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重回七零拐個最猛糙漢贏麻了 > 第363章 未免也太寵華皎皎了

病房里,華皎皎正在給老太太輸木系能量,緩解因為過敏造成的不適。

別看老太太躺在病床上瘦瘦小小一個,年輕時是真正扛過槍殺過敵人的鐵娘子軍。

也正是那些年的雷雨風霜,使得她身子骨落下了不少毛病,加上華老爺子去世給她的打擊太過沉痛綿長,身體狀況越發差。

好在這些年她在老宅將養,又吃了一段時間的養身丸調理身體,這次食物過敏的癥狀雖嚇人但沒有傷到底子。

不幸中的萬幸。

華皎皎操控木系能量在老太太身體里游走,看到她在睡夢中漸漸舒展開眉頭,緊繃的神經這才放松下來。

隨口一句話,讓老人家吃了這么大的苦頭,她心里很自責。

病房外傳來動靜,華皎皎給老太太掖好被角,走了出去。

正巧聽到蕭子君那句讓華仲遠不要偏心她的話。

蕭子君遺傳了阮亦舒的好樣貌,五官漂亮中又帶著點可愛稚氣,即使做出撇嘴、翻白眼等等之類的動作,也只會讓人覺得嬌氣而非刁蠻。

她看到華皎皎出來,皺起鼻子哼了一聲,心想:

剛才打人的時候那副囂張模樣怎么不見了,華叔叔來了,就等著挨批評吧!

華仲遠迎上前,聲音溫和不帶一絲責備意味,“皎皎,你奶奶她怎么樣了?”

“人已經沒事了,我給她把了脈,確實是食物過敏,和中毒無關,但癥狀發得急,催吐又傷到了腸胃,好生養一段時間才能康復。”

就在華仲遠還沒來的時候,她讓鄒竹生幾個守著老太太,借醫院的電話打給了江老。

江老說研究院吃了牛肉的人全都好好的,沒有人出現和老太太一樣的癥狀。

這也更加證明,牛肉沒有問題,老太太住院全然是由山楂過敏引起的一場烏龍。

把情況大致說了下,華皎皎內疚道:

“爸,這事怪我,是我讓吳嬸燉牛肉的時候放山楂的,不然奶奶也不會過敏。”

她看向一起過來的大伯華仲實和大伯母周秀貞,表達自己的歉意。

華仲實搖頭,“這是個意外,一家人不說這些。”

旁邊的周秀貞臉色不大好,沒有說話。

華仲遠了解他這個大嫂的性格,除了小兒子華同安,她對自己和對別人要求都非常嚴格,這會兒怕是責怪皎皎卻礙于面子不好說出來。

心里突然就有些不舒服了,他只有皎皎這么一個女兒,好不容易才認回來的,大嫂為什么不能寬容些?

“我和你大伯還有你姑姑都不知道你奶奶對山楂過敏,今晚說要回老宅吃飯也沒回去,真論起來,也是我們當兒女的失職,你一個小姑娘才剛回來,怎么能怪你?”

老太太上歲數了,他們兄妹三個卻一個比一個忙,一年中回老宅的次數屈指可數。

不是他們不孝,而是在那個位置上身不由己。

皎皎住在老宅的這幾天,哪怕自己大著肚子忙研究院的工作,也堅持早晚陪老太太吃飯、聊天、針灸,老太太面色肉眼可見的紅潤了。

顧錚說得對,她是個實心眼的孩子,真心實意對老人家好,當長輩的怎么能因為一次無心之失就寒了孩子的心?

注意到華仲遠投過來略帶不滿的目光,周秀貞抿了抿唇。

犯了錯還不準說,小叔子未免也太寵孩子了,他們這種家庭,過于溺愛只會害了孩子一生。

華仲遠不在乎她怎么想的,誰家的孩子誰心疼。

他輕輕摸了下華皎皎的頭,溫聲哄道:

“傻孩子,你也嚇著了吧,別擔心,你奶奶她也不會怪你的,以后我們注意忌口就行。”

華皎皎眼底劃過差異,他竟然一點都不怪她嗎?

這種事放在別的家庭,當父母的再怎么也要批評兩句,這是正常且合理的,她還沒有玻璃心到接受不了。

從沒有被父母無條件偏愛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愛意時,是溫暖而又不確定的。

這一幕落在蕭子君眼里,她懵了,隨之而來是強烈的嫉妒和不滿。

“華叔叔,醫生說急性過敏也是會死人的,她一回來就把奶奶害了,您這樣輕拿輕放,是不是太慣著她了?”

華仲遠皺眉,深沉的目光凝視著蕭子君。

“你和子陽犯錯,撒嬌求長輩收拾爛攤子的時候,怎么不說這個話?”

蕭子君一噎,“我,我……”

這還是華仲遠第一次對老友留下的兩個孩子如此疾言厲色。

“皎皎是我女兒,我再怎么慣她都是應該的,而且這是我們華家的家事,你一個小輩不該議論這些。”

阮亦舒眼神微閃,連忙扯了下蕭子君。

“仲遠,子君也是擔心老太太,她性子直說不來拐彎抹角的話,像她父親一樣,你別跟她計較。”

回頭便斥責道:“長輩都在這,有你說話的份嗎,皎皎是好心辦壞事,她已經很自責了。”

看樣子仲遠很喜歡這個女兒,還是不要當面唱反調的好。

提到蕭父,華仲遠臉色緩和了些,道:

“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老太太病著也不方便見人。”

阮亦舒沒辦法,只好又說了些關心老太太的話,帶著兒子女兒離開。

臨走前,華仲遠突然叫住她,“不管你是無心還是有意,今天在大院說的那些話我不希望再聽到,不然別怪我不念兩家情分。”

阮亦舒剛想揚起的笑意僵在嘴角,臉色乍紅乍白。

“什么好心,我看奶奶就是被她克的……”蕭子君滿不樂意地嘟囔。

周秀貞擰眉,“子君,你說什么?”

蕭子君立馬掙開阮亦舒的手,上前挽住周秀貞,嬌聲嬌氣道:

“還不是那個池蘭香,她說華皎皎命硬會克身邊的人,孟家、池家凡是她待過的都沒好下場。”

“她沒回華家前奶奶一直好好的,這次說不定就是被她克的。”

來的人不只華仲遠,還有華仲實和周秀貞,他們目光看向華皎皎。

阮亦舒見女兒三言兩語就將矛頭引到了華皎皎身上,眼底閃過滿意之色。

蕭子君說完,昂起下巴,挑剔又挑釁地睨著華皎皎。

命硬克人這頂帽子,看你怎么摘!

母女倆暗自得意正準備看華皎皎吃癟,一道低沉壓著怒意的嗓音自身后響起:

“那你怎么不提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