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她死后薄爺跪在墓碑前哭成狗 > 第412章 你在跟我求和嗎?
南初宿醉醒來后,發現懷里抱著一只包,正是那只嫩芽黃的鱷魚皮小kelly。
陳嫂端著醒酒湯上來,“少奶奶,你昨晚怎么醉成那樣,吐了兩次,一直是少爺在照顧你
陸之律?他還會照顧人?
南初意識到什么,低頭一看,她身上裹著干凈的真絲睡衣。
再抬手臂聞聞味道,很清冽的果香沐浴露味道,沒有半點酒臭味。
南初咬唇,“陳嫂,昨晚是你給我洗的澡嗎?”
陳嫂實話實說:“本來是該我照顧少奶奶的,可少奶奶,你昨晚喝的太醉了,我根本弄不動,后來少爺就直接讓我休息去了,是他給您洗的澡,換的衣服
南初耳根泛紅,“那……那這只包怎么回事?”
宿醉后,頭痛欲裂,幾近斷片。
她只記得昨晚她拉著喬予在酒吧里哭哭鬧鬧,大罵陸之律那個渣男,后面的事她記不清了。
陳嫂搖頭,“這包我不清楚,昨晚少爺抱你回來的時候,你就一直抱著這只包不撒手,我一拿走,你就又哭又喊。后來少爺哄你好久,你才愿意放下
“……”
陳嫂又說:“少奶奶,你喝醉后真的很難伺候,少爺給你洗澡的時候,你亂動,差點把他的臉給抓花
“……”
南初嘴角抽了抽。
她酒品這么差??
陳嫂將醒酒湯放下,提醒道:“少奶奶,你洗漱完記得把這湯喝了
“好
陳嫂剛想退出去,又忍不住多了幾句嘴,“這包,應該是少爺給你買的,少奶奶,其實少爺挺疼你的,你對少爺總是那么沖,何必呢?我幾十年前就在陸家做事了,幾乎是看著少爺長大的,少爺長這么大,我沒見他耐心哄過誰,昨晚你吐了他一身,他也沒跟你生氣
南初抱著那只小kelly,心口有不易察覺的軟化。
洗漱完,南初拿著那只包,放到衣帽間去。
這間衣帽間里,兩面墻的透明柜子,每個柜格里,都擺著一只不低于十萬的大牌包。
柜格幾乎被擺滿了,只有最上面那層還有幾格空位。
南初踮了半天腳,夠不到,正想拿小梯子去,后背貼上來一具堅實的溫熱胸膛。
男人腕骨分明的手臂,向上一舉,輕易打開了頂上的柜格,將那只小kelly塞了進去。
南初心跳漏了一拍,“這只包是你給我買的嗎?”
陸之律垂眸看著她,眼底情緒很淡,“這里哪只包不是我給你買的?”
“……”
的確,這里每一只包,都是刷他卡買的。
南初低著臉,小聲反駁了句:“反正離了婚我也帶不走,這包還是你的資產
陸之律眉心不悅的皺了皺,“你真以為我跟你計較這點東西?”
身為陸家人,陸之律最不缺的就是錢和地位。
這些包全部加起來的價值,在他眼里,也不過是灑灑水的普通消費罷了。
南初心尖微動,讓了一步:“謝謝你昨晚照顧我
“你是陸太太,我照顧你是應該的,就像這些包,只要你是陸太太,它們就完全屬于你
南初抬頭看他,有些不解:“你是在跟我求和嗎?”
陸之律臉色平靜,“如果你跟蘇經年在我們的婚姻續存期間是清白的,那剛才這只包,算是我的道歉,你想要更多,我也愿意給你買。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能擁有這些的,是陸太太,而不是南初
南初臉色僵住,捏著手指說:“不用你提醒,我一直都知道這些包屬于誰
誰是陸太太,這些包就屬于誰。
南初抬步想走,被陸之律扣住手臂一把拉回來,壓在玻璃柜上,“那天你跟蘇經年在車里,究竟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