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獄醫陳平安蘇暮雪 > 第252章 這腳,要不鋸了吧

“張煦,你什么意思?故意找茬是不是?”
華文雄是行家,是真正的老中醫,經驗豐富,都不用上手去摸,就知道男子受傷不輕,而且是腳掌骨折,最是要命!
要知道,人的腳掌骨頭數量很多,且接觸最為緊密,因為要承受人體重量,奔跑跳躍,都離不開腳掌。
腳掌骨折,正骨的難度很大。
華文雄有這個醫術,但,沒那個力道。
諸位可別小瞧了骨科,是技術活兒,更是力氣活兒。若是不信,平日若有心,可多觀察觀察,骨傷科基本都是男性,且正值壯年的男性。
力氣小了,根本干不了這活兒。
雖然華文雄對陳平安充滿信心,但要治好男子骨折的腳掌,恐怕免不了要進行手術。
“華老,您這話就不對了,您昨天不口口聲聲稱他是神醫嗎?”
張煦可管不了那些,畢竟陳平安昨天沒給自己好臉色,今天逮著機會給他上上眼藥,也讓他難受難受。
至于副院長牛生,張煦還真不懼怕,他在精神科圈子里還是很有名的,上午被辭退,下午就能無縫對接,繼續上班。
“你!”
華文雄氣得嘴角胡子亂顫,卻拿張煦沒什么好辦法。
這時,那名壯漢已經走了過來,看著幾個領導模樣的人,透著幾分謙卑,甚至是害怕,不過,聽到悲傷兄弟哀嚎聲,壯漢硬著頭皮問道:“你們誰是神醫?救救我兄弟吧。”
“他,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陳神醫,來自天海的陳神醫,最擅長治療你兄弟的病了。”張煦指著陳平安,用力咬著“神醫”二字。
捧殺,誰還不會玩兒似的。
只要陳平安難受,他心里就痛快多了。
“張煦,你……”
華文雄氣得牙疼,卻被陳平安攔下了。
“你真是神醫?”
壯漢狐疑的打量著陳平安,明顯不信。
陳平安不到三十歲的年級,醫術再好,又能神到哪兒去?
“神醫不敢當,但你兄弟的病,我應該能治,問題不大。”陳平安微笑點頭。
這種骨折真沒什么難度。
當年,師傅傳授自己骨科的時候,曾與陳平安聊到了一個張家的骨傷科大家,據說,第一任祖師爺早先就是給地主家放羊的孩子,一次意外中,羊骨折了,放羊娃一看,這還得了。
工錢一毛錢沒有,恐怕還得倒貼。
越想越虧,放羊娃便將小羊抱在懷里,摸小羊斷骨的位置,再摸小羊另外一條沒骨折的腿,兩兩對比,還真讓他摸出了門道。
找來小木塊以及布條,將骨頭復原,包扎固定后,過了沒幾天,小羊奇跡般的痊愈了。
據說這一骨傷科流派,至今都流傳著師傅打斷羊腿,徒弟負責摸骨接骨的工作。
“陳神醫,謙虛了不是?”
張煦笑呵呵道:“昨天你可是連精神病患者都給治好了,這點小傷對你而言,不過信手拈來,您就不要客氣了嘛。”
“還不上手,你沒看見患者都疼暈過去了嗎?”
陳平安回過頭,深深看了張煦一眼。
這貨,沒什么度量,沒什么格局。
“放你兄弟在旁邊椅子上坐下,我先上手摸摸看。”陳平安沒有跟張煦計較,沖壯漢示意道。
壯漢稍作猶豫,便將他兄弟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嘶……啊……”
陳平安上手一摸,男子疼得直叫喚,又醒了過來。
看著高高突起的腳背,不停往外流的鮮血,現場觸目驚心,旁邊不少人都圍過來看了。
“有這么年輕的醫生嗎?”“是啊,這是華科醫院的醫生嗎?連白大褂都不穿,如此年輕,不像醫生啊。”
人群中,不少人對陳平安的身份、能力產生了懷疑。
“諸位請放心,這位陳神醫來自天海,醫術非常了得,這點小病對他而言手到擒來,大家完全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
“沒事,絕對沒事!”
張煦胸脯拍得震天響。
陳平安眉頭一緊,強忍著沒發火。
王八蛋,你吹牛皮,老子來善后?
更讓陳平安有些生氣的是,華文雄的半個徒弟牛生,似乎有意縱容張煦針對自己似的,根本不講話。
“陳神醫,你診斷好了嗎?沒看見人家病人都快疼得不行了嗎?”張煦再一次沖陳平安道:“您是神醫,不會這點小病都治不了吧?”
“這病我能治,不過會有一點麻煩。”
陳平安實在不想搭理張煦,轉頭沖患者道。
“怎么麻煩?”
“你是神醫啊,治病怎么能麻煩呢?”
沒等患者開口,張煦再一次陰陽起來。
他娘的,昨天你治療精神病不很輕松嗎?布置幾張照片,在患者頭上摸了一下,狂躁的患者,頓時安靜下來。
隨便整倆充氣娃娃擺在房間里,幾張照片貼在墻上,效果極其顯著。
咋了?今天治療一個骨折,就麻煩了?
今天怎么就不裝逼了?
“陳神醫,你不會是怕人家不給錢吧?放心……”
“你能不能把嘴給閉上?要不你來?”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陳平安真想反手給張煦一個大嘴巴子,什么玩意兒?有你打岔的功夫,老子都治完了。
“好好好,你來你來。”張煦冷笑。
“這病很復雜,骨折復位難度較高,要不,你們干脆截肢吧,一勞永逸,直接一刀據了,以后就不會骨折了……”陳平安一本正經道。
“什么?截肢?”
漢子一聽,頓時不樂意了。
“哈哈哈,這就是神醫?神醫就是這么給人治病的?沽名釣譽,笑死我了。”不等陳平安說完,張煦捂著肚子大聲嘲笑。
這時候,別說牛生,就連華文雄都不由皺起了眉頭。
哪有這么給人治病的?
行家一看就知道,傷勢看著嚇人,但就是骨折了,做個手術,休息一個多月就能痊愈。
截肢?
這不是故意把人弄殘廢嗎?
“兄弟,咱們走,這醫院都是騙子,他們就像騙錢,咱們外面找診所去,什么破醫院!”
壯漢一聽,攙扶起傷者就走。
“等一等,我剛剛想到一個人,他或許能治你的病。”
這時候,陳平安突然開口。
“誰?”
兩人迅速回身。
然而,陳平安閃電上前,對著男子高高隆起的腳背,用力一跺!
“咔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