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極品太子我爬出棺材征服天下趙衡林清芷 > 第452章 白家大勢已去!

伴隨著陣陣慘叫聲,現場的權貴子弟,轉眼就被白家族人屠戮一空。

只剩下劉易陽一人,嚇破了膽一般,孤零零的蜷縮在墻角。

“太子殿下饒命!”

“幼薇小姐,文子小姐……我……我也是被逼無奈啊,求你們把我當個屁一樣放了吧。”

劉易陽徹底崩潰了。

他根本不知道,朝會大殿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但是連白敬齋都向趙衡低頭了,可見十三皇子必定輸得無比慘烈。

這個時候,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韓小姐……諸位姑奶奶,求你們向太子殿下美言幾句,繞我一條狗命吧。”

劉易陽跪在地上,病急亂投醫般,沖著一眾歌姬磕頭如搗蒜,卻不知道該求誰。

索性只要是跟趙衡有關系的人,逢人便求。

幼薇和佳慧文子倒還好說。

韓玉娘等歌姬,看著堂堂南疆武將,竟然跪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

甚至還稱呼自己為小姐?

她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腦袋暈乎乎的。

“玉娘,咱們怎么辦啊?”

“是啊,對方可是南疆武將,十三皇子身邊的大人物,咱們得罪不起吧?”

“他居然給咱們下跪磕頭?這要是傳揚出去,肯定沒人相信……”

眾歌姬心慌意亂,畢竟她們以前連人都不算,如今的地位,居然被南疆武將還高,皆是有些無所適從。

韓玉娘也暗暗驚訝,不過作為鎖煙閣的主心骨,倒還算沉得住氣。

“有太子護著咱們,大家不必在意。”

“至于是否寬恕這個家伙,跟咱們無關。”

在韓玉娘的提醒下,眾女這才反應過來。

一切都以太子殿下做主。

“太子殿下可還算滿意?”

白敬齋故作恭敬的詢問,心中卻充滿了屈辱。

想當初,這個小雜種在他眼里,連個屁都算不上。

這才過去多久?自己居然需要卑躬屈膝,在他面前搖尾乞憐?

巨大的反差感,令白敬齋心頭悶得透不過氣,仿佛承受著奇恥大辱。

趙衡哼笑道:“光殺這些臭魚爛蝦怎么夠?就算你宰了他們,他們背后的勢力,也不敢放半個屁。”

“白老頭,表忠心可不是這么表的!”

“想要換取你孫子的性命,就得拿出點誠意。”

趙衡根本不買賬。

白家想要抽身世外,驅虎吞狼?

呵呵呵!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若是白家一直死磕下去,本太子還敬你們是條漢子,如今居然低頭了?那可就別怪本太子下黑手重了。

白敬齋一咬牙:“殺!”

下一刻,劉易陽便人頭落地。

白敬齋親自抓著劉易陽的頭發,眉頭緊鎖道:“這回太子滿意了?”

眾女看著劉易陽身首異處,無不嚇得小臉煞白。

趙衡則輕描淡寫擺了擺手:“莫要嚇著本太子的人,把這晦氣東西,送到守心閣。”

白敬齋一愣:“老臣送?”

趙衡眼睛微瞇,不答反問:“這種屁事,還需要本太子親自出面?”

這……

白敬齋頓時語塞,心里破口大罵。

劉易陽乃是趙乾的心腹,老夫殺了劉易陽,還將其人頭送到守心閣,豈不是等于向趙乾宣戰?

“你自己考慮,是選擇與本太子繼續死磕到底,還是選擇跟趙乾過招?”

“畢竟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嘛。”

趙衡拍了拍白老頭的肩膀,語重心長。

緊接著,將手抬起,在白老頭鼻子前打了個響指。

頃刻間,特屬于毒物的香味,在白老頭鼻子前彌漫開來。

白敬齋如遭雷擊,瞬間目瞪口呆。

“這小子,早就知道,老夫便是當初刺殺的幕后主使?!”

在白敬齋驚愕不已的注視下,趙衡不屑道:“老東西,雖然本太子還沒有掌握你的鐵證,不過已經有足夠的理由,干掉白元虎了。”

“你這老雜種,自然是賊心不死,將來只要有機會,就會捅本太子一刀。”

“不過無妨!”

趙衡當場戳穿這層窗戶紙,自信道:“有本事,你就繼續作死,只要被本太子揪住一次,我就把你這個老雜種的狗頭捶爆!”

自從面對趙衡以來,白敬齋心里還是第一次生出恐懼之意!

這種被趙衡盡在掌控的無力感,令他渾身發寒。

“來人吶,將劉易陽的腦袋,送到守心閣!”

白敬齋不敢再有半點遲疑,心急如焚的下令。

“老爺,向十三皇子宣戰,可不僅僅是面對十三皇子,還有其背后的云景王啊!”

“我們與太子抗衡這么久,大不了繼續斗下去,何必在這個時候,再招惹一個強敵?”

白家族人慌了神,紛紛出言勸阻。

白敬齋臉色蒼白,有氣無力道:“你們不懂……”

“白家與云景王已經結仇了,以我對云景王的了解,那個老家伙,不會放過我們的。”

“我們對太子還有用,至少還能喘息一段時間,以不變應萬變……”

白家族人這才明白。

白家大勢已去。

眼下只有兩條路。

其一,單打獨斗,必遭云景王和趙衡的兩面夾擊。

其二,心甘情愿的被趙衡利用,向云景王宣戰。

選擇第二條路,至少還有周旋的余地……

在白家族人的攙扶下,白元虎搖搖晃晃的走出刑部大牢。

他扭頭看了一眼趙衡。

迎來的是趙衡那充滿自信的深邃笑容。

白元虎眼神一陣失神……

直到這一刻,他才幡然醒悟。

原來,從他選擇回京的那一刻,就做出了人生最愚蠢的選擇。

眼前這個年輕人,根本就不是他能夠與之抗衡的。

如果說,上一次,是身體被打垮。

那么這一次,白元虎的精神也被徹底擊垮,瞬間意志消沉,再也升不起半點與趙衡爭斗的意志。

“太子殿下!”

隨著刑部大牢被清理干凈,眾女魚貫涌出牢房,將趙衡簇擁在中間。

“殿下,您沒事真是太好了,奴婢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

“嗚嗚嗚,我就知道,您肯定會來救我們。”

眾歌姬或是摟著趙衡的胳膊,或是抱著趙衡的胸口,轉眼便將趙衡淹沒在其中。

趙衡差點被層層疊疊的香軀玉臂憋死。

“我靠!快放開我,要死人啦!”

趙衡心驚肉跳的大喊了一聲。

眾女這才紅著臉松手。

“殿下,您快救救蕭姑娘吧。”

就在這時,幼薇擠了上來,神情無比緊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