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王楠楠 > 第2249章 罔顧大道

“這天門……我叩定了!”
陳東意氣風發,叱聲如雷。
通過“壓身問心”后,他雖然不像崔聞道那般一步入圣,卻也是經歷了一次蛻變,不論是身體,亦或者是氣勢。
壓身問心,魔亦為道。
紫氣東來,老子騎牛而來親自證道。
這番蛻變后,陳東身上的魔性依舊,卻更多了灑脫不羈的空靈之氣。
天下至高的殺伐之意,卻是在他的身上“軟化”了下來,與他身上的各種力量,達到了一種完美的平衡狀態。
倒不是說魔性的殺伐被削減了,而是如今的陳東就仿佛對魔性加持了一柄刀鞘,收斂住了鋒芒,可一旦魔性再出鞘,卻依舊是天下至高殺伐!
“好!”
陳道君大笑了起來,衣袍翻飛,須發亂舞,手握軒轅劍,豪氣沖霄:“東兒,他們已經為你護道功成,這最后的三十米,就讓大伯來為你護道,你只管向前,扛過了這波壓身問心,你只管去叩響那天門,這賊上蒼……若是再敢造次,罔顧大道,一切……大伯來為你擋!”
嗡隆!
話音落下,陳道君周遭的空間猛地一震。
氣勁轟鳴席卷,他手中的軒轅劍更是爆出一聲劍嘯龍吟。
這一刻,陳道君前所未有的釋然和暢快。
陳東順利的度過了“壓身問心”,而且是以魔身,身懷魔性直接力證“何為道”通過的,最后距離天門的三十米,在他看來,不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手到擒來!
這就好比陳東用最“薄弱”的知識儲備,在“壓身問心”這張答卷上答出了滿分答卷,甚至天門的抖動,儼然像是在回應陳東的這份答卷并不是陳東的水準是滿分,而是這份答卷只有這一個滿分。
這樣的乾坤逆轉,上蒼就算是想要再否定,也得掂量著要不要顧及大道了!
陳道君不知道陳東到底是怎么度過“壓身問心”的,但他卻清楚,最后的三十米,一定會風平浪靜,不會再有任何異變出現。
乾坤逆轉局,也該直叩天門,直入上蒼了。
之前上蒼一次次增加踏天的天威,儼然也是有所顧忌,答卷已經交出來了,滿分答卷如果上蒼還繼續罔顧的話,怕是“它”的顧忌,也會真正的印照在“它”的身上。
而現在陳道君所需要承受的,則是現有階段上的天威強度,化身陳東的一道屏障,抵擋一切,好好的護著陳東邁步走向天門!
“那么多人都離開了,那么多人都為這次踏天路付出了生命,如今……也該我上去,把他們全都帶回來了!”
陳東目光灼灼,深吸了口氣,卻是看向前方的陳道君:“多謝大伯……為我護道!”
話音未落。
他直接在天路上,卷攜著磅礴滔天的魔性黑氣,一步朝前邁出。
輕松的一步。
前所未有的輕松。
這一步邁出,之前那種抬腳如拔山的感覺,都全然不在,就好像是真的平地邁步一般。
“這就是通過壓身問心后的感覺嗎?”
陳東眼中精芒一閃。
可就在他右腳落到天路上的瞬間,異變陡生。
咔的一聲!
腳下的幽冥地獄,突然就像是玻璃一樣,從陳東的右腳下,直接崩裂出了一道裂紋,綿延而出。
“空空大師最后的遺留,怎么會這樣?”
陳東的心境猛地掀起了一絲漣漪。
空空大師為了這次踏天,真的是蠟炬成灰淚始干,為他護道拼到了最后一口氣。
而隨著空空大師圓寂,這為他抵擋“壓身”之力的幽冥地獄,也是成為了空空大師在天下人間最后的遺留。
“功成身退,南無阿彌陀佛!”
陳道君也察覺到了陳東一腳邁出后,幽冥地獄的變化,神色動容,口誦一聲佛號。
他是前輩。
只是一直藏身于世。
甚至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空空大師沉迷武道,還一心與他并論。
但在陳道君眼里,空空大師不過是一個小孩。
一個從跳脫的小沙彌,漸漸地肩負起了天下興亡,鑄就了“陸地佛陀”之位,然后再為天下圓寂。
這樣的蛻變,此時陳道君察覺到幽冥地獄的變化后,心中也是五味雜陳。
陳東神色變化了一下。
卻是僅僅驚措一瞬,便是再度抬腳,邁步。
一步步走出。
幽冥地獄卻是定在了天路之上,而隨著陳東每一步落下,他就像是踩碎玻璃一樣,腳下的幽冥地獄都會崩裂出一道道裂紋。
不過五步。
陳東已經走到了幽冥地獄的邊緣處。
而腳下的幽冥地獄,也是徹底崩裂的不成樣子,滿覆蛛網般的裂紋。
從幽冥地獄中散發出的森寒之氣,也在急速衰退。
“這一步邁出去后,幽冥地獄或許就崩解了,空空大師最后在這世上的遺留,也隨之而去。”
陳東下意識地頓住了腳步,低頭看了一眼幽冥地獄,然后,一步邁出了幽冥地獄。
啪的一聲!
正如陳東所想的那樣,當他一步邁出幽冥地獄后,腳下早已經崩裂出無數裂紋的幽冥地獄登時如同玻璃一般,崩裂成了無數片,地獄森寒驟然消失,而無數崩裂的碎片,更是頃刻間煙消云散。
與此同時。
陳東的身形猛地下沉了一下。
一股浩蕩如獄的恐怖壓迫感,在他邁出幽冥地獄的瞬間,卻是直接蠻橫地傾軋到了他的身上。
不好!
陳東眼中精芒爆射,急忙定住身形,猛地沉腰。
轟,轟,轟……
周身魔性黑氣瘋狂宣泄,而周遭聳立的魔性黑氣龍卷,此刻竟是瘋狂扭動旋轉,甚至隱隱有紫氣潑灑逸散而出。
什么?!
陳道君悚然一驚,然后睚眥欲裂。
“甘霖娘!為什么壓身之力沒有消失?”
一番破口大罵,直接爆粗口。
這一刻陳道君須發皆張,怒目圓睜,周身磅礴氣勁更是瘋狂橫推向四面八方,轟鳴炸響。
陳東一步邁出幽冥地獄后的異樣,分明就是“壓身問心”的壓身之力,并沒有消失!
可是……明明通過了“壓身問心”,問心自證成功了,為什么壓身之力還會存在?
“好險!”
陳東怒目圓睜,看著腳下的天路,卻是心有余悸。
惶惶如獄的壓身之力,猝不及防下,轟然降臨到他的身上,就如同泰山真實存在直接鎮壓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問心成功,又有磅礴魔氣瞬間頂住,單單這一下,就夠前功盡棄的了!
嗡隆隆……
與此同時。
遮天蔽日的純白色南明離火,卻是在此刻,再度翻滾沸騰起來。
只不過在轟鳴涌動的同時,卻不是朝著陳東和陳道君而來,而是……包裹向了天路!
之前是南明離火局限在天路之上,縱使遮天蔽日,也依舊在天路之上。
可現在,南明離火的純白色卻如潮涌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掀起沖霄浪潮,逸散向了天路之外。
“賊老天!”
剎那間,陳道君轟的爆發氣勁,豁然轉身,執劍指向天門:“爾……誓要絕人道,絕天下,罔顧大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