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的覺得梨神真的很適合我們這里,只可惜她對我們這里不感興趣。”

“人比人氣死人,想當初我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進來的,然而,到了梨神這里,卻壓根不想來。”

“每個人想法不一樣,不過,梨神是真的厲害,她從來都沒有讓我們失望過。”

只要有梨神他們就絕對不會失望,她是真的很厲害。

可惜的不光只有他們,還有沈鈺,沈鈺一直在挖人,然而,不管他開出什么樣的條件來。

季清梨就是不來。

“梨神,真的不考慮嗎?反正你現在也在帝都,就算不愿意來上班也沒有關系啊!”

“沈鈺,我真的還有別的事情。”

網絡這一塊,她只是感興趣。

“研究院嗎?你的興趣是在研究院那里?”

剛剛他不就是到研究院去接的她嗎?

“嗯。”

“你想進研究院啊?可是如今的研究院或許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好。”

“會變好的。”她不允許那些人毀了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研究院,研究院成立的時間是不長,但是,卻是她的心血。

“嗯,反正不管怎么樣,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你直接跟我說,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好,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不過我以后遇到問題我還是會給你打電話的。”

他這也是沒有辦法。

“嗯。”

能幫忙的,季清梨都會幫的。

她不允許那些外國人欺負他們華國。

“等你有時間我請你吃個飯,帝都是我的地盤,到時候我來安排就好了。”

“好,再聯系。”

外面,裴西池已經等在那里了。

沈鈺過去和裴西池打了個招呼。

“裴總,本來我想親自送的,奈何你不給我這個機會啊!”

“行了,回去忙你的吧!就你這個安全局,總是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多花點時間在工作上。”

沈鈺無語,他也不想啊!他們是不知道他這一塊工作到底有多么重要。

他這里一旦失守。

很多重要部門的數據就會被外國人竊取,到時候就會有大麻煩。

他也才三十出頭啊!但是都已經開始掉頭發了。

他壓力是真的很大。

“走了。”

裴西池下車幫季清梨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護著她上了車。

季清梨上了車。

“沈鈺,你回去吧!你應該還有不少麻煩需要處理。”

今天出了這么一檔子事。

上面肯定是要找他去談話的。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嗯,那等有時候在一起吃飯,今天我就不送你了,再見。”

季清梨點點頭。

裴西池一鍵啟動了車子,開著車拉開了。

沈鈺在原地看了一會兒,眼里,是有那么幾分的落寞的。

季清梨這樣的姑娘,誰會不喜歡呢?

只可惜,季清梨就只有那么一個,他是一點機會也沒有。

“沈局,回去了。”

“嗯,走吧!明天上面的肯定要來問,今晚還要繼續加班呢!”

落寞只是暫時的。

季清梨只有一個。

而她身邊的人是裴西池,那可是裴西池,多少男人都趕不上的男人呢!

傷心的人會很多,他不是其中一個。

裴西池從后視鏡里看到了沈鈺的表情。

裴西池覺得自己其實真的很幸運,季清梨身邊喜歡她的男人其實都很優秀。

然而,她對自己還是不同的吧!

雖然他們認識的時機并不是那么好。

然而好在,他們現在卻牽絆在一起的。

而她這姑娘,不是一個會輕易對別人動心的人。

所以,他還是占據了很大的優勢的。

他只需要繼續這樣的關系,他相信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明白自己的心的。

“想什么呢?”

季清梨見他開車都在走神,忍不住提醒。

開車的時候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事,一個不小心,那就是會出車禍的。

“沒事。”

裴西池這會兒還是很有信心的。

“今晚不回去了嗎?”

“不行,要回去。”

這幾天,研究院那邊一直都不太平,季清月剛剛偷了數據。

接下來唐臻會做什么,她想親自去看看。

“好,送你回去,這么晚了,想不想吃點東西?這附近有幾家宵夜還不錯。”

季清梨搖頭。

“不用了,累了。”

這都幾點了,在吃宵夜的話,會睡不著的。

裴西池還是在路邊給她買了一些吃的。

這些都是季清梨喜歡吃的。

她現在不想吃,或許回去之后就餓了呢!

看到那男人把車停在路邊下車給自己買吃的,只是買點吃的而已,他卻是挑了又挑。

好像在選什么寶貝一樣。

此刻的季清梨,還是很觸動的。

然而,她還是會懼怕婚姻。

她不想要婚姻里的一地雞毛。

不管婚前有多么的恩愛,婚后依舊是一地雞毛,身邊的這些人都是。

裴西池買了一碗豆腐腦上了車,還有一些板栗。

一上車,他就把豆腐腦給了她。

“這家豆腐腦很不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

“吃一點,從這里開車到研究院還要四十多分鐘呢!”

季清梨接過。

這豆腐腦看起來的確是很不錯。

酸酸辣辣的,一看就很有食欲。

季清梨吃了一口。

剛剛是真的沒有胃口。

然而這會兒,也的確是吃得很香。

一回頭,就看到裴西池正看著自己呢!

“你要吃嗎?”

畢竟是他買的,他要是想吃的話,她可以分給他一點。

“想。”

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唇。

他其實比較想吃她。

季清梨給他喂了一口。

“味道確實不錯。”

裴西池吃了一口,心滿意足的說道。

季清梨繼續給他投喂。

他在開車,也不方便吃。

裴西池享受小姑娘的投喂,不過吃了兩三口之后他就沒再吃了。

“你吃吧!”

“……”

他吃過的讓她吃嗎?

“不是吧!親都親了,你還嫌棄我嗎?”裴西池覺得自己有點被打擊到了。

他竟然被小姑娘給嫌棄了。

“沒,是我吃飽了,你吃吧!”接吻是接吻,吃別人剩下的東西,說實在的,她是真的有點接受不了。

裴西池一邊開車,她一邊給他喂。

沒多大一會兒,剩下的就都被季清梨給吃完了。

季清梨把垃圾放進了口袋里。

她降下了車窗,任由秋風吹了進來。

裴西池把風衣遞給了她。

“小心吹感冒了。”秋天的夜晚,還是有些涼的,小姑娘本來就體寒。

“嗯。”季清梨拿他的風衣蓋住了自己,但依舊開著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