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姐姐逼我禍害她閨蜜 > 第1078章 舊識
  “憨,憨爺?”參王聲音戰栗:“您怎么會在這里?”

  很明顯,參王不但認識佛陀,對佛陀還非常敬畏。

  佛陀將臉一沉:“老棍,你竟然想殺少主人?”

  “什么少主人?”參王不解。

  佛陀一指劉浪:“這位,便是少主人,貨真價實的小人皇。”

  “什么?”參王頓時汗如雨下,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朝著劉浪一個勁磕頭:“老棍有眼無珠,不知道小人皇駕到,請小人皇恕罪,恕罪啊!”

  劉浪眉頭擰起,問佛陀:“憨叔,這是什么情況?”

  老憨趕緊解釋道:“少主人,他綽號老棍,當年老人皇還在地下世界的時候,他也是跟在老人皇身邊的。只不過,后來老人皇突然消失,各方勢力都在明爭暗斗,老棍因為對老人皇忠誠,也成為了被針對的對象,所以直接一氣之下離開,加入了參幫,如今看來,他不知不覺混成了參幫的參王啊。”

  劉浪恍然,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沒有吭聲。

  熊叔卻一臉憤慨,并沒有低頭的意思:“參王,什么小人皇不小人皇的,那都是老黃歷了,無論如何,他殺了參公子,就得償命!”

  “償命?”老憨冷笑一聲:“好啊,那你們盡管動手,我不管。”

  說完,后撤兩步,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這個黑大個就是找死嘛。

  如今劉浪的修為,滅掉一個區區參幫那還不輕而易舉?

  你竟然還想找麻煩,既然如此,那你就慢慢玩吧。

  參王雖然知道劉浪修為不弱,但見老憨一副袖手旁觀的模樣,頓時心里泛起了嘀咕。

  他摸不清老憨的意思,可他卻知道老憨對老人皇非常忠誠。

  正因如此,老憨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小人皇被殺。

  既然如此,那只有一種可能,老憨根本不怕小人皇被殺。

  亦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殺不了小人皇。

  “放肆!”想定此節,參王對著熊叔厲聲呵斥道:“還不趕緊跪下,向小人皇道歉。”

  “參王……”

  “我說了,趕緊道歉,否則的話,滾出我參幫!”

  參王一怒,熊叔雖然不情愿,但還是緩緩低下了頭,跪倒在地,“熊子叩見小人皇。”

  “呵呵,如果你不服,大可以來找我。”劉浪戲謔一笑,也懶得再追究。

  既然是軒轅狂的人,劉浪也不會真動手將他們殺了。

  只不過讓劉浪沒想到的是,會在深山老林這種地方碰到軒轅狂的舊部。

  “我有件事需要你做。”老憨見此,便打起了圓場:“幫我找兩個人。”

  快速將無相跟葬空的外貌說了一遍。

  參王立刻點頭答應:“這個沒問題,只要他們沒有離開濱城,就不會離開我們的視線,就算是他們進入深山老林,我也能將他們挖出來。”

  “找到人手,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靠太近。”老憨趕緊提醒:“他們一個是我的師父,一個是我的師叔,如果招惹了他們,就算你們整個參幫全部壓上去,也撐不過一分鐘。”

  “啊?”參王聞言嚇得一哆嗦。

  老憨的本事他早就知道了。

  那老憨的師父跟師叔豈不是更恐怖?

  “明白明白。”參王點點頭,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趕緊吩咐了下去。

  “小人皇,憨爺,走,去我的地方坐坐。”吩咐完后,參王趕緊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恭敬無比。

  劉浪沒有多言,讓參王帶路。

  一路又走了沒多久。

  他們竟然來到了一座類似碉堡般的地方。

  那里站著很多放哨的,看到參王后紛紛問好。

  參王解釋道:“這里是以前的時候倭國鬼子建的一處地下實驗室,專門研究禍害人的東西。后來他們被打跑了,這里便被荒廢了起來,我們參幫無意中發現了這里,發現這里不但地處偏僻,而且極為安全,便將這里當成了我們的大本營。”

  “小人皇,要不,你先跟朋友去休息休息,我跟憨爺聊聊?”參王陪著笑道。

  “可以。”劉浪看得出來,參王似乎有話要問老憨,也沒拒絕。

  參王立刻吩咐人帶著劉浪跟李天蓬先去休息。

  待劉浪走后,參王問老憨:“憨爺,怎么會又突然出現了一個小人皇?”

  “你懷疑他的身份?”老憨嘴角勾起,冷笑道:“老棍,不瞞你說,剛才我救了你一命。”

  “救了我一命?”老棍不解。

  老憨哼了一聲:“小人皇是老人皇的徒弟,只不過,如今小人皇的本事遠在老人皇之上,就連我,在小人皇面前恐怕連半招都走不上,你感覺,你那些參幫的人,能殺得了他?”

  “這么恐怖?”參王頓時打了一個激靈,心中暗暗后怕。

  對于老憨此人,參王還是非常了解了。

  多少年前,老憨就已經是大宗師了,在地下世界那可是響當當的人物。

  只不過平常他為人低調,又頗得人皇信任,是人皇的左膀右臂。

  對方連劉浪的半招都擋不住,那劉浪該有多恐怖?

  “快,通知熊子,千萬不要再招惹小人皇。”參王連忙吩咐道,“吩咐所有人,對小人皇都恭敬點兒,否則的話,休怪我翻臉無情!”

  看著參王慌張的樣子,老憨不由感覺有些好笑。

  參幫雖然在濱城這一塊算是一個大的幫派,但常年隱藏在深山老林里,對于外面的江湖似乎知道的很少。

  不過,老憨也懶得多說,而是反問道:“那個墓穴,你們早就知道了?”

  “知道,而且觀察了很久,憨爺,那個墓葬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參王試探著問道。

  “我師叔藏身之所。”老憨搖了搖頭,神色凝重道:“既然你們知道那個墓穴,那知道墓穴周圍有什么異常情況嗎?”

  “異常情況?”參王摸著腦袋想了一會兒,突然間驚叫道:“對了,我來這里之前,曾聽說過很多年前,那個墓穴周圍曾死過很多的野獸,包括稱霸這片林子的熊瞎子,但具體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如今看來,會不會跟你師叔有關系?”

  “死過很多野獸?”老憨心中對葬空為何出現在這里也同樣疑惑,但現在似乎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正準備再仔細問問時,有人卻慌慌張張跑了過來:“參,參王,不好了,基地最深處那個怪物,好像醒了。”

  “什么?”參王面色大變:“快,吩咐下去,將隔離門全部關上,千萬不能讓那個東西出來,千萬!”

  邊喊著,參王急匆匆對老憨道:“憨爺,我得去看看,如果那個東西出來,恐怕我們所有人都得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