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 > 第684章 惡心的對話
趙宏對趙萌萌已經失望透頂。
他這回沒信趙萌萌的話,也沒再與趙萌萌多說,而是轉身沖向了吳澤遠。
吳澤遠見狀,連忙說:“爸,你聽我說……”
嘭……嘭……
趙宏撲上去后,一拳接一拳地揍吳澤遠。
現場的氣氛頓時又沸騰了數倍。
直播間里也一樣。
“打得好,往死里打。”現場有男賓客大喊道。
“對,往死里打,打死那個渣男。”一名女賓客附和道。
吳澤遠的一名女粉絲站起來不滿地說:“憑什么打我澤遠哥?他又沒錯。”
“我艸,他出/軌了還沒錯?你他/媽/的三觀有問題吧。”同桌的一名男粉絲像看怪物似地看著她說道。
“你他/媽/的三觀才有問題。你沒聽見澤遠哥說那視頻是AI換臉的嗎?視頻里的男主角不是他,澤遠哥是冤枉的。新娘的舅舅沒有資格打我家澤遠哥,我要報警。”
另一名男粉絲站起來怒道:“報你/妹的警,我看你他/媽/的不僅是智障,還是白內障。大屏幕上那是不是AI換臉的視頻,你他/媽/的看不出來嗎?那明顯是監控視頻,不是AI換臉的,你個傻/逼。”
“你才是傻/逼,你全家都是傻/逼。”
“你有種再說一遍,你信不信老子揍死你,你個腦殘。”被罵的男粉絲怒道。
“好了,大家都是遠粉,別吵了。我相信遠哥,他一定是被陷害的。”
“我也相信遠哥。遠哥為了蘇可可連命都可以不要,并且在知道蘇可可出過軌的情況下,還愿意娶蘇可可,他對蘇可可一定是真心的,他不可能背叛蘇可可。”
“就算視頻不是AI換臉的,就算那視頻里的男主角真的是遠哥,遠哥也一定不是自愿出/軌的。市面上不是有一種害人的藥叫聽話水嗎?聽說喝過以后就會任人擺布。遠哥一定被趙萌萌那個蕩/婦下了藥。”
“趙萌萌叫得那么銀蕩,一看就是自愿的。”
“怪不得她穿那么暴露,原來是為了勾/引自己的表姐夫。”
“她好sāo啊,是我見過的最sāo的女人,沒有之一。”
“我的心好痛啊,遠哥為什么要和趙萌萌那種賤女人上/床?他真的是被陷害的嗎?”
“遠哥是被嚇傻了嗎?為什么不沖去控制室關掉視頻?”
“遠哥肯定被嚇得六神無主了。有人知道控制室在哪里嗎?我去關。”
“我們一起去。”
吳澤遠的十多名女粉絲們尋找起控制室來。
此時吳父、父母、吳澤遠的兩個姐姐已經沖到臺上去了。
他們是為了阻止趙宏揍吳澤遠。
吳家的其他親戚沒有上去,因為他們覺得太丟人了。
此刻的他們恨不得跟吳澤遠沒有關系。
宋衛英也沒上臺去。
她也覺得丟人。
她甚至還覺得她的女兒很sāo、很賤、很放/蕩。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簡直不敢相信她單純乖巧的女兒竟然那么放/蕩。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她的女兒放/蕩的樣子。
覺得丟臉的還有趙家和宋家的親戚們。
現在他們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剛剛他們在看清大屏幕上男女主角的臉的那一刻也被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尤其是宋衛英、吳父、吳母,以及吳澤遠的姐姐姐夫幾人。
他們當時臉色煞白,比吳澤遠還要驚恐害怕。
吳父、父母見趙宏在臺上揍起了吳澤遠,連忙沖到了
因為是在公共場合,視頻里男女主角的關鍵部位是打了碼的,但依舊可以看出兩人是全果,也能看出兩人在做什么。
臺上的趙宏被吳澤遠的兩個姐姐給拉開了。
吳澤遠則被他的父母扶了起來。
吳母見兒子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十分心疼。
她磚頭看向趙宏,壓下怒火說道:“親家,遠遠都說那是AI換臉的了,你為什么不相信?”
“我兒子為了你的外甥女,連命都可以不要,他怎么可能背叛你外甥女?那視頻一定是假的,假的。”吳父大聲說道。
趙宏沒想到都證據確鑿了,吳澤遠的父母還在為他們的兒子狡辯。
他怒吼道:“你們以為我是傻子嗎?我不會再相信你們的鬼話。放開我。你們放開我。”趙宏用力掙扎起來。
“放開我舅舅。”
蘇可可走上前去,一把拉開了吳澤遠的大姐,然后拉開了吳澤遠的二姐。
這時,趴在地上的趙萌萌想到什么,連忙爬起來準備沖下去。
【爽嗎?】LED大屏幕上,吳澤遠一臉銀蕩地看著正在喘/息著的趙萌萌問道。
背后響起吳澤遠的聲音。
趙萌萌一驚,轉身看向了大屏幕。
大屏幕上的畫面已經切換了。
映入她眼簾的是她與吳澤遠做完后躺在床上對話的一幕。
大屏幕上,趙萌萌喘/息著回道:【爽。】
【你剛剛的樣子好銀蕩。】
【那姐夫喜歡我銀蕩的樣子嗎?】
【喜歡,以后我們做/愛的時候,你都要像剛剛那么銀蕩。】
“啊——”趙萌萌又接受不了地尖叫了一一聲。
之前的限/制級畫面,她和吳澤遠還可以狡辯是AI換臉,現在出現了她和吳澤遠的對話,他們再狡辯,恐怕沒有幾個人信了。
趙萌萌想到她后面說的那些話,頓時也驚恐不已。
她連忙往臺下跑去,卻被她自己絆倒,摔了個狗吃屎。
“哈哈……”
臺下的賓客立馬很給面子地嘲笑起來。
咔嚓咔嚓……
現場的記者們立馬拍下了她的丑態。
這一刻趙萌萌想死的心都有。
她不用去看臺下就知道有數不清的鄙夷目光和嘲笑的目光朝她投來。
她難過不已,爬起來后就往臺下沖去了。
在臺下的宋衛英見狀,猶豫了兩秒,還是追向了趙萌萌。
她雖然覺得丟人,但趙萌萌是她的女兒,她怕趙萌萌出事。
臺上的吳澤遠見趙萌萌沖下臺了,他不想就知道趙萌萌是去控制室關視頻了。
此刻的他稍微冷靜了些。
他腦子飛快地運走,思索著怎么扭轉乾坤。
音像里還在傳出他和趙萌萌的聲音
【姐夫跟我做/愛的時候舒服嗎?】
【舒服,舒服死了。】
【那姐夫喜歡跟我做/愛嗎】
【你說呢?你那里面好緊,把我那里都快夾斷了,不過我喜歡死了。】
無論是現場的賓客,還是直播間里的網友們聽到這里,都快吐了。
“yue!好惡心的對話,老娘要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