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重生七零再高嫁寧媛榮昭南 > 第540章 我就定你當助理秘書了
    寧大少第一次被人這么點名,他面無表情地轉過臉來,看了一眼盧金貴:“你有什么想問的,可以選招聘會后問其他人。”盧金貴挑眉:“如果我就要問你呢?難道寧大少沒能力回答我嗎?”她一直被人崇拜著,和其他應聘的小毛孩子可不一樣,他會永遠記得她有頭腦,敢挑戰他,是能和他并肩站立的女人!寧大少:“……”他一瞬間忽然想起了叉燒妹問他為什么和查美玲分手的那段話——你是不是突然遇到一個女人,覺得她很個性很特別,然后看上她了,她拒絕你,你開始折磨她,然后她逃他追的,她插翅難飛……狗屎!他心情瞬間不太美妙,他就費事為了做戲來這種小兒科的招聘會,不如去懟叉燒妹有意思!寧大少沒搭理盧金貴,對葉特助淡淡地說:“你慢慢面試,我先去找七小姐。”老媽從小就說一家五兄弟,一直把查美玲算老六,未來小妹找回來,就行七。葉特助點點頭:“好。”寧秉宇起身,領著馬克幾個往外走。盧金貴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完全不給面子,說走就走了,臉色一陣紅一陣綠,一陣白。她捏緊了手里的演講稿,臉色陰沉下去:“太沒禮貌了!這就是資本家的傲慢嗎!他應該向我道歉!!”但這次,負責維持秩序的學生會成員可不敢附和,只是也都露出了義憤填膺的表情。葉特助看著她,客氣疏離地說:“這位同學,麻煩你讓一讓,下一位還有人要面試。”盧金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傲慢是你們的底色嗎!可笑!”底下等著面試的其他系的同學可不認識她這個經濟系的學生會主席,都沒好氣地嘀咕——“快下去吧,大家都等著呢!”“也不知道是來應聘,還是她來選人的!”盧金貴細長眼里閃過惱怒,冷冷地看向他們,尤其是男生:“女生就算了,男的也是一群軟骨頭,一個向資本叫板的斗士都沒有!”說完,她轉身下臺,冷著臉跟著往外走。被罵的男生們一臉莫名其妙:“……”有人沒忍住低聲吐槽:“有病,你那么有骨氣,來應聘資本家的工作干嘛,那么能喊口號,還活在大混亂時代呢!”……這頭寧秉宇寒著臉,領著人先出門,走了沒幾步,他忽然看見站在走廊排隊的學生里的高挑纖細的人影。無他——在普通人群里是那種扎眼的漂亮。但是寧大少見慣了香江的美人們,只是覺得眼熟,略一想——對了,叉燒妹的室友!接手了叉燒妹的氣泡水小生意,跟他推銷氣泡水營銷方案要投資的姑娘,好像……跟叉燒妹是好姊妹?他瞇了瞇眼,忽然在經過楚紅玉身邊時,停下了腳步:“你是寧媛的室友和同學?”楚紅玉一愣,她本來早就習慣周圍人看她的目光,但是寧大少在她面前這一停步,幾乎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射了過來。她倒也不懼,微微點頭:“是的,我和寧寧是同學。”自己要面試,但不想讓人覺得是開了后門的。尤其是寧寧說她這個認的干大哥比較刻薄,對她有點意見,沒必要不要提她。寧秉宇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忽然開口用英語問:“你是哪里人,你英文流利么,聽說讀寫公文有沒有什么問題?”楚紅玉頓了頓,隨后也用英語誠實回答:“我是滬上本地人,英文聽說讀寫雖然比不上英文系的同學,但是基礎的交流沒有問題。““我父親英文講得很好,我也愿意在未來的日子里努力提高自己英文水平。”寧秉宇再問:“上次的方案,是你一個人做的嗎?”楚紅玉有些疑惑,他是想要問執行得怎么樣了?她點頭,用不算太流利的英文說:“是我和另外一位室友一起做的,您需要匯報業績的話,我可以約我室友,再選擇時間,我們可以一起向您……”寧秉宇聽得皺眉,一抬手:“ok,就你了。”他轉過臉看向馬克:“你讓人去跟這位小姐拿她的簡歷,三天后,讓她去跟你報到,順便告訴葉特助不同挑人了。”選個知根知底的叉燒妹室友,總好過剛才遇到的那種“扮嘢”搏出位的奇怪人氏。馬克也愣了一下,但他早已習慣自家老板的作風,他看向同樣呆住的楚紅玉,用有些不太利索的普通話說:“麻煩這位小姐給我你的簡歷。”楚紅玉下意識地遞過去,馬克接過來。“走。”寧秉宇戴上墨鏡,淡定地離開。他氣場太強太從容自然,周圍的人都沒吱聲,但港府的人走遠了。其余學生瞬間面面相覷,忍不住都盯著楚紅玉。“這就定了?”“那我們還排個什么隊啊!”“太兒戲了,離譜!!”跟著出來的盧金貴整個人臉色都難看極了,涂著粉底的臉拉了下來,紅唇緊抿,她原本長得就挺冷的,此刻看起來更嚴肅了。雖然學生們有人吐槽楚紅玉,但也有剛才被插隊的人忍不住對著盧金貴嗤笑——“喲,這不是說給大家節省時間的會長嗎?果然啊,她進去了,人家港府人直接走了。”“還一副十拿九穩肯定會選她呢,簡歷比誰都厚,結果……比不過美貌。”那個男人婆和梳著麻花辮的瘦干女生和其他盧金貴的擁護者先是面面相覷,隨后惱火地瞪著楚紅玉。楚紅玉也才從懵逼的情況里反應過來,她發現自己好像有點——人人喊打?但是……“你怎么回事呢,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在這里靠臉上位?”那個矮壯的男人婆忍不住出聲罵楚紅玉。梳著雙馬尾的干瘦女生冷笑:“我們學校有這種人真是恥辱,當初也不知道怎么進的學生會。”楚紅玉瞬間了冷了臉:“什么叫靠臉上位?剛才是我主動搭話的嗎?男生造黃謠,你們自己都是女的,親眼看見是寧大少叫住我回答的問題,還說這種話,不覺得自己惡心嗎!”盧金貴另外三四個跟班女生瞬間惱火了——“你還敢說!長了一張狐貍精的臉!”“一看作風就不好!”盧金貴見狀,忽然走了過來,對著那個矮壯的短發女生嚴肅地說:“小四,不要說了,我相信紅玉同學不是故意的,我相信大家都看見了,是那個資本家先去找她的麻煩。”她一說話,其他人瞬間偃旗息鼓了。說完,盧金貴看向楚紅玉,忽然放緩了聲調:“紅玉,方便談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