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絕世帝神葉云辰蕭妍然 > 第2942章 何為升龍?

第2942章
何為升龍?
周良運如著魔一般的激情澎湃,令葉辰心中駭然驚嘆。
原來,父親早已算好一切,也早早為自己規劃好了一切。
此時的周良運,眼神之中滿是激動的熾熱,他激動無比的繼續道:“自您父母出事之后,我便一直等著您困龍升天的那一天,這一等,就是二十年1
“差不多五年前,賴清華賴老先生去了燕京,當時賴老先生是從美國啟程的,而我就在美國,當葉家的專機載著他老人家從洛杉磯起飛的時候,我就在機場跑道盡頭處的圍欄外,目送著那架飛機飛入云霄1
“那一刻我知道,距離您困龍升天的那一刻,已經不遠了1
“賴老先生到了燕京之后,耗費數年時間、用其畢生所學,終于在葉陵山破掉了您龍困淺灘的困境,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一夜未眠,翌日,我便帶著《九玄天經》飛到華夏、用‘周良運’的身份,去吉慶堂應聘了經理的崗位,等待一個最合適的機會,讓您得到《九玄天經》1
葉辰沒想到,這種種一切,竟是如此聯系在一起的。
于是,他又想起什么,疑惑的問道:“周叔叔,賴老先生說,我是因為在金陵結了婚安了家,所以才會陷入龍困淺灘的局面,可我父親早早便遇害去世,他又是如何在我八歲之前就算到這一切的?”
周良運表情有些傷感的說道:“少爺,賴老先生是風水大師,但他也只是到了燕京之后,才算出您龍困淺灘,而那個時候,他并不知道您在這龍困淺灘之中,究竟困了多久。”
說著,周良運又繼續道:“賴老先生推測您是結婚之后才龍困淺灘,那只是因為,葉家剛好那個時候才找到賴老先生而已。”
說罷,周良運又語出驚人的說道:“其實,您父親之所以會知道您龍困淺灘,不是因為他料事如神,而是因為當您八歲那年與您父母一起離開葉家、離開燕京的那一刻,您就已經是‘龍困淺灘’了。”
葉辰更是驚訝:“我八歲那年,便已經龍困淺灘?”
“對1周良運重重點頭,道:“您父母當年離開燕京、前往金陵的決定,本就是不得已而為之,如關羽敗走麥城一樣,您一家三口之命運,也自那一刻起,從先前的扶搖直上,變為急轉直下,所以,您從那一刻起,便一直龍困淺灘,一直到賴老先生為您破局。”
葉辰這才恍然大悟。
他自己理解錯了賴清華賴老先生的時間線。
賴老先生是四五年前被爺爺請到燕京的,那時候,正好是自己與蕭初然結婚的時間。
賴老先生以為,葉家是那個時候剛剛龍困淺灘,其實那個時候,自己陷入龍困淺灘的困局,已經十幾年了。
他沉思片刻,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連忙又問周良運:“周叔叔,您知道何為升龍格嗎?我總能聽到升龍格的說法,但卻不知道升龍格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良運看著葉辰,認真道:“少爺,升龍格,乃升龍之道所需的獨特命格,史料里說,唯有升龍命格,方可進升龍之道,您父親曾經和您一樣,也是龍格,但他卻只能打開《九玄經序》,打不開《九玄天經》,因為《九玄經序》里說,唯有升龍命格,方可打開《九玄天經》、邁入升龍之道;”
葉辰更加疑惑,反問他:“周叔叔,我父親是龍格,卻打不開《九玄天經》,而我也是龍格,為什么我能打開?”
周良運一雙眼睛緊盯著葉辰,一字一句的說道:“少爺,您并非龍格,您是真正的升龍格1
“為什么?”葉辰不解的問:“我父親遠比我優秀,他都不是升龍格,為何我一個八歲失去父母的孤兒、一個曾經被全金陵嘲笑的贅婿會是升龍格?我……我不理解……”
周良運長嘆一聲,略有幾分哽咽的感慨道:“少爺礙…您還不知道何為升龍格,升龍格不是人天生會有的命格,是后天改造的命格,人說龍生龍、鳳生鳳,您的父親是龍格,您的命格最高就是龍格了,而升龍格,需要的是雙龍合一……”
說到這,周良運紅著眼道:“而少爺您之所以是升龍格,那是因為您的父親,將自己的命格剝離出來給了您1
“您父親的龍格,再加上您自身的龍格,雙龍加持于您一身,方才是升龍之格啊!
“周叔叔……您……您剛剛說什么?1
這一刻,葉辰整個人仿佛五雷轟頂,內心更是翻起驚濤駭浪!
他不自覺已經淚流滿面,無法理解的問道:“我……我父親他……他為什么要將自己的命格剝離出來給我?1
周良運感慨道:“因為您父親知道,就算他是龍格,他也不可能是破清會的對手,更不是那個英主的對手,而那個英主勢必會殺了他、殺了您母親、殺了您,所以您父親自知自己必死無疑,于是便將自己的命格剝離出來給了您,并且為您安排好了一切退路,希望您成就升龍格、擺脫龍困淺灘之后能得到《九玄天經》,將來方才有機會與那個英主一戰!全死,或者給您留一線生機,他自然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1
葉辰此刻的雙目,已然控制不住那滾滾而落的眼淚。
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得到《九玄天經》、自此一飛沖天的背后,一切竟是如此殘酷!
葉辰心情極其沉重,一時間,已然有些精神恍惚,當年的一切仿佛幻燈片一般,在大腦中急速切換,父母、親人、金陵的一切,都不斷在眼前飛轉。
而這時,周良運又格外嚴肅的說道:“少爺,您父親將命格剝離給您之后,便帶著您和您的母親去了金陵,他與您母親已經做好必死之決心,他知道自己沒有龍格的庇佑,根本躲不開破清會的追殺,他是希望用自己的死,來換回破清會的放棄、為您爭取一個安全成長的機會;”
“所以,自您父母帶著您離開金陵的前一刻,您就已經是升龍命格了;”
葉辰想到林婉兒的話,喃喃道:“怪不得婉兒說,我父親應該不是龍格,否則不可能被長勝伯殺死,原來是因為,他將自己的龍格剝離出來給了我……”
周良運道:“剝離命格,九死一生,而且那一生之中,能成功將命格剝離出來,并且成功加持給另一人的,更是萬中無一,萬幸的是,您父親做到了。”
說到這里,周良運又道:“當初在吉慶堂,也并非真的是您岳父不小心打碎了那個玉壺春瓶,而是因為玉壺春瓶內的《九玄天經》感應到了您的升龍命格,自己掙脫著要從那玉壺春瓶里出來認主1
“那日在貴賓室內,當我將玉壺春瓶的盒子打開的時候,它就已經開始震動了,我讓您岳父將它拿出來,您岳父應該是沒料到那瓶子會震,心一慌,便將那瓶子摔在了地上……”
“所以,不是少爺您機緣巧合得到了《九玄天經》,而是全世界只有您,才能讓《九玄天經》破瓶而出!在下把這個過程安排在吉慶堂,才讓這一切在您看來顯得自然而然,并且不會被有心人發現。”
葉辰默默聽著,眼淚已經決堤,良久之后,他忽然問:“周叔叔,剝離命格,痛苦嗎?”
周良運抬頭看向天花板,眼中的霧氣已然凝結成淚水,使得瞳孔看到的光線變得模糊且斑駁。
許久之后,他才喃喃道:“自己剝離自己的命格……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痛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