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攝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門主母 > 第344章怒氣(加更求票)

許老族長眉頭一皺,“王妃,呃,不,縣主,這......這于理不合啊。

您是清河的縣主,您也不能只考慮一個人的死活啊。

您不讓沉塘,把春蓉帶走一了百了,可我們許家莊的人以后還怎么活啊?”

“是啊,縣主,給我們一條活路吧。”

“縣主救命啊。”

村民們一時間情緒激動,喊什么的都有。

顧楠眉頭微蹙,“這次若沒有春蓉站出來指責李青,李青也不會那么快被定罪。

春蓉她明知道站出來指證李青會讓她暴露在人前,名聲盡毀,她還是勇敢地站了出來。

她要為父親報仇,更要將李青這個畜生繩之以法,她是個善良大義的姑娘。

本縣主不覺得她名節被毀,相反,我更欣賞她的堅韌與善良。

所以今日我一定要帶春蓉走,至于你們許家莊......”

她轉頭看向許春蓉。

“春蓉,如果我說今日我做主,讓你與許家莊,許氏一族斷親,你可愿意?”

許春蓉愣了下,隨即認真思索起顧楠的話來。

斷親,意味著她以后不再是許氏一族的人。

從此她無姓無根,世間孤零零一個人。

可,她也能為自己的人生做主了。

許春蓉眼底迸發出一絲希冀的光亮,她跪在地上,深深磕了一個頭。

“我愿意,還請縣主為我做主。”

顧楠暗暗松了口氣。

雖然她有心為許春蓉做主,想將許春蓉帶走,但畢竟中間隔著許氏一族。

若許春蓉自己不同意,她也不能強迫。

顧楠轉頭看向許老族長。

“老族長也聽到了,今日由我做主,許春蓉與許家莊,許氏一族斷親。

這世上以后沒有許春蓉,自然也就不會影響你許家莊的名聲。

老族長請寫斷親書吧。”

許老族長徹底愣住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轉頭看向村里幾個族老,族老們也是面面相覷,一時間都有些猶豫。

他們心底是覺得失了名節的女子就應該沉塘的。

可縣主擺明了要保許春蓉,還要將她帶走,這是入了縣主的青眼啊。

若是將來有了什么造化,許氏一族豈不是眼睜睜失去一個攀附的機會?

眼看老族長遲遲不發一言,顧楠挑眉冷笑。

“怎么?莫非老族長這個時候還有什么顧慮不成?老族長不是說女子名節大過天嘛。

老族長要為全族的女孩子考慮啊,還請盡快寫斷親書吧。”

老族長被顧楠一番話擠兌的神色訕訕,也聽出了縣主話里的不悅之意。

當下不敢再耽擱,寫下了一式兩份的斷親書。

許春蓉毫不猶豫咬破手指,以血為印泥,在斷親書上摁下了手印。

“春蓉。”

許母哭哭啼啼,“娘這都是不得已啊,你要理解娘的苦楚啊。”

許春蓉抿著嘴角,一臉懇求看向顧楠。

“縣主能不能借我些銀錢?”

顧楠:“你要多少?”

許春蓉想了想,“一百兩吧,我以后一定會還給縣主的。”

顧楠笑了笑,“好,我相信你。”

吩咐如眉拿了一百兩銀票給許春蓉。

許春蓉接過銀票,深吸一口氣,跪在了許母面前。

嘴唇輕顫,最后叫了一聲娘。

“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叫您,以后您就當您的女兒已經死了吧。

父母生養之恩,先前拼死力證,險些丟了半條命,算是還了爹的養育之恩。

您逼我......”

她想說娘逼她去死,算是還了一半,話到嘴邊終究沒說出口,只將銀票遞過去。

“這一百兩夠您養老到百年了,算是我還了您的養育之恩,以后.....“

她閉了閉眼,聲音哽咽卻也堅定。

“就此拜別您了。”

她深深磕了三個頭。

許母泣不成聲,說什么也不肯接銀票。

許大嫂上前一步,一把接過銀票,然后將許母扶起來。

“婆婆快別哭了,這樣對我們兩邊都好,小姑能撿一條命,還不影響咱們的名節。

孩子她爹,還愣著干什么?快摁手印啊。”

許大哥在妻子的示意下,深深嘆了口氣,在斷親書上摁了手印。

許春蓉收好斷親書,再走回顧楠身邊,雖然面容仍有悲傷之色,但眼神卻比剛才清亮了幾分。

她將斷親書奉上,“還請縣主收留春蓉,以后春蓉當牛做馬,報答縣主。”

戚靜靜跳過來將她扶起來。

“哎呀,顧姐姐救你可不是為了讓你當牛做馬的,快起來。”

顧楠微微一笑,接過斷親書,“沒錯,我救你是因為你是個好姑娘,不是因為需要你當牛做馬。”

許春蓉淚盈于眶,重重點頭,“嗯,春蓉記下了。”

顧楠轉身看了一眼許老族長,將手里的斷親書晃了晃。

“我會讓人將這份斷親書公示出去,自即刻起,許春蓉與許氏一族毫無瓜葛。

從此她不再是你許氏一族的人,她的生死榮辱皆與許氏一族無關,咱們走吧。”

說罷,帶著戚靜靜,許春蓉離開了。

許老族長望著許春蓉離開的背影,隱約覺得自己好似錯失了什么,卻只能無奈地嘆息。

許母則直接哭暈過去,許大哥慌亂地抱著母親,又催促妻子去請大夫,亂成了一團。

回去的路上,顧楠心情十分沉重。

到了楠園,讓戚靜靜先安頓許春蓉,她徑直回了小樓。

蕭彥已經看完了平安帶回來的折子,正無聊,看到顧楠回來,不由雙眼一亮。

“楠楠回來了。”

目光落在顧楠臉上,不由神色微凝。

“誰欺負你了?”

顧楠在床邊坐下,情緒低落。

“沒人欺負我,只是今日我看到許多以前沒有見到過的事實。”

她將素月生活的環境,以及巷子里那些可憐的女孩子,還有許春蓉的事情說了一遍。

“雖然知道世道對于女子太過苛刻,可親眼所見,我還是覺得難受極了。

生不出兒子難道就是女子的錯嗎?生不出兒子就要被拋棄嗎?

養不活那么些子女為什么要生呢?養不活孩子的時候為什么就要拋棄女孩子?

更有狠心的還把女兒賣到青樓去,這種人簡直不配做父親,畜生不如的東西。”

“還有許春蓉,她明明是被李青迫害至此,為了家人才苦苦堅持活下來。

可我今日親眼所見,她的族人,她的家人卻齊心協力逼著她去死。

真的是太諷刺了,阿彥,我終于理解你說的那些話的意思了。

真的,和活著比起來,名節什么都不是,不過是世人給自己套上的枷鎖。”

顧楠越說越氣,臉頰因為怒氣染上一抹緋紅,向來清亮的杏眸越發透亮。

蕭彥第一次見到這樣生氣的顧楠。

他握住顧楠的手輕輕摩挲,紓解她的怒氣,聲音溫和輕柔。

“楠楠想幫助她們?”

顧楠鄭重點頭。

“那么,楠楠想怎么幫助她們呢?”

顧楠神色微頓,低頭認真思索起來,只覺得心底有一股陌生的情緒在涌動,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噴薄而出。

她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