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小福寶遭人嫌?全京城都拿命寵我 > 第245章 熊孩子們

  向姑姑他們勸不動,沒有辦法,只能聯合起公子們的小廝,在樹底下站了成了兩圈,仔細的盯著樹上的情況看。

  萬一公子姑娘們掉下來,他們也好當一個人肉墊子,稍稍緩沖一下,可別摔壞了這群祖宗啊!

  大家盯得很緊,一個個也很緊張。

  小孩子們倒是很高興,哪怕是最安靜的沈華棠這會兒也有些控制不住。

  特別是劉合萌特別會帶動情緒,稍稍蠱惑幾句,沈華棠就抿著唇,跟在歲歲之后。

  她到底還是顧及著臉面,也知道自己是在王府,所以也沒敢太過,盡可能的護在歲歲身后,想著小姑娘就算是掉下來,還有她在身后托著呢。

  海棠樹雖然大,但是架不住孩子多啊。

  豐玄蒼剛爬上去,就被嫌棄,又下來了,如今正在樹底下觀望著,以防不測。

  但是豐玄瑞幾個往樹上一堆,就顯得有些擁擠了。

  特別是豐玄瑞和豐玄彬爬著爬著,爬不動了!

  他倆擠在最前面不動,歲歲緊跟在七哥身后,對方不動,她也動不了。

  排在她身后的劉合萌跟沈華棠也就動不了。

  一個個跟樹熊似的,抱著樹一動也不敢動。

  豐玄彬有些力竭,還差點往后退了一步,直接坐到歲歲頭上。

  向姑姑看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問題是,她還不敢驚呼出聲,生怕嚇到小公子們,豐玄彬再堅持不住,直接掉下來!

  他這一掉下來,后面跟著的估計都得被他帶下來。

  爬樹還是太危險了。

  向姑姑心想,以后帶著歲歲繞著樹走,可不能讓小郡主遇到危險。

  之前的事情,已經在她心里留下不小的陰影。

  向姑姑想,她不能害了孩子一次又一次的!

  王妃信任她,對于之前的事情,也就提了幾句,沒再多說。

  向姑姑自己心里過意不去,最近幾日把歲歲看的很緊。

  向姑姑心里想著事情,眼睛也緊緊的盯著。

  豐玄彬也知道,自己身后還跟著妹妹。

  所以,不行,抱不住,也得抱緊了!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抱著樹不撒手,一邊哼哼還一邊提醒豐玄瑞:“六哥,你快爬啊,我抱不住啦!”

  爬的時候還可以,但是一旦停下來,就需要不小的力氣來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掉下去。

  與其在這里等,不如往上爬。

  豐玄瑞也想爬啊!

  但是上面好高啊!

  而且樹枝還分叉了,有些太細了,不適合下腳,有些太遠了,夠不著。

  豐玄瑞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走。

  他卡住不動,其他人就得在后面等著。

  這一等,小孩子們的體力也都耗盡了。

  祁王妃聽說消息,匆匆趕來的時候,就看到小孩子們排成排掛在樹上。

  豐玄彬的嗓子都帶著哭腔了:“六哥,你倒是爬啊!”

  豐玄瑞嗓子也是啞了:“我我我爬不動啊!”

  歲歲沒說話,就老實的抱著樹。

  小樣子看著憨態可人。

  如果不是在樹上的話,祁王妃可能還會多欣賞一會兒。

  但是在樹上啊!!!

  天吶,你們這群熊孩子,你們在干什么???

  祁王妃的心直接提了起來,還不敢高聲喝住他們,生怕嚇到他們再松了手。

  祁王妃輕聲指揮著府上的家丁仆從們一起,又安撫住了孩子們,這才一個個的把他們接了下來。

  歲歲一下來,發現母妃,眼睛就亮了,高高興興的撲地過來:“母妃!!!”

  祁王妃原本還想說教幾句。

  看到歲歲飛揚的眉眼,知道小姑娘很高興,什么掃興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溫柔的將小姑娘抱了起來,輕輕的貼了貼:“走,吃飯去。”

  說教的事情,之后再說吧。

  祁王這會兒正在陪郭姨娘說著話。

  兩個人其實真不算熟,郭姨娘入王府五年多的時間。

  相比王爺,郭姨娘跟王妃相處的時間更久一些。

  王妃待人寬和,對于郭姨娘也沒有輕之賤之。

  這讓郭姨娘的心里很安穩。

  她想,自己雖然出身不算是太好,但是命不錯。

  至少王府的主母不搓磨人,對于她們這些妾室,只要安分一些,也不會管束太多。

  任側妃雖然性子有些跋扈,但是只要不招惹她,就不會有事情。

  郭姨娘原本想的是,這輩子如果能這樣安穩的過,其實也挺好的。

  至少,有了王府的背景,自己家的生意,也好做一些。

  萬萬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會有孩子。

  這算是平淡又枯燥日子里的一個驚喜。

  郭姨娘這一上午,心情都很激動,睡不著,想了很多。

  對于王爺過來看她,也談不上多激動。

  畢竟她跟王爺,真的不熟啊!

  而且,王爺沒話找話的樣子,聽著好尷尬。

  問題是,兩個人還要這樣多聊一會兒。

  王爺想以寬和的態度,讓郭姨娘安心,好好孕育孩子。

  郭姨娘也不想讓王爺多想,畢竟還在人家府里吃飯過日子嘛,所以也得好好表現。

  而且,以后孩子在府上,得王爺青眼,自己這個親娘,日子也會更好過。

  所以,不管熟不熟的,尷不尷尬的,也得強行聊著。

  聊到最后,王爺甚至干巴巴的問了她一句:“餓了沒有?”

  郭姨娘又不傻,知道王爺這也是實在沒話說了。

  她輕輕的點點頭:“餓了。”

  祁王沒說走,在郭姨娘屋里擺了飯。

  兩個人又吃了一頓,看著還算是和諧的飯。

  郭姨娘有孕,祁王沒讓他伺候著,布菜事宜都是隨四在做。

  郭姨娘有些不好意思,祁王不在意的擺擺手。

  祁王心里還惦記著自己的小乖乖。

  所以,吃過飯,又跟郭姨娘說了些讓她安心的話之后,便起身離開了。

  他這一走,郭姨娘覺得天也藍了,水也清了,心也安了。

  可能是相處的時間太短了,再加上身份的差異。

  郭姨娘面對王爺的時候,心都是提著的。

  人也是緊繃的,自然談不上多快樂。

  如今人走了,屋里就剩下自己跟相熟的婢女,這讓郭姨娘長長的松了口氣。

  婢女良兒在一邊看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不過,她還算是機靈,并不會多說什么,只安靜的干著自己手里的活計。

  祁王吃過飯,溜達著回了主院,還想找自己的小乖乖貼貼一下。

  結果,剛回來只看到王妃,沒看到歲歲。

  這讓祁王忍不住挑了一下眉,輕聲問道:“我的乖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