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團寵真千金竟是玄門大佬 > 第725章 死兒子不死老子

身后是嘈雜混亂的聲音。
楚恒揉捏著手機走遠了一點兒,“嗯。”
他無語道,“我沒想到楚苒會對爺爺下手。”
誰能想到。
吳彩哭著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們都以為奶奶被什么臟東西纏住,鬼迷眼了。
奈何……
楚苒的下限比他們想象的還要低。
他揉著眉心,“我以為她會對我們三兄弟下手……”
楚洛也沉默了。
她也沒想到。
楚苒的月老紅線綁著的人,那都是青年才俊。
除了楚煒浩夫妻之外,不說楚家三兄弟和林周易了,就是腦子不怎么好的房開霽,那也是年輕英俊……
還有國外的莫里斯。
哪一個拿出來都是妥妥的帥哥。
但是……
楚正……
楚洛忍不住再次聯系靈臺里一直無聲無息的系統:【你剛才去確認了嗎?楚苒真的不是np文女主……】
系統暴躁:【不是不是!我是正經的系統,我不搞顏色的。她就是……平平無奇的天道寵兒。沒有那么多附加屬性。】
楚洛和楚恒又聊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她坐在花園里,山上花木凋零,虬枝猙獰糾纏。
只有一株不符合季節的海棠花開得茂盛。
楚洛雖然閉著眼睛,但是靈臺卻很活躍。
楚洛:【現在想想,楚苒在有未婚夫的情況下,還綁了八根月老紅線,現在就連楚正也……這就是天道寵兒的魅力嗎?誰都無法逃脫。】
系統急了,在靈臺里狂吼:【不是!天道寵兒沒有這樣的魅力!天道沒有給天道寵兒這樣的屬性……你不能污蔑天道啊!天道再眼瞎,也不會這么沒品的……】
它狂吼。
楚洛:【你又不是天道,怎么知道天道寵兒沒有這樣的屬性?天道想讓自己的親閨女成為萬人迷,不行嗎?】
系統:【……反正我就是知道。宿主,我是系統,我對這個世界很了解的。】
楚洛:【你對這個世界、對天道都很了解。】
原本還跳腳的系統,瞬間安靜如雞,再無回復。
楚洛冷笑一聲,再次閉上眼睛。
江城。
楚家。
楚恒掛斷了手機,輕輕呼出一口氣,走進了別墅里。
楚苒坐在沙發一角,低頭抽噎。
她身上裹著一件黑色風衣,兩條白皙的長腿露了出來。
而站在一旁,被扯得衣服散亂的楚正,被吳彩指著鼻子罵。
楚旌見楚恒過來,用眼神詢問。
楚恒緩緩搖頭,“洛洛說,她也不知道楚苒為什么要這么做。”
誰能想到……
楚苒會……
他們都防備這楚苒要對他們三兄弟下黑手的,誰能想到!
客廳里的爭吵已經極其激烈了。
吳彩氣的幾乎要背過去,被楚煒浩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媽,你消消氣,說不定是誤會!”
“誤會?什么誤會!我親眼看到的。”吳彩指著楚苒,“你看看她里面穿的什么,她和你爸抱在一起,是誤會嗎?”中信小說
風衣是楚煒浩怕楚苒難堪,拿去給楚苒的。
當然知道里面穿的是什么……
一件性感的黑色蕾絲睡衣。
楚正花白的頭發都被扯得凌亂不堪,哪兒還有什么楚家老爺子的風度,只皺著一張臉,“什么叫抱在一起啊!我……我沒有。”
“你沒有,你們抱在一起,還沒有!你個老不修的,你要不要臉啊!你都多大歲數了,你還……”吳彩氣的心頭突突的。
楚正哎呀好幾聲,“苒苒,你別光顧著哭啊!你說話呀!”
楚苒還是低頭抹淚,一言不發。
“爸,你……”
楚煒浩直突突的嘆氣。
吳彩老淚縱橫,“楚正,我們幾十年的夫妻……我居然都不知道,你好這一口。”
“你喜歡年輕漂亮的,你跟我說啊!我隨時可以不要楚太太的身份。”
“你……你……”
楚正無法辯駁,只能一個勁兒地道,“老婆,真的不是這樣的。我哪兒喜歡年輕漂亮的啊!我從以前到現在,我就只喜歡你啊!”
“呵!”吳彩已經止住了哭泣,心力交瘁地搖著自己的手,“不用說了。我們離婚!”
“啊!怎么就鬧到要離婚了。”楚正快步走到楚苒旁邊,拐杖一下一下地砸著地,“你說話呀!你被光顧著哭,你把事情說清楚啊!”
楚苒還是一個勁兒哭。
楚正急得眼前發黑。
又是去看兒子,又是去看孫子。
兒子滿臉厭惡,孫子一臉嫌棄。
他沒有啊!
“我就是再畜生,也不可能對自己的孫女下手啊!”
吳彩已經恢復平靜了,神色還是怏怏的,卻沒有再哭了,“又不是親的。”
楚正哎呀一聲,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這時,宋千雅從別墅外走了進來。
她也是擔心楚苒鬧得太厲害,把兩個老的給氣到了。
才走進來,就聽到吳彩連聲道,“離婚、離婚!你什么都不用說了。”
宋千雅:“……”
兩老的感情其實很好。
楚正年輕的時候對吳彩一見鐘情,即使吳彩出身不好,他還是堅持把吳彩娶了進來。
結婚之后也是琴瑟和諧,就算吳彩生楚煒浩的時候虧了身體,無法再生育,楚正也是照寵不誤。
退休后,更是帶著吳彩四處旅行。
楚正雖然經商能力不行,但是寵老婆的能力那是一流的。
難道……楚苒真的得手了。
不能吧!
宋千雅看了看楚苒。
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喜好還是清楚的。
楚正都多大歲數,楚苒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誰知道,原本還急得不行的楚正,看到宋千雅進來,眼睛唰的一亮。
“不對啊!我……我是想趁著兒媳婦不在,去他們臥室里偷戶口本,好把苒苒的戶口挪進來……”
“我去的是阿浩和兒媳婦的臥室啊!”
他眼睛灼灼的看著吳彩,“老婆,苒苒進的是阿浩的房間啊!她是把我認成了阿浩呀!”
他激動地解釋,“當時窗簾拉著,我不敢開燈,就抹黑找戶口本……她肯定是認錯人了!”
“把我認成了阿浩!”
“老婆,我是無辜的啊!”
“是阿浩啊!不是我!”
吳彩皺眉。
楚煒浩:“……”
他心下一慌,去看宋千雅,果然看到宋千雅臉色垮了。
“老婆,你聽我解釋……”
不等他說完,宋千雅已經冷笑一聲,視線在他和楚苒之間打了一個轉,轉身就走。
楚煒浩連忙沖過去,抓著她的胳膊,“爸,明明是你和楚苒之間的事情,你怎么能推到我身上?”
楚正神色已經恢復正常了,他一臉不贊同的搖著頭,走到了吳彩的旁邊,“老婆,我想起來了。楚苒進來的時候,抱著我喊了一聲爸!”
吳彩皺眉,半信半疑。
“老婆,你想啊!我就算真的想瞎搞,也不可能去兒子的臥室吧!當然,我也不想瞎搞。”
吳彩已經信了。
看向楚煒浩。
楚煒浩覺得自己吃了一口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這不……明明是來解決爸和楚苒之間的事情嗎?
怎么就扯到他身上來了啊!
他瞪大眼睛看向楚正。
楚正一臉正氣,雙眼鄙夷。
楚正:對不起了。老婆面前,當然死兒子不死老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