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閃婚甜妻超幸孕 > 第982章 母子平安

姜妙無奈的伸手去捂他的嘴吧,“最后這個月是他們身體的肺部和脂肪成長的階段,在媽媽的肚子里多待一天,出生后就更健康,不不要亂講!早出生的那叫早產兒,身體會很弱的。”

盛星寒蹙眉:“還要再長大?”他看著她現在的肚子,幾乎都已經都心里陰影了,恨不得兩個小東西長在自己的肚子里,也不要再折騰她了。

然而越到后期,姜妙的情況越辛苦,她雙腿水腫,頻繁的胎動讓她時長剛剛睡著又被驚醒,因為想要順產,她每天還是堅持運動一下,家里的營養師和醫生也每天都為她做膳食管理,營養配備,胎心監護和身體按摩。

巨大的肚子,幾乎限制了她的行動,做什么事情都顯得十分笨拙,再加上后期的水腫以及幾乎只能靠在床頭或者盛星寒的懷里睡覺,也讓她覺得有些辛苦。

她知道盛星寒已經很緊張她了,更不敢在他面前表露出來自己的情緒,可是盛星寒還是察覺到了她情緒的低落。

想盡辦法的緩解她身體的不適,給她熱水水腫的腿,放松身上的肌肉,按摩抱著她睡,讓她有更舒適的睡眠,他幾乎包辦了她的日常起居,給他洗澡擦身體,吹頭發洗臉,就差親手給她刷牙了。

姜妙被他抱出浴室的時候,有點小心翼翼的問他:“我現在是不是很重啊?”

盛星寒挑眉:“不重,我能抱著你去跑兩公里。”

她笑的眉眼彎彎的看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躲在他的懷里不說話。盛星寒把床墊遙控起一些,讓她舒服的半靠在床上,拿著吹風機給她吹頭發,吹著追著,突然那姜妙肚子一緊,緊接著一陣劇烈的疼痛,下身傳來一股濕意……

她嚇滿臉淚水,一把抓住盛星寒的手說:“我好要生了……”

盛星寒關掉吹風機,扯了一個毯子將穿著睡裙的她裹住一把抱起來,邊往外走邊喊管家,司機,備車,打電話給賀醫生讓他們做好準備。

家里隨時待命的醫生也快速的穿好衣服來到客廳,給姜淼做了簡單的檢查,并將胎心和宮縮的儀器綁在她的肚子上,做好檢測,一行人直接上了車朝醫院而去。

一路上,盛星寒讓她平躺在座位上,自己則坐在那里將她的上半身緊緊的抱在懷里,從面上看他似乎十分的鎮定,抱著她握著她的手,在她耳邊輕聲的安撫她的情緒。

俯身低頭吻去她臉上因陣痛流出的淚水。然而一顆心就像被一只大手死死的攥住了一般,心痛又無助。

車子一緊醫院,就被直接推進了產房,全國最好的婦產科醫生在做了姜妙的情況評估之后,建議剖腹產,破水,宮口開的不好,又是雙胞胎,擔心她會陣痛很久都達不到十指。

盛星寒二話沒說直接在風險告知書上簽字,“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方法,我要姜妙好好的!”

賀醫生在旁邊看著盛星寒幾乎要殺人的眼,在心里為兩個孩子捏了一把汗,小崽崽們,你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姜妙直接拒絕了盛星寒進來陪產的要求,她批頭散發的躺在手術臺上,疼的痛苦尖叫,狼狽不堪,她不想這樣的自己給他看見。

盛星寒無奈的在手術室外的走廊上生生的捱了四十多分鐘。周小婷秦珊兩口子趕來的時候,手術室里面傳出了嬰兒嘹亮的哭聲,幾個人開心的抱成一團,盛星寒才驚覺自己背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護士把兩個小東西推出來的時候,盛星寒甚至看都沒看一眼,抓著護士問:“我愛人怎么樣了?怎么還沒出來?”

護士看著他緊張的樣子,連忙說:“母子平安,都很好,盛先生您別緊張,夫人已經縫合完了,馬上就出來。”

話音剛落,姜妙躺在移動病床上從里面推了出來,因為手術是半麻,姜妙人是清醒的!

只見盛星寒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眼尾直接紅了,快步走到他的身邊,彎腰伸手輕撫著她的臉,一時竟然說不出一句話來。

姜妙微笑問他:“孩子們你看了嗎?是兩個小崽崽,你想要個小公主的美夢破滅了!”

盛星寒搖頭,神色沉沉的說了句:“兩個兔崽子,怪不得那么能折騰人!”

姜妙無奈的苦笑,可憐的小東西們,這是注定爹不疼了,以后只好媽媽多愛一些了。

隨著姜妙后期恢復隨之而來的痛苦忍著腹部傷口的疼痛艱難的下地走路,漲奶,堵奶,發燒,等等一些列的辛苦,兩個可憐的小家伙在盛星寒心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簡直成了姜妙痛苦的罪魁禍首了。

這不剛滿月,盛星寒就在跟姜妙商量著直接斷奶,讓他們去喝奶粉,就是心疼自己老婆半夜起來喂奶,睡不好覺。

似乎兩個小家伙也意識到了自己不受親爹待見,每次盛星寒靠近的時候都特別的乖,不哭也不鬧,吃飽就睡覺。

可即便如此,依然擋住盛星寒吐槽他們皺巴巴的像個小老頭,丑八怪……

姜妙護崽,伸手拍他:“小孩子剛生下來都這樣,很快就長開了,你看他們皮膚白白的和你一樣,現在的鼻子都跟你一樣……”

盛星寒抱著自己老婆,側身撇了一眼正在小床吃手玩兒的兩個小怪獸,嘀咕了一句:“眉眼都長得像你……”

姜妙俯身細看:“是嗎?我看不出來呢。”說完她又頓了一下說:“都說兒子會長的像媽媽。女兒反而長的會像爸爸,以后咱們再生生個像你的小女兒吧……”

“你休想……”盛星寒一聽要再生孩子,臉都黑了。這樣的罪,這輩子他都不可能讓姜妙再受一次了。

姜妙轉身仰頭看他,神色溫柔的說:“一定是那天在廟里佛祖聽到了我們的許愿,讓那個被我弄丟的孩子,一起回來了。你說對嗎?”

盛星寒原本清冷的眼里此刻溢滿溫柔,他輕輕點頭,俯身吻上她的唇,“嗯……是他回來了。”

窗外秋高氣爽,門前的銀杏葉子隨風金燦燦的落了一地,連陽光都染了金黃,落在兩個小家伙的高高翹起的小腳丫上,他們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說著什么,大概是抱怨爸爸只想親媽媽,根本不管他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