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重生七零嫁糙漢,禁欲老公夜夜寵 > 第340章 我的貨,絕不單賣!

啪嗒一聲!

柯元寶正帶著人守在門外,突然門一打開,白微和沈君毅一起從屋里走了出來。

“白微姐!”

看到沈君毅的一瞬間,柯元寶愣了一愣,低聲喚了一句。

他沒想到白微會將沈君毅直接帶出來,那他不就知道,是他綁的人了嗎?

“柯元寶,你還真是膽大包天啊!”

沈君毅看到柯元寶的時候,似乎一點都不意外,甚至冷笑著跟他打了一聲招呼。

柯元寶并沒有回應,只是看向白微。

“元寶,我已經將事情都給沈廠長說清楚了。”

白微笑了一笑,沈君毅伸出手,重重在柯元寶的肩膀上一拍。

“你小子是夠種!換作以前,我能讓你……還有跟在你身后的這些小子,全都進去蹲牢房!但是今天,我會放你一馬。”

沈君毅的眼神很冷,手上的力道更是大,一下又一下地拍著柯元寶,他都覺得自己的肩胛骨似乎都快要碎了。

可是面對沈君毅那逼人的壓力,柯元寶還是有些不敢吱聲。

“白微同志,我去看看你的貨。”

沈君毅將手一收,壓根不愿意多看柯元寶一眼。

這些人都是跟著以前荀立峰辦事的,在沈君毅的心里,從來不把這些搞裙帶關系的人放在眼里。

“元寶,沒事。”

白微輕輕一拍柯元寶的手,“沈廠長這邊,我已經談好了。”

聽到白微的話,柯元寶都有些震驚,他看著二人一前一后離開,也趕緊跟了上去。

白微帶著沈君毅一路走出了招待所,兩人來到路邊停著解放車前。

車里辛南幾人正悶頭睡著覺,車內漆黑一片。

“你的貨在這輛車里?”

看到解放車的一瞬間,沈君毅面露驚訝,這可是軍車!

他扭頭看著白微,心里卻開始猜測起來,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能讓柯元寶幫她頂著危險綁他來,還能用軍車來運貨!

沈君毅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白微,但是他的聲音卻吵醒了辛南,辛南起身從車上跳了下來,厲聲喝道。

“誰?!”

辛南還以為是有人盯上了白微的貨,但是一下車,就看見白微打著手電筒站在面前。

這會子夜已經深了,這一段的路燈也是壞的。

“白微姐?”

“辛南,是我。這位是煙草廠的廠長,來看看貨。”

白微一出聲,辛南立馬明白過來,他趕緊將車上的另外五人都叫了下來。

借著手電筒的光,沈君毅看到了車上的煙草葉子,也看到了上面放著的掛煙車,還有密封隔板,他扭頭看著白微。

“你將通道式烤房的隔板,都做出來了?”

之前沈君毅看到筆記本上的圖稿,還以為只是設計理念,沒想到白微倒給了他一個意外驚喜,竟然已經將設計都做了出來。

“是的,東西是已經做好了,雖然只是改良版,但是用在煙草廠里,應該問題不大。還有那個,是掛煙車。”

白微指了指一旁的掛煙車,還簡單介紹了一番作用。

沈君毅聽著白微的介紹,越聽越是震驚,他實在想不到,這個一樣嬌小的女人,竟然懂得這么多的門道。

如果按照她的做法,煙草廠的烘烤成本能大幅度降低,這就以為著成本降低,那煙的價格也能往下降一降!

“你這些東西……愿意賣給我們煙草廠嗎?”

沈君毅有些激動地問道。

柯元寶也已經跟了上來,他一臉震驚地看著白微,沈君毅這個家伙是廠里出了名的鐵面無情,從來不講私情,他竟然真的被白微說服,甚至還想要買白微的貨!

“你是說這批煙草葉子?”

白微故意裝傻充愣。

沈君毅看了一眼車上的煙草葉子,這些煙草的貨色都是頂級的,比現在廠里收的所有貨,成色都要好上許多。

但是問題就在于,白微是私人的,廠里要是跟她私人購貨,他都會受到連帶責任。

“你知道的,你的這批貨,我是不能收的。除非你以集體的名義跟工廠對接……”

沈君毅皺著眉頭,他畢竟才當上煙草廠的廠長。

他和荀立峰不同,當初荀立峰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才答應與白微合作,甚至已經鋪好了后路,可以用合法的方式,買下白微的煙草葉子。

可現在荀立峰已經被停職,至于沈君毅……他不想冒險。

“沈廠長,我的這批貨,要賣,那就得一起賣。”

白微也知道自己捏住了沈君毅的命脈。

原本她是想著,用這通道式烤房的設計,讓荀立峰幫忙,將辛南幾人留在煙草廠工作,可現在荀立峰停職了,她只能跟沈君毅交易。

可眼前的這個男人,可沒有那么好把控。

“白微同志,你這樣做,我很為難。”

沈君毅拿出煙來,劃燃火柴點了一根。

白微一聞到煙味就皺起了眉頭,她往后退了幾步,這煙味讓她很是不舒服。

辛南注意到了白微的異常,他沒有猶豫,上前一步直接將沈君毅的煙給扯了下來,往地上一扔。

“白微姐是孕婦,別在她面前抽煙,她不舒服!”

辛南說話很直,對沈君毅的態度沒有半分客氣,這倒讓沈君毅有些意外。

以他的家世,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

今天還真是走了霉字,不僅被人綁了,現在連抽根煙都有人敢指著鼻子對他指指點點。

“你……”

沈君毅很不滿地瞪向辛南,白微立馬說了一句。

“沈廠長,不好意思,我確實對煙味有點敏感。你可以抽,我離遠一點。”

白微拉著辛南,往后退了好幾步,跟沈君毅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沈君毅看著白微挺起的肚子,只覺得自己那股無名火,想發又不好意思發出去。

他只能將煙一收,扭頭拍了拍車板,回頭看著白微說道。

“你這設備煙草廠也不一定能用,不如……明天你拿到廠里去,給我調試一下?如果能用,我就要!”

黑夜里,沈君毅的雙瞳帶著精光,精明得像是在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