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妖孽仙帝在都市大結局 > 第1545章 冤家路窄!

江玉雖然天賦驚人,有著真仙界最強十大體質之一的虛空之體,但是現在只是一個不通修為的凡人。
哪怕陸羽有著通天的手段,可以在一天之內,拔苗助長,讓江玉一步登天,但是去參加群英大會,可太勉強了!
群英大會可不僅僅是萬絕界的強者來參加,還有其他界域之地,比如沙羅界,云想界,黑血界等等界域之地的強者來參加。
畢竟背靠大樹好乘涼,加入萬絕仙王這樣頂級強者的麾下,也是很多修仙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哪怕是最低境界的賽道,至少也需要渡過九重天劫的渡劫天尊,方才能夠參與,不然根本別想取勝!
其他真仙,金仙,仙君,更是一步一重天!
明日就是群英大會了,只有一天的時間,難不成能夠讓江玉,直接變得那么強?
陸羽淡淡一笑,摸著江玉的小腦袋,平靜的說道:
“我說行,那就行。”
說到這里,陸羽眸光看向江玉,輕笑道:
“小玉兒,你覺得呢?”
江玉小雞啄米一般的點頭,歡喜的說道:
“公子說小玉兒行,那小玉兒就行。”
對于江玉來說,從天而降,將她和阿黃救出來的公子,便是心中的救世主,既然陸羽要她去參加,那她就去參加。
云鶴子和唐敏兒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滿臉的無奈和擔心。
不過,也不算太過擔心。
畢竟,就算江玉不敵,到時候他們提前認輸,江玉也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擂臺對方的強者,也不至于難為這樣一個小女孩。
反正,也只是混入萬絕仙朝的皇宮罷了。
最擔心的,還是陸羽和萬絕仙王的生死大戰,若是勝了,那么一切都好說,若是勝利不了,別說是敗亡,哪怕是平手,都是后患無窮。
畢竟,到時候萬絕仙王定然會帶著無數萬絕仙朝的大軍來追殺的!
陸羽掃了云鶴子和唐敏兒一眼,也沒有多做解釋,到了明天,就知道他的手段了。
他可不僅僅讓江玉走個過場,而是拿下魁首!
“陸前輩,我們去云中大酒樓修整一夜吧,品嘗這里的大廚手藝和特色佳肴。”
唐敏兒向來樂天派,陽光開朗,對著陸羽笑吟吟的說道。
陸羽輕輕頷首,道:
“看你那么推薦,試試吧。”
云鶴子也是松了口氣,露出笑顏。
而江玉牽著大黃狗阿黃,更是期待不已,她還沒有來過這樣大的酒樓呢,東西肯定很好吃,可惜母親不在了……
想到這里,江玉有些傷感。
不過,看著身前的陸羽,江玉心中便有了濃濃的安全感,眉眼彎彎。
母親,小玉兒不再是孤單一人了!
陸羽似乎感應到了江玉的情緒,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而江玉也像是小貓咪一般,在陸羽溫暖的大手磨蹭著。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是聽到了一陣陣呼喊的聲音,響徹起來:
“就是這個混蛋,打斷了老三的腿,把他們給我抓起來!”隨著一陣陣呼喊的聲音,卻是一個個氣勢兇悍的打手,將陸羽一行人,團團圍困。
陸羽面色平靜,絲毫沒有慌張,攥緊了江玉有些冰涼的小手,安撫了她心驚膽戰的情緒之后,方才抬頭看了過去。
卻是方才遇到過的那名富態中年男子,滿臉冷笑猙獰的看向陸羽一行人,一副人模狗樣,狗仗人勢的樣子,絲毫沒有之前逃之夭夭的狼狽!
“呵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招!”
“小子,本來還以為沒有機會報仇雪恨了,沒想到你竟然跑到了我的地盤上,呵呵,這個仇,今日就報復了!”
富態中年男子看著陸羽,心中快意到了極點,之前被嚇得落荒而逃,實在是讓他憋屈不已。
若非沒有帶上高手撐腰,哪里會怕一個不知道來路的小子。
尤其是摸著還有些痛疼的耳朵,更是對著江玉怒目而視,就是這個小乞丐,差點將他的耳朵,直接咬下來。
這個仇,本來他以為沒機會報復了,畢竟萬絕仙朝的皇都,起碼百億人口,面積超過方圓億里!
想要在這么大的地方,找到幾個人,實在是大海撈針!
這里也只是皇都的邊邊角角罷了。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正好來到了云中大酒樓,來到了他的地盤!
呵呵,這個仇,今日就能報復了!
陸羽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富態中年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之色。
還不等陸羽開口,云鶴子便面色鐵青,這向來仙風道骨的老者,此時此刻,當真怒了,對著富態中年男子質問道:
“你的地盤?你是云中大酒樓的什么人?”
云中大酒樓是他血脈后代的產業之一,畢竟不是所有后代,都有著修仙資質,都能夠走得更遠。
哪怕真仙界中有著多種手段,能夠脫胎換骨,洗精伐髓,甚至造就靈體道體。
靈丹妙藥甚至仙丹吃下去,哪怕一頭豬,都能飛升成仙!
但是,想要在仙路之上走得更遠,也是萬里無一!
資源也不是無窮無盡的!
大多數血脈后人,也只是留下一份產業,讓他們自己經營,兒孫自有兒孫福了!
前些年他來萬絕仙朝皇都辦事,帶著小徒弟唐敏兒入住了一晚云中大酒樓。
那時候的云中大酒樓老板,還帶著獨子跪在云鶴子和唐敏兒的面前,恭聲問好,問候老祖宗呢。
現在應當是第二十五代孫輩,好像叫做什么云明達的,是云中大酒樓的老板。
就是當時云中大酒樓老板的獨子,那時候才十六七歲吧,看上去很機靈的一個人,嘴巴特別甜,對著云鶴子一口一個老祖宗,對著唐敏兒一口一個小祖宗。
難不成換人了?
而這富態中年男子胖乎乎的臉上,泛起得意的笑容,揚起下巴,對著陸羽和云鶴子等人傲然道:
“我是云中大酒樓的管事之一魏春生,我妹妹就是云中大酒樓老板云明達的續弦!”
“我可告訴你們,我妹夫的祖上,可是真正的仙人,神通廣大,了不得的仙人呢!”
“現在,我們云中大酒樓,還能夠請到化神期的修士作為供奉鎮守呢!”
“你們得罪了我,可是倒了血霉了,呵呵!”
富態中年男子魏春生,得意洋洋的說著,卻是不知道云鶴子的面色越來越陰沉,唐敏兒面色愈發的古怪。
倒是陸羽牽著江玉的小手,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