狀,趕忙沖著劉赤亭一抱拳,苦笑道:“多謝救命啊!”

劉赤亭笑了笑,打趣道:“怎么,你們也來湯谷湊熱鬧?”

季長命嘆道:“本來不想來,大師兄非要讓我來長見識。也不曉得哪里走漏了風聲,結果被她追來了,真是……運道不佳啊!”

也是此時,虞曉雪緩緩起身,問道:“方才那個小丫頭好像很怕你?”

劉赤亭笑道:“應該是吧,我有個還沒想好怎么說的道理,早晚還是要再說給他們二人聽的。”

虞曉雪哦了一聲,自顧自往客棧走去了,可是走了幾步,又突然回頭瞪了季長命一眼。后者被那張絕美臉蛋兒震驚的同時,也被那雙清冷眸子嚇到了。

他有些不明白,無冤無仇的,瞪我作甚?

劉赤亭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道:“別欺負人,但要是無緣無故被人欺負的話……來找我。”

雖然我也本事不高,但身邊有個本事高的。

都打算離開了,季長命卻猛地扯住劉赤亭,眨眼不止,“你這家伙,可以啊!”

劉赤亭臉一黑,沒好氣道:“別找我了。”

季長命嘴角上挑,心說你這小子還裝蒜是吧?這才多久,就上哪兒哄來個這么好看的姑娘的?

他長嘆一聲,往東方看了一眼,此刻月亮應該是剛剛出海,月華尚未灑落在流云之上。

正掏出一壺酒灌入嘴里,后方便出現兩道身影,他一口酒險些盡數灑在云海之中!

他只回頭望了一眼,隨即拔腿就跑啊!

這兩人……真是不畏世俗眼光啊!

原來是一對男男相擁至此,舉止那叫一個親昵。兩人十指相扣,那叫一個……甜蜜啊!

見季長命慌不擇路,一路上邊跑邊干嘔,此刻站在懸崖邊緣的那位不近女色的公子,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反倒是其邊上的粉衣男子笑著說道:“何必生氣,顧好咱們自己就是,有些事情對于有些人啊,這輩子難以理解,下輩子一樣難以理解。”

另一位高大白衣男子深吸一口氣,點頭道:“世人常說男歡女愛,是他們孤陋寡聞,你不在意就好。”

但其實,鋪在青年懷里的粉衣小男子,此刻正在暗中傳音:“摘取蓮子的人不是方才那個,更像是之前那一對男女。記下便是,進去之后再取,切莫打草驚蛇。”

山谷另一側的街道,也在懸崖邊緣,不同之處是那邊是有欄桿的。

有個黑袍人手扶欄桿,冷笑道:“小王八蛋,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多少道劍氣保命!”

幾里之外,又是一處客棧,有藍衣女子開窗望景。

就在同一間客棧,一間寬敞屋子里坐著一人,站立數人。

坐著的那位一身黑色錦衣,端著蓋碗,模樣也就是個二十五六。

“公子何必趟這趟渾水?”

黑衣青年抿了一口茶,笑道:“好不容易來這窮鄉僻壤一趟,玩兒一玩兒嘛!”

而下方街道,又是兩道黑衣身影,一人佩刀,一人嘴里銜著草,吊兒啷當的。

“羅攸,機會不多哦,繼續玩兒下去容易丟命啊!”

腰懸長刀的青年一笑:“爛命一條,不怕。”

古梁真是服了他,只得伸手放在他肩膀上,沒好氣道:“行了,我給你收尸吧。”

未曾想羅攸竟是一句:“現在的年輕人都怎么回事?劉赤亭與一個姿色絕佳的女子待在一起這么久,瀟瀟小姐就不生氣?”

古梁氣急而笑,“你可真他娘下作啊!不過,小妹怎么想的,我哪里知道。”

話鋒一轉,古梁玩笑似的開口:“提前告訴你啊,他真要丟命的時候,若是你的手筆,那就是咱倆翻臉的時候了。”

羅攸只是一句:“我也想看看這么多年來,你長進如何。”

誰都不知道,就在云海下方,共管湯谷的三座山頭兒的掌門人齊聚。

朝暈山主是位女子,但極少露面,見過她的人并不多。

作為東道主,此刻她當然要現身。

海外幾乎沒有難看女子,朝暈山主一個金丹巔峰已經修出胎息的修士,模樣自然不差,也就是二十出頭兒的模樣。

她穿著一身寬松長衫,撩起袖子倒下三杯茶,微笑道:“二位道兄,喝茶。”

帆云宗主,是位頭發花白的老者,好在并不瘦。

“姚山主坐,我們之間何須如此客氣?”

其對面便是一身白衣,儒雅至極的懸鏡湖主。

“祝宗主說的是,姚山主不必客氣。”

可話鋒一轉,他便笑盈盈道:“還是聊正事兒吧,這次碧海令攏共送出去了十二份,我們自己手中與那些土著兌換了九枚,外面起碼還要在進去一些人的,二位說我們該如何應對?”

朝暈山那位山主微微一笑,伸出修長手指,往桌上劃下一條豎杠。并無其他意思,就是畫著玩兒。

“二位,何必如此遮掩呢?我先說吧,我的人在其中一隊。”

帆云宗主聞言,笑道:“既然如此,大家就都坦誠些,我也有一個暗樁。”

那位懸鏡湖主抿了一口水,呢喃道:“我也有,但二位,那些個土著咱們還是得小心再小心啊!”

說著說著,天光已亮。

三人互望一眼,同時笑著起身。

“先開門吧。”

……

云海之上,劉赤亭回頭看向徐放舟,疑惑道:“還有一人還不出現?”

徐放舟搖頭道:“交換之時便會出現。”

說話之時,云海之中憑空出現三百六十道門戶,同時有人聲傳來:“丟一枚青泉入內,自行進去便是。”

徐放舟輕輕按住劉赤亭肩膀,沉聲道:“抓緊走,一處門戶,最先進去的兩人不會被分散。進去之后,咱們在隕火城碰面。”

說罷,他一把抓起趙清萍,兩人以極快速度鉆入一處門戶。

劉赤亭轉頭看了一眼虞曉雪,后者一抬手,抓住劉赤亭后脖領子瞬身而出。

“你在怕什么?得了便宜還賣乖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