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我的替嫁女總裁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兄弟倆的比試
  時間來到第四天。

  今天是二十四進十二的比賽日。

  昨天的勝者明明有二十五位,可夏侯一戍自然是無法再繼續比賽的,所以就直接被除去資格了。

  接下來的一場。

  段春對戰段夏。

  幾乎所有有頭有臉的武者以及高層全部都來觀看這次的比賽。

  段家兄弟一直都是這屆出馬弟子的佼佼者。

  可兩兄弟卻一直沒分出個勝負。

  這一次,會有不同的結果嗎?

  我們拭目以待。

  比賽開始前,段春和段夏坐在一起。

  段春將水杯遞給段夏。

  隨后關心道:“怎么樣?緊張嗎?”

  “哈哈哈,大哥,這句話得我問你吧,你覺得你贏得了我嗎?”

  段春也笑了。

  “當然,咱們這次就好好的一較高下吧!”

  段春隨后擰開水壺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可這時,段夏卻看著水壺發呆。

  段春自然是注意到了弟弟的異常。

  “怎么了?”

  “春,你是哥哥,所以我想問你一件事……”

  “啊?”段春有些受寵若驚,名義上他確實是哥哥,因為他比段夏先出生三分鐘,可一直以來,段夏都比段春要果斷的多,所以他從來不會去問段春的意見,段春在這種情況下也逐漸開始依賴段夏的判斷。

  可就在此時。

  他,段夏居然要開始詢問自己的意見。

  “你……你說……”

  段春總感覺有種違和感,今天的段夏異常的冷靜。

  段夏深吸了一口氣。

  隨后鄭重其事的說到:“咱們,就以這場的勝負來評判吧。”

  “什么?”段春還是沒太搞懂。

  這時段夏繼續說到:“這次,誰贏了,誰就去和冬寶表白!怎么樣?!”

  段春傻了,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段夏。

  “段夏……你……”

  “你答應不答應?!”

  段春一下子懵了,他沒想到段居然是這樣想的。

  可換作段的視角內卻并不覺得奇怪了。

  因為段夏很清楚,自己只不過是在逞強,一直以來,自己也不過是不停的追隨著段春的腳步。

  自己很清楚,公孫冬心是喜歡段春的,自己不應該奪得他們的幸福,不甘心……當然不甘心。

  可哪有如果,段夏看的很通透,喜歡這件事,必須是互相都喜歡,兩情相悅才好。

  他即便贏了恐怕也不會去表白,他知道自己一定會輸,所以,至少是為了自己的哥哥不再迷茫。

  他要讓自己的哥哥贏!

  “怎么樣?!想好了嗎!”段夏又變回了以往強勢無比的態度。

  段春眼神逃避,他還在猶豫,或許是出于作為哥哥的責任感,他還是有些不忍心。

  段夏知道他還是沒下定決心,便惡狠狠的說到:“你放心吧,我才不會輸呢,等到你還這樣猶豫不決的時候,我早就已經開始表白了!”

  ……

  戰斗開始。

  兩人都朝著對方沖去。

  評委席上。

  葉虎觀察著兩兄弟。

  他看了一眼對戰名單。

  “本來想收拾了夏侯家的那家伙,沒想到査新可失敗了,夏侯,孽緣啊。”

  段夏一腳踢去。

  段春趕忙彎腰閃躲。

  段夏的攻擊很是激烈,絲毫不給段春喘息的機會。

  段春一直在連連后退。

  段夏占據著上風,可他自己也知道,這不過是表象,直到現在,段春都只不過是在閃躲。

  他根本就沒開始攻擊。

  這種態度也讓段夏無比火大。

  邊打邊喊到:“怎么了!天才!段家門面!怎么不動手!來啊!你就這么寶貝你的混蛋弟弟嗎?!”

  段春又接著后退。

  段夏窮追不舍,段春已經退到了戰場邊緣。

  他再向后退去,發現后方已經是墻壁了。

  就在這時,段夏的拳頭毫不留情的砸向段春。

  段春一個扭頭躲開了攻擊,可那墻壁居然直接被拳頭砸出了一個大洞。

  段春這時眼疾手快,重心向下一記橫掃,段夏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懵了,就在段夏身體騰空馬上就要失去平衡之時。

  段夏突然一頭砸在段春肚子上。

  兩人就這么都一同摔倒。

  眾人看著這般景象也是直呼過癮。

  兩人的較量一直是這樣,段夏的攻擊,強且快,而且即便是自己處于劣勢也會繼續死死的咬住對手。

  而段春的戰斗風格卻截然相反,雖然段春看著文弱不少,可他的力量要比段夏強,他所追求的是對手在露出破綻之后,瞬間給予其致命的一記。

  無論怎么說,雙方這風格迥異的戰斗方式,在今天這番的交鋒之下,也著實讓人直呼過癮。

  兩人又都再次站了起來。

  段夏率先說到:“得了,哥,拼體術,我還真不是對手。”

  “所以呢?”段春問到:“你是打算放棄了不?”

  “哼。”段夏冷哼了一聲,隨后將自己的雙手握緊。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哥,你也別收著了,趕快開始吧!”

  段春明白了段夏的意思。

  兩人現在要比試的,是出馬弟子之間才有的獨特的較量。

  “段家。”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到。

  “第八十五代弟子。”

  “段春。”

  “段夏。”

  “再次先謝過二位仙家。”

  “弟子段春,有請,蟒大爺。”

  “弟子段夏,有請,常大爺!”

  嗡嗡嗡!

  兩股真氣開始聚攏。

  出馬弟子獨特的比試。

  如果兩方都是出馬弟子,那比試的就不止是仙家附身之后的力量,而是在附身之前,雙方的耐性。

  要知道,出馬弟子只能讓一位仙家附身,可因為各個仙家所運用的都是自然的力量。

  以至于仙家在附身之前,兩個仙家的力量會有某種程度的融合。

  更別說是常和蟒這兩種極其相似的力量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就要看誰能夠同時接納兩種力量,并成功被仙家附身。

  這個過程絕對是痛苦無比的。

  兩人不止要吸收兩種力量,還要逐漸適應另一種不屬于自家仙人力量的反噬。

  這過程沒有任何的身體素質或者體術的影響,比拼的就是一個心里的耐性以及接受痛苦的程度。

  “啊!來!”

  “來!”

  兩人說完之后,兩種力量果然開始陸陸續續的同時進入到雙方的體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