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心癢難耐秦棠張賀年 > 第94章 死心?這輩子都不可能死心

那倆同學不是桉城本地人,是桉城隔壁市的,想通點是家境殷實,和桉城那幫權貴圈或多或少有些交集,圈子里有個風吹草動,自然也能收到風聲。

秦棠忍不住問同學,“照片是哪里來的?”

同學叫姜怡,說:“朋友發給我看的八卦。”

“你認識照片上的人?”

“男的不認識,女的認識,女的是我朋友姐姐的同學,這女的前不久爺爺去世,家里內斗的厲害,據說這男的背景很深,和這女的是舊情人,女的以為找到靠山了,結果又傳出這男的和另一家的千金在交往。”

秦棠恍惚了一下,血液蹭地往腦袋涌,有片刻失神。

姜怡翻出一張照片,“這個女生,她家以前做房地產的,挺有錢的。嘖,其他別說,這男人還挺帥,很有男人味,怪不得能在花叢游刃有余呢。”

秦棠看到照片上的女生一眼想起來那是之前張夫人要介紹給張賀年相親的女生,姓陳,叫陳敏頤,張夫人很喜歡她來著。

姜怡突然想起來,“秦棠你不是桉城人么,你認識他們不?有沒有什么八卦聊?”

“聊什么八卦?我聽聽。”

說話的是另一個留學生叫陸城,是北方人,

班里就他們三個是z國學生,一來二去就熟了,上課會坐在一塊。

陸城是被迫來m國留學,他在國內考研失敗,被家里人送出來鍍鍍金,家里又是做醫藥行業的,他學個三年回去做管理繼承家業,沒有就業壓力,更不用卷生卷死。

平時有空吃喝玩樂一樣不落。

姜怡比較有上進心,不想回去被安排聯姻,目標是念完三年繼續留下來讀博,走科研方向。

秦棠和他們倆的情況都不一樣,她的計劃被張夫人影響,從而導致就算在這里完成學業,現在讀的專業和臨床兩個方向,如果回國想做臨床還得重新學起。

以至于她以后的方向要么從事醫學相關工作,要么跟姜怡一樣做科研方向的。

姜怡收起手機,“沒什么八卦。”

她可以和女生一起聊八卦,但不能和男生聊,有些事,男女共情不了,也說不到一塊去,更重要的原因是不想被陸城覺得她很八卦。

姜怡沒告訴陸城,秦棠自然不會說,她的心尖正疼著,注意力都在姜怡剛說的那件事上。

她走后,張賀年不止和葉繁姿有來往,還和陳敏頤見面相親了嗎?

秦棠腦子嗡嗡的響,握著筆的手因為太過使勁而微微發顫。

下課后,姜怡拉著秦棠去吃飯,陸城跟其他人有約,不跟著來,就她們倆。

學校食堂能吃的就那幾樣,姜怡看了一圈,瞬間沒了胃口,拉著秦棠去學校附近的中餐館吃飯。

秦棠很少出來吃飯,吃飯都是aa,姜怡看出她經濟拮據,每次搶著買單,不讓她出錢。

秦棠不喜歡占別人便宜,實在搶不過她,下次吃飯就會主動去把單買了。

姜怡不是大手大腳的人,不會挑特別貴的地方吃飯,她沒明說,秦棠是能感覺姜怡是在照顧她的感受。

姜怡從來不問她家做什么的,倒是陸城偶爾開玩笑會問秦棠家里有那么窮了,都出來留學了,怎么吃頓飯都吃不起。

陸城每次神經大條都被姜怡懟,也因為如此,姜怡不喜歡和陸城聊八卦,有什么事都跟秦棠說,秦棠嘴巴嚴,不管她說什么,都不用擔心秦棠會說出去。

就是因為秦棠嘴巴太嚴了,姜怡想從她嘴里撬八卦都撬不到半點。

晚上回到公寓,碰到了房東,打過招呼,房東出門離開。

房東正是王叔安排的人,負責盯著她在這邊的生活,王叔要她每天報行蹤還不夠,房東時不時會回來盯梢,確認她是不是老實待著。

就是怕她偷偷回國。

秦棠是想過,可是沒忘記自己的處境,回去了,只會引起更大的麻煩。

那樣的麻煩可能帶來的后果不是她可以承擔得了的。

……

國內,張父回到張家沒見到張賀年的身影,倒是接到老爺子的電話,說張賀年來州城了,受了傷,發高燒,在家里耗著,死活不肯去醫院。

張父沒想到張賀年跑去州城了,連夜趕了過去,到了地方,在家里見到萎靡不振的張賀年,他掛著水,燒糊涂了,還在說夢話。

老爺子看到張夫人冷呵一聲,叫張夫人到一旁說話,張夫人還沒開口,老爺子聲音雄厚問她:“秦家那姑娘你帶走了?”

“誰?”

“賀年托我照顧秦家的那姑娘。”

“我不清楚老爺子您在說什么。”張夫人裝傻裝到底。

老爺子犀利的眼眸一瞇,將張夫人那點心思看得清清楚楚,

“賀年前幾天跑我這里來問我,是不是我出賣他,我告訴你那丫頭要來我這里,我就尋思這事是不是又跟你有關系!”

“賀年胡說八道。”

“胡說什么了,那小姑娘惹什么事了,要你親自動手將人送出國?你看見沒,賀年受了傷還跑我這里,高燒不退,還不肯去醫院,多半是為了秦家那姑娘的事來的。”

張夫人這下肯定老爺子還不知道張賀年和秦棠的事,腰板自然直挺了些,“老爺子,您別聽賀年胡說,賀年一向反骨,您不是不清楚,他就是不樂意被我們安排相親,故意唱反調。”

“所以呢,和秦家那姑娘有什么關系?”

張夫人,“那得問賀年,誰知道他為什么突然要把秦棠送您這里來,是秦棠自己要出國的,我只是幫她圓夢,何況秦棠出國的費用都是我承擔,我對她那么好,賀年不領情,還和我作對。”

老爺子表示懷疑,吹胡子瞪眼的,“你有這么好心?”

“爸,您說的什么話!說得好像我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我還能欺負秦棠那么小一個姑娘?”

老爺子正要說話時,房間里突然傳來動靜,緊接著張父的聲音響起,

“你小子反了天啊!”

張父早些年也是當兵的,那個年代出身的,脾氣都不小,尤其是對張賀年本就有意見,這次過來,是帶著一身火氣來的。

老爺子和張夫人進屋一看,遍地狼藉,張賀年沉默坐在床邊,整張臉不自然的潮紅,是發燒導致的,他還拔掉了輸液管的針,手背針孔滲著血絲。

張夫人趕緊拉著怒不可遏的張父,“賀年發燒呢,你干嘛呢這是,別生氣了,有什么事坐下來聊。”

老爺子更惱火,發白的胡須一顫一顫的:“你們父子倆搞什么?要打滾出去打!”

“老爺子您也消消氣,砸壞的東西我來賠,您別生氣。”張夫人當起了和事佬,這祖孫三個沒有一個省心的。

張賀年起身踉蹌了下準備往外走,還沒走到門口,張父出聲問他:“又去哪?”

張賀年一言不發,渾身宕著低氣壓,又被老爺子叫住,“你不要命了?發著高燒亂跑什么?回來,躺下,我叫醫生重新給你扎針。”

說著,老爺子出去了。

張夫人趕緊將張賀年拽回來,不碰還好,一碰到他身體,那叫一個燙,張夫人還是心疼兒子的,說:“你別折騰了行嗎,先躺下,乖乖等醫生過來。”

張賀年沒搭理,又要走。

仍在氣頭上的張父朝他吼:“不把事情說清楚你哪都別想去。”

“那就請張夫人先說清楚。”張賀年一雙猩紅的眼掃向張夫人,他的眼神讓張夫人心頭一慌,立刻意識到他的目的。

張父視線掃向張夫人:“說什么?”

張夫人當然不想張父知道,“我不清楚!”

“張賀年,把你辭職的事交代清楚。好端端的,辭什么職?”

“不想干了。”張賀年說得輕飄飄的,其實他有其他安排,沒必要跟他們說,更何況是張父。

“是我太放縱你了!讓你在北城待了七年,回來就給我惹事!你還不如滾去北城別給我回來添亂!丟人現眼的東西!”

張賀年輕扯嘴角,似笑非笑,深邃的眼眸沒有半點感情,“這可是您說的。”

張夫人心里一驚,“老張!你胡說什么!賀年好不容易回來,你又要把人往外趕!”

張夫人之所以那么害怕,是因為她已經把秦棠送走了,前腳剛走,后腳張賀年就辭職,她想過張賀年會不甘心會憤怒會生氣,可沒想到他會直接辭職,親手扒掉身上那層軍裝!

脫下來容易,想再進去就難了!

主動辭職是不一樣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但即便張賀年辭職,張夫人也不打算成全他和秦棠,這種事,絕無可能!

老爺子叫來醫生進來,二話不說將礙事的趕走,尤其是張父,張夫人走之前懇求老爺子幫忙勸勸張賀年,有事好說,不能沖動。

老爺子冷哼了聲,拄著拐杖,沒搭理。

醫生要給張賀年重新扎針,張賀年擺手,說:“不用了。”

醫生難為之際,看向老爺子。

老爺子說:“你消停點,是不是還要我讓他們進來?”

張賀年撿起掉在地上的外套披上,說:“他們來不來都一樣。”

“哪一樣了,不是讓他們看到你作了么?”

“……”

老爺子給醫生使了使眼色,醫生心領神會,趕緊給張賀年手背消毒扎上針,掛上吊瓶,還開了藥。

老爺子說:“你搞出這么大的動靜,不就是想讓他們看見你的脾氣。”

“你小子,還不老實,當老頭子老了好糊弄。”

張賀年還是沉默不語。

“跟那姑娘有關?”

“嗯。”

“幾個月前你把那姑娘送我這里來,讓我照顧一段時間,是怕你媽把她送走?原因是什么,好端端的你媽為什么送她出國?”

“我喜歡她。”張賀年直接了當承認。

“我沒記錯,她是你姐夫的女兒?”

“是。”

老爺子臉色不那么好看了,抄起拐杖重重打在他背上,他沒躲,鐵骨錚錚的,又冷又硬,好像不是打在他身上。

“出息!”

張賀年緊了緊后牙槽,說:“嗯,就這點出息。”

老爺子說:“你爸還不知道?”

“嗯。”

老爺子雙手握著拐杖,嘆息一聲,“怪你自己,連喜歡的女人都護不住。”

張賀年眼神光暗下去,沒了平時的意氣風發,。

就連方維還沒有消息。

“以你媽那脾氣,不可能告訴你的,費那么大的勁送出國,目的就是要你死心,你不死心,那姑娘也不可能回來。”

張賀年擱在膝蓋上的手虛空握了握,想抓住什么,卻什么也抓不住,他低了低頭,“死心?這輩子都不可能死心。”

他心里暗暗下了決定,冷冷笑了聲。

老爺子抬頭看他:“你別沖動,別做蠢事。”

“我知道,我不是三歲小孩,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老爺子問他:“有注意了?”

張賀年點頭,周身很喪的感覺,“之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您別插手。”

老爺子瞧他半晌,不知道怎么地,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最后只說,“你自己看著辦,又不是三歲小孩。”

……

十二月底迎來國外的圣誕節,姜怡和陸城拉著秦棠出去聚會,秦棠不想出去,架不住姜怡熱情邀約,剛好沒有兼職,找不到借口,便被拉著去了。

大街傷害都是人。

熱鬧非凡。

過幾天是國內的跨年。

秦棠想起去年這個時候,她還在北城,和張賀年發生第一次關系后沒多久,她處處躲避,都沒能避開,反而惹他不快,加上那次廣場意外,才有了第一次。

秦棠和熱鬧的氛圍格格不入,她就坐在角落,安安靜靜,回過神時,手機屏幕多了一串號碼,是張賀年的。

她記得張賀年的手機號。

回過神又刪掉。

姜怡招呼她,“秦棠,你干嘛呢?來玩啊。”

秦棠起身過來,很緊張說:“姜怡,你國內的手機可不可以借我打個電話?”

秦棠國內的手機卡被王叔停了機,不允許她用國內的卡。

“可以啊,給你。”

秦棠接過姜怡解了鎖的手機,走到外面,手指發顫按出那串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