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嫁人當天!禁欲小叔深情奪愛 > 第90章 霍錚寒:老婆,你為什么不要我?

交往的時候,霍錚寒一次也沒喊過她“老婆”。

以前,她想他喊的時候,他死活不樂意,還取笑她。

“就這么想嫁給我?”

明嫣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反倒是意外聽到他喊這聲老婆。

心里酸得厲害,又止不住想,霍錚寒知道是在喊自己嗎?

還是在喊明雪?

他和明雪已經發展到“喊老婆”的地步了嗎?

深吸了一口氣,明嫣強壓下滿腦子的胡思亂想,只想著趕緊把人給帶走,不要讓明雪得逞。

“自己能走嗎?”明嫣一開口,就聽到自己哽咽的聲音。

霍錚寒點了點頭。

明嫣就扶著他走出了包廂。

周律伸手要幫忙扶著。

霍錚寒一把甩開他的手,嫌棄道:“要老婆抱,別人不要。”

這時,疑似聽到霍錚寒聲音的明雪,身子像觸電般,滋地站了起來,本能打開包廂門縫看向外頭,就看到明嫣扶著霍錚寒往電梯方向走去。

霍錚寒一條手臂,半邊身子都掛在明嫣身上,看著像是真的醉了,但潛意識還是乖乖地配合著明嫣走路。

明雪氣得眼眶一寸一寸染紅。

為什么,他連喝醉都對她沒有防備!

這到底是為什么?!

明雪天真的眼眸里透出濃烈的恨意,跟她平日里清純、婉約的形象大相徑庭。

因為走得急,明嫣也沒發現身后有這么一雙眼眸盯著自己看。

扶著霍錚寒上了車子后,他整個人就像樹熊一樣,手腳并用地抱住她,卷著她,搞得她都很不好意思。

“你坐好!周助理還在。”

明嫣掙了掙,霍錚寒卻抱得更緊,聲音帶著濃濃的酒氣。

“我不聽,就不聽!我就要抱著老婆。”

周律也尷尬,只能暗暗放下升降板,給兩人騰出私密的空間。

半小時后,車子抵達別墅。

到要下車的時候,霍錚寒又乖乖松開了明嫣。

明嫣下了車,吩咐周律:“那麻煩周助理……”

話還沒說完,霍錚寒就腦袋倚著門口框,可憐巴巴地看著她。

“我不要周律,我就要老婆抱。”

明嫣從沒見過霍錚寒露出這樣無助的眼神,心下一軟,就認命拉起他一條手臂,扶著他上樓。

剛到主臥,院子里傳來汽車啟動的聲音,應該是周律把車子開走了。

明嫣頓時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答應幫忙帶霍錚寒上樓。

一個恍神的瞬間,人就被霍錚寒帶到了床上,身子死死被他箍在懷來,緊得就要透不過氣。

“松開!”明嫣被勒得不舒服,低斥了聲。

結果霍錚自然是抱得更緊,還把臉埋在她的鎖骨上,蹭了蹭。

“我不要。我松開,你就要跑了。”

“一跑就跑三年,不顧我的死活。”

“老婆,你為什么不要我啊~”

明嫣心口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又一刀,疼得眼淚一個勁往外倒。

她唇瓣張了張,哽咽地看著天花板:“明明……明明是你先不要我的……”

“你胡說!我怎么可能不要你?”霍錚寒蹭了蹭明嫣的頸側,就像在吸貓一樣,又像是癮君子在貪戀她的體香。

“老婆,不要離開我了,好不好?不要喜歡那個宋初白好不好?”

明嫣沒應,心口的苦澀猶如浪潮,一陣一陣,就要將她淹沒。

她也想回應他,可她不能。

就像他在問她有沒心的時候,她啞口無言。

3年前,她義無反顧愛他,發了瘋想要嫁給他,想要為他披上婚紗。

3年后,她明知道他渣,明知道他沒想過要娶她,明知道他的情動不過一時的占有欲上頭,可她還是陷了進去。

大抵是當年他救過她,那個光環過于強大,以至于她再怎么也恨不了他。

身子被動被蹭著,明嫣痛苦地闔上雙眼。

久久等不到回應的霍錚寒也沒動了。

明嫣敏銳地察覺到了他情緒的變化,心軟問了句:“怎么了?”

霍錚寒就定定地看著她,像是要把她的心口給看穿了一樣。

許久,他才擠出一句:“軟軟,你不愛我了嗎?”

只一個瞬間,明嫣心口那根弦就疼得不行了。

“軟軟”是他給她起的昵稱。

交往的時候,她要他喊“親愛的”、喊她“寶貝”,他不肯。

鬧得厲害的時候,他抱住她,低低喊了聲“軟軟”。

他說,“親愛的”、“寶貝”叫起來太俗氣,但“軟軟”卻是最特別的,是獨屬你一個人的。

再后來,無數次親熱的時候,他都要喊她千遍萬遍軟軟。

那聲音沙啞,低澀,帶著情動,性感又勾人。

恍神的瞬間,霍錚寒已經翻到她身上,嘴角噙著暖笑,低頭親了親她,動作溫柔得像月光灑滿了大地。

明嫣腦子里嗡嗡作響,完全思考不了,雙手緊緊攥著床單,宛若3年前一樣緊張。

親了好一會兒,霍錚寒啞著嗓子,低低問她:“軟軟,把腿打開好嗎?”

轟一聲,明嫣腦子里有根弦斷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聽了他的話……

這一晚,霍錚寒也喊了無數次“軟軟”,喊到喉嚨沙啞。

次日,明嫣怕尷尬,早早打車回了公寓洗漱,再去公司上班。

剛到公司就接到了人事調動令,讓她去霍氏旗下的高端美妝品牌——奢顏協助研發一套口紅和一款貴婦面膜。

明嫣接到人事調動令后,立刻去了人事部協商。

人事部負責人是個地中海的高管,掏著方帕擦了擦額頭,露出為難的笑。

“明小姐,這是霍總的意思。你跟我跳腳也沒用。”

言下之意,他也不敢忤逆霍總的意思。

交涉無果,明嫣只能拿著人事調動令去找霍錚寒。

她氣呼呼推開辦公室的門,一把將人事調動令拍在辦公桌上。

“霍總,你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