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小夫人嬌軟可口,禁欲池總纏上癮 > 第157章 你不配議論池妄!

姜幼還沒開口,喬沐禾就開始冷嘲熱諷。

“姜幼,我是真沒想到,之前口口聲聲說要贍養爺爺,現在竟然想毒害他!你是跟著池妄過上好日子了,覺得爺爺是個累贅,想擺脫這個包袱,過你的清閑日子是嗎?”

喬沐禾冷呵一聲,“上次還怪我拎牛奶來看爺爺,我是對爺爺關心少了點,但我至少沒你這樣心思歹毒!”

出于禮貌,姜幼沒有打斷她,任由她站在道德制高點,數落一大堆。

待喬沐禾說完,姜幼才幽幽轉過頭。

看向無中生有的喬沐禾,無語的翻白眼,“你編故事能不能講點邏輯?外公從小將我帶大,是我最敬重的人,我從來都沒有覺得外公是累贅。”

喬沐禾剛才那番話,一聽就是在嫉妒姜幼,擱這陰陽怪氣。

姜幼不再任她欺負,譏誚一笑,“你都說我和池妄過上好日子了,會差外公這點醫藥費?”

“只有像你和你爸這種,欠了一屁股債,連自己溫飽都無法解決的,才會覺得外公生病花錢,拖累你們。”

“你——”喬沐禾被嘲諷的臉色發青,可又無從反駁!

“怎么,我說得有錯?當初你和你爸一致要拔外公氧氣罐,我拼死都要救外公,如果我想害他,我何必送他來醫院?”

喬沐禾被懟的啞口無言,不想輸了氣勢,厲聲質問,“你沒有,那爺爺是怎么中毒的!”

姜幼皺起眉,她也不知道原因。

外公在外面沒有仇人家,誰會害外公?

喬沐禾疑問,“這碗藥,都經過了誰之手?”

姜幼陷入沉思,“藥只有我和池妄碰過,沒有別的人靠近……”

“等等,池妄也碰過?”喬沐禾一驚一乍。

姜幼睨了她一眼,“你在發什么神經?”

“你都說了,只有你們兩個人碰過這碗藥,下毒的不是你,那不就是他嗎?!”

“……”

姜幼被喬沐禾的話無語到,“難怪你這腦子考不上大學,藥就不能事先被掉包?你是沒人懷疑,都懷疑到他身上去了?”

外公的命是池妄救的,池妄為外公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如果池妄真的想害外公,外公早就沒命了,何苦還對外公這樣好?

再說他有什么理由要害外公?

喬沐禾見姜幼這樣相信池妄,壓低聲音,“姜幼,你以為池妄是真心想救爺爺?我聽外面人說,當初池妄爸爸是被你爸媽害死的,還害他們一家不得已躲到國外,這種深仇大恨,他怎么可能不起報復心思?”

姜幼聽了這話,心里很不舒服,“你到底想說什么,你不配議論池妄,他為外公做的,比你這個親孫女都好,你別想往他身上潑臟水!”

喬沐禾冷哼一聲,陰陽怪氣地湊到姜幼耳邊,“你這樣相信他,你又了解他多少?池妄承諾過給你名分嗎?他以后不結婚,娶你這個殺父仇人的女兒?你現在正好十八歲,年輕稚嫩,對于池妄來說,玩玩兒你,和殺父之仇,這是兩碼事!”

姜幼猛的扭頭,攥緊了手指,眼神冰冷的盯著她。

喬沐禾見她不說話了,就知道自己猜對了,池妄根本沒有想娶她!

喬沐禾抱著手臂得意洋洋,“這種男人我見多了,為了哄女人開心,表面上可以為你做一切,背地里不知道怎么不折手段玩死你!就你這種單純沒腦子的,掉進他溫柔漩渦里,跟他在這里兒女情長,其實他心里恨姜家都恨透了!他要是真的干凈,為什么和醫生說話,要避著你?”

“你給我閉嘴!”

姜幼忍無可忍,狠狠瞪著她,“你到底是不是來看爺爺的?如果你再在這里挑撥離間,你就給我滾出去!”

她怎么會看不穿喬沐禾的目的?

喬沐就是來找她晦氣,給她添堵的!

姜幼很少發這樣的脾氣,像逼急的兔子張嘴咬人似的,眼神兇狠。

喬沐禾見姜幼敢讓她滾,跳腳想罵。

余光瞥見門被推開,一抹高大的人影立在門邊。

喬沐禾心生一計,立刻把話咽回去,拍了拍姜幼肩膀,語重心長說,“姜幼,我知道你心里,也在懷疑池妄毒害的爺爺,到底要不要報警,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姜幼冷冷睨了她一眼,想讓她滾,喬沐禾自己拿起包,識趣地走了。

走到門口,迎面碰上池妄。

喬沐禾驟然感覺到壓迫,對上池妄涼嗖嗖的眼神,她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當做什么也發生,擦肩而過。

走了幾步,她硬著頭皮回過身,譏誚笑道,“池總,您還真是好手段,把我妹妹哄得團團轉,明明懷疑是你做的,還一心想要包庇你。”

池妄下頜繃緊,陰冷的看著喬沐禾。

賀詞面無表情警告,“你再胡言亂語,讓你去監獄住兩天?”

喬沐禾縮了縮脖子,覺得不甘心,“池總如果能澄清自己,那最好不過,但想必池總也看到了,姜幼并不信任你。”

“不過你放心,她不會跟你挑明,撕破臉,畢竟你是她的長期靠山,抓了你,以后就沒人罩著她了。”

喬沐禾意味深長的諷刺完,快步走了。

池妄俊臉毫無血色,扶著門框的手指森然泛白,渾身籠罩一股寒意。

賀詞擔憂的扶住他,想安慰,“池總……”

“不要緊,你去買飯,清淡點,按照她喜歡的口味。”

池妄平息好眼底起伏的暗涌,一身清冷的推開門進去。

姜幼正坐在椅子里消化情緒,池妄走到她身邊也沒發現。

池妄低頭出聲,“在想什么?”

姜幼睫毛顫了下,眼里的情緒沒收住,怔怔地抬頭,“哥哥……”

池妄看她眼眶泛紅,欲言又止的模樣,握著椅背的手指緊了一下。

喉結滾了滾,把話也咽了下去。

他什么也沒說,去洗手間打了盆溫水過來,挽起衣袖,繳了毛巾,給姜幼擦拭手上的血。

姜幼這才反應過來,她手上沾了外公的血。

池妄沒地方坐,便蹲在姜幼腳邊,拉著她的小手,把她每一根手指都擦拭干凈。

賀詞在門口看著,心疼的要命。

池總什么時候這樣屈尊伺候過人,連自己的傷都不顧了!

姜幼胸口悶悶的,看池妄細致的為自己擦手,心情這才緩過來,“哥哥,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喬老爺子中的是一種急性劇毒,一小時就會毒發身亡。

幸虧發現得早,及時送來醫院,才挽救老爺子一命。

不過老爺子內臟受損,恐怕要修養很久才行,日后會不會對他有影響,還得看造化。

池妄不想讓姜幼擔心,垂著眸說,“老爺子沒事,在醫院修養幾天,就可以接回去。”

姜幼擰眉,“那外公怎么會吐血?”

“吃錯東西了。”

外公明明是中毒,池妄為什么要回避話題?

姜幼猜測肯定是外公情況不太好。

她看著池妄的眼睛,“哥哥,你別騙我,吃錯東西是食物中毒,怎么會吐血到急救?”

池妄動作一僵,抬頭對上她的目光,“你不相信我?”

“啊?沒有……”

他把毛巾扔在盆里,“小小,如果你相信我,這件事就交給我處理,查清楚原因,我會給你一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