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蘇婳顧北弦 > 第1735章 絕渡逢舟

秦陸看不下去了,出聲道:“元峻,你別中計!你瞎了,就是廢物一個,誰還要你?”

元峻雙手握刀,閉上眼睛。

刀尖觸到眼皮。

只一下,就能戳破眼皮,捅爛眼球。

他若瞎了,自然不能在仕途上繼續發展,前途盡毀,他手中所有資源就會傾向元堅。

元仲懷一手的好算計。

元老盯著元峻老淚橫流。

恨自己一時心軟,不該讓元仲懷回去“病逝”,應該直接把他抓起來,關住。

元仲懷催促道:“快點!”

元峻忽然手腕一轉,將刀甩向元仲懷的手腕!

刀尖不偏不倚正扎中他的腕骨!

鋒利的刀刃穿破他的皮,釘在骨頭上,鮮血四濺!

元仲懷吃痛,本能地松手。

啪地一聲,他手中的槍落到地上。

電光石火間!

一道黑影閃電般的沖過去,將槍踢遠,接著把手中的槍頂到元仲懷的腦門上!

是秦陸。

另一道黑影疾風般沖過去,抱起元老就往臥室方向跑!

是元峻。

來到臥室,關上門,元峻將元老放到床上,迅速解開他腕上的繩子,問:“爺爺,您沒事吧?”

元老睜大雙眼打量他的眼睛,“小峻,你的眼沒扎到嗎?”

元峻搖頭,“沒事,我剛才是詐降之計。”

直到現在他心里都捏著一把汗。

剛才若有點一偏差,射不中元仲懷的手腕,就會激怒他,對爺爺開槍。

他差點就要失去最親最愛的爺爺了。

他默默抓住元老的肩膀,心有余悸。

元老道:“小峻,你快走。我聽到飛機來了,那混賬二小子還有后援。他一直視你為眼中釘,不會放過你的。”

“別擔心,我爸快帶人趕過來了。”

元老稍稍松了口氣,問:“外面那蒙面小子是誰?”

“秦陸,悅寧的哥哥。”

元老抬手擦了把淚。

自古以來士農工商,士一直排在最前面。

原以為顧家這種商人之家要背靠元家,沒想到關鍵時刻,元家竟靠了顧家。

飛機轟鳴聲止。

很快,門被踹開,一撥人戴著面罩沖進來,個個手握兵器,有槍有刀有棍。

其中有幾人眼放精光,身形堅硬,雙臂外展擺動有力,行走間步伐如風,一看就是練家子。

原本正捂著手腕,被秦陸拿槍指著腦門的元仲懷,看到這幫人來眼里頓時露出亮光,喊道:“你們終于來了,快把這小子抓起來!”

秦陸將槍頂緊元仲懷的腦門,厲聲道:“我看誰敢?誰敢動一下,我一槍崩了他!”

那幫人身手再好,也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元仲懷若死了,就沒人付他們高額報酬了。

元峻聽到動靜,將門輕輕拉開。

外面來了七八個人。

不是平時用的警衛,看身形陌生,要么是元仲懷平時私下養著的,要么是元仲懷在外面新找的高手。

他抬腕看看表,按說這個時間,父親該帶人來了。

“小峻,給!”

元峻回眸。

元老朝他扔過來一把黑色精鋼所制的老式手槍。

槍身被擦得锃亮。

元峻抬手接過來。

元老道:“這是我以前上戰場時用的,拿著它,我從來沒打過敗仗。你去打斷那混賬二小子的腿,打瞎他的眼!”

元峻握槍說:“爺爺,您見機行事,我去幫秦陸脫圍。”

“不用管我,爺爺寶刀未老,被老二綁,是因為一時疏忽。”

元峻點一頭,踢開門,沖出去,持槍對準眾人說:“這是我們的家事,跟你們無關!你們全退出去,我不會再追究!若負隅頑抗,全要被抓!我爸很快就帶人來了,想想后果!”

那幫人眼珠轉動,似在思考。

來是偷偷摸摸配合元仲懷劫走元老。

沒想到會驚動元峻,更沒想到元伯君也要帶人來。

這事鬧大了。

元仲懷吼道:“別聽他瞎說!我大哥在國外,一時半會兒趕不回來!元峻乳臭未干一小子,成不了大氣候。咱們人多,快把我救出去!誰救我脫險,賞一個億!”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一幫人呼啦啦圍上來。

“啪”的一聲,秦陸開槍了。

元峻也開槍了。

七八個人各持兵器,打起來。

房間內瞬間亂成一鍋粥。

那七八個人多半都是江湖老手,各門傳人,身手皆不賴。

元峻和秦陸身手再好,雙拳難敵四腳。

正當二人漸漸落于下風之際,窗戶全部被人從外面推開。

一陣陣陰風襲來。

緊接著成群成群的野馬蜂,像一團團大球似的蜂擁進來。

馬蜂太多,嗡嗡嗡的聲音震耳欲聾。

秦陸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元峻的手臂,就朝元老的臥室跑去。

跑進屋,他迅速將門和所有窗戶關嚴。

外面傳來嗷嗷的痛叫聲。

一幫身手極好的大老爺們叫得沒有人腔。

元仲懷的慘叫聲最大,凄厲如敗寇,如鬼哭,如狼嚎。

秦陸松開元峻的手臂,雙手環胸倚于墻邊道:“我外公那個老不守時的,姍姍來遲。”

元峻繃緊的神經松弛下來。

不愧是異能隊的元老成員。

出手招數就是與眾不同。

用馬蜂攻擊人,比用人攻擊人方便得多,事后也好收拾殘局,可操作空間大。

元老原本晦暗無光的老眼慢慢恢復精光,贊道:“鹿老同志,不愧是異能隊優秀的元老成員,竟有如此奇招妙術,可贊可嘉!”

秦陸唇角輕揚。

暗道,如果小老頭聽到這話,估計能感動哭。

一輩子尋求認同感,可惜在單位因為鋒芒太盛,又急功近利,一直被打壓。

在家里,因為惦記顧家的基業,也被大家防賊似的防著。

臨到老了,在元家人面前討得了一撥好感。

七八分鐘后,外面慘叫聲漸小。

秦陸將門推開一道縫。

看到鹿巍帶著幾個徒弟,正拿著繩子將這幫人挨個綁了。

這一幫人被馬蜂咬得鼻紅臉腫,鼻子腫得有拳頭大,臉腫得像嬰兒洗臉盆那么大,拳頭則腫得像頭那么大,腿腫得像棒槌。

身上沒一塊好肉。

元仲懷最慘,被咬得面目全非,眼睛腫得像核桃那么大,只剩一道縫,嘴歪鼻斜,渾身脹大足足兩倍,癱在地上,奄奄一息。

秦陸沖鹿巍喊道:“外公,收一下你的兵,我們要出去了!”

鹿巍應道:“好嘞!”

他將手食指和中指放到唇邊吹了幾聲口哨。

馬蜂成群結隊地飛進徒弟打開的蜂箱里。

等所有馬蜂都進了蜂箱,秦陸才打開門,對元峻和元老說:“好了,我們出去吧。”

元峻攙扶著元老出門。

來到鹿巍面前,元老一把握住鹿巍的手說:“鹿老同志,今天的事太感謝你了!感謝你雪中送炭,救我們于危難之際!天幸遇著鹿公,如暗室逢燈,絕渡逢舟哇!”

這評價相當高了!

尤其這種話,是從元老這種泰斗級的人物口中說出來,分量極重。

雖是口頭嘉獎,但于鹿巍來說,是生平受到的最大最榮耀的嘉獎。

鹿巍老眼一紅,老淚涌出來。

他吸了下鼻子說:“感謝元老的肯定,謝謝,謝謝您!”

兩個七八十歲的古稀老人抱在一起。

惺惺相惜。

鹿巍哭得更厲害了。

從前他老是笑話顧傲霆愛哭鬼,可是輪到自己,眼淚止不住哇!

門推開,元伯君帶著一行人走進來。

元峻回眸,問道:“爸,您是路上遇到什么事,耽誤了行程嗎?”

元伯君回:“沒有。路上遇到鹿叔叔,他說帶徒弟和蜂兵沖進來打頭陣,讓我們進來收拾殘局就好。”

他在那群腫頭腫臉的人中,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元仲懷。

他沖手下人一揮手命令道:“來人,把叛徒元仲懷給我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