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妖孽仙帝在都市大結局 > 第1546章 陸羽看戲!

此時此刻,面對著囂張得意的云中大酒樓一個小小的管事魏春生,一個自己二十五代孫輩云明達的大舅子囂張挑釁,還是在救命恩人神通廣大的陸前輩面前,在寵愛的小徒弟唐敏兒的面前。
哪怕云鶴子再好的脾氣,也是忍不住了,只覺得丟人現眼,活了無數年,沒有這樣丟臉過。
云鶴子面色鐵青,對著魏春生大怒道:
“讓云明達給我滾出來!”
什么?
讓云明達滾出來?
讓云中大酒樓的老板云明達滾出來?
讓祖上有著真正仙人作為靠山的云中大酒樓老板云明達滾出來?
云鶴子的這句話落下,頓時讓魏春生等人驚呆了,緊接著便是哄堂大笑,嘲笑連連:
“老東西,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我們老板也是你能夠這樣放肆的?”
“呵呵,這老東西莫不是以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吧?還是說仙人混跡紅塵?哈哈哈?”
“別說笑了,那些仙人高高在上,這老東西平平無奇,也就是仗著年紀大,倚老賣老罷了。”
“哼!敢讓我們老板云明達滾出來,當真是好大的膽子!不如我們直接將他從山頂滾到山腳吧!”
“哈哈,這主意不錯!”
“……”
云中大酒樓管事魏春生和周圍的眾多打手,都是滿臉嘲諷戲謔的看向云鶴子和陸羽等人,仿佛貓戲老鼠一般。
酒樓迎來送往,他們也有眼色,那些高高在上,飛天遁地的仙人,自然不能招惹。
但是陸羽和云鶴子等人,看上去普普通通,平平無奇,沒有半點仙人的威勢,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甚至,他們身后的江玉,還穿的像是個小乞丐一般,牽著一條大黃狗呢。
并且,他們可是有著后臺的,魏春生可是老板的大舅子,魏春生那個如花似玉的妹子,不知道多么讓老板云明達愛不釋手呢。
枕邊風吹著,二兩酒喝著,什么秘密都說出來了。
魏春生可是知道云明達最大的秘密,那就是云明達的祖上,真的是仙人呢,五十年前還來過一趟呢。
還留下了一根救命香,只要點燃了,就會有了來幫助,非危急關頭不能動用!
就連現在云中大酒樓鎮守的那位化神期的修士,也是那位仙人不知道多少代的弟子,感念祖師恩情,加上年紀大了,道途無望,方才過來鎮守。
否則一個云中大酒樓,也無法供奉的起化神期的修士!
雖然真仙界強者云集,仙人都不在少數,但是更多的卻是凡夫俗子!
化神期的修士,身份地位,也是萬人之上的存在!
有著如此大的后臺,魏春生一般的修仙者,都不放在眼里。
他可是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和仙人,也是有大有小,有強有弱的。
絕大部分修仙者,都不過是煉氣期筑基期晃悠呢。
這還是真仙界靈氣充沛的緣故,不用什么靈丹妙藥,吞吐天地靈氣,便能入道,比下界要容易百倍不止!
否則,若是下界的華夏守護神霍定天那般人物上來,哪怕不用什么傳承,自己推演功法,都能成就真仙,乃至更高!
此時此刻,魏春生貓戲老鼠的心情也淡了,有些不耐煩的看向云鶴子和陸羽等人,隨意的擺了擺手,道:
“全部打斷腿腳,滾下山!”“對了,這兩個小美人給我留著,嘿嘿嘿……”
魏春生淫邪的目光,賊兮兮的在唐敏兒和江玉的身上掃過,露出猥瑣的笑容。
轟!
當魏春生的話語落下,云鶴子陡然升騰起強大的威壓,直接將魏春生壓制的跪了下來,砰砰兩聲,膝蓋直接砸成了風水,鮮血淋漓,血肉模糊,地磚都擊碎了!
而魏春生此時此刻,還詭異的清醒著,驚恐欲絕的看向云鶴子。
哪里還不知道,這一次,真的踢到了鐵板上了。
周圍為虎作倀的打手們,也是噤若寒蟬,汗流浹背,呼吸和心臟都幾乎停滯了!
陸羽掃了云鶴子一眼,沒說什么,若是云鶴子不懲戒,那就別怪他越俎代庖,教訓這些家伙了。
仙帝不可辱!
雖然陸羽不是小心眼的人,一般說兩句輕視的話,沒什么惡意,陸羽一笑而過,懶得在意,就像之前的千松道人和葛寶慶。
但是,若是對陸羽心懷惡意,尤其是對陸羽的身邊人心懷惡意,那就必死無疑!
不過現在既然云鶴子顯然要給陸羽一個交代,那么陸羽自然不會越俎代庖,至少現在陸羽對云鶴子的觀感還不錯。
至于有著不肖子孫,這也是難免的事情,都幾十代的子孫了,多少年難得見一次,不出不肖子孫,才是稀奇的。
云鶴子此時冷汗淋漓,心中震怖,心有余悸怒氣沖沖的看著魏春生。
這混蛋真敢說啊!
陸前輩是何許人也?
那可是準備闖萬絕仙朝皇宮那樣的龍潭虎穴,預謀擊殺萬絕仙王的狠人啊!
并且,并非什么吹牛,而是實力非比尋常!
萬絕仙朝三大將軍之一的血海大將軍司徒野,在陸前輩的面前,悄無聲息的隕落了。
這樣的手段,這樣的實力,雖然看上去頗為親和大度,但是真的敢有惡意,真的敢輕辱,那實在是不想活了!
竟然想要將陸羽打斷腿滾下山,還要玩鬧江玉和唐敏兒?
云鶴子看向魏春生的目光,已經是一個死人!
只是,他還想要知道,那個不成器的后代,云中大酒樓的老板云明達,牽扯多少?
云鶴子目光歉意的朝著陸羽頓首,旋即對著一個云中大酒樓的小二冷冷說道:
“讓云明達給老夫滾出來!”
“是,是,老神仙!”
此時此刻,周圍的人,哪里還不知道,這位老人家,并非什么平平無奇的普通人,卻是有著大能耐大本事的。
就連周圍的打手中,有些修為在身的修仙者,都是噤若寒蟬,嚇得夠嗆!
而魏春生的眼睛中,生出了一絲希望,沒有被當場擊殺,說不定有救了,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妹夫云明達,一定會救他的。
說不定,還能幫助他報仇呢。
想到這里,魏春生目光隱晦的掃過云鶴子,陸羽,唐敏兒和江玉一行人幾眼,心中充斥著傾盡三江五海都洗刷不干凈的怨恨和憤怒!
此時此刻,雙膝都碎掉了,何至于劇痛,卻是無比的清醒,動彈不得,慘叫都說不出來,顯然是被云鶴子施展了法術。
魏春生心中怨恨的想著:
“等著吧,我妹夫來了,你們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