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重生之洗心革面 > 第38章 宋老師有點懵

x余國安深知楊鳴的情況,本打算代為保管這筆獎金。

但轉念一想,楊鳴已經成年,自己出面管理別人的錢財總歸有些不妥。

權衡再三,他還是決定將獎金全數交給楊鳴自己支配。

走廊上,余國安語重心長地囑咐道:“這筆錢可不能亂花啊,知道嗎?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難,記得給我打電話。”

楊鳴連連點頭:“明白!謝謝余哥!”

“行了,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你要好好學習,聽見沒?”余國安叮囑道。

“嗯,我會的。”

目送余國安離開,楊鳴轉身看向宋向珊,發現她似乎還沉浸在方才的震驚中,一時難以回神。

“那個.....宋老師,我想去趟銀行,把獎金存起來。”楊鳴小心翼翼地說。

宋向珊這才回過神來:“好,我陪你一起去。”

楊鳴本想推辭,但見宋向珊態度堅決,只好把話咽回肚里。

兩人一同走出校門,朝銀行方向走去。

一路上,宋向珊欲言又止,似乎有很多問題要問。

楊鳴看在眼里,主動開口道:“宋老師,你有什么想問的就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

宋向珊停下腳步,定定地注視著面前這個略高于自己的少年,猶豫片刻,終于問出了心中的疑惑:“所以,你真的去抓捕通緝犯了?”

“嗯。”楊鳴坦然點頭。

“也就是說,你和我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宋向珊再次追問道,語氣里滿是不可思議。

“嗯,千真萬確。”

親耳聽到當事人的肯定,宋向珊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仿佛又回到了方才在校長辦公室時的懵圈狀態。

她實在難以想象,一個高中生,在面對歹徒用槍指著腦袋的生死一刻,竟能臨危不亂,化險為夷,成功反殺。

這番場景,比電影情節還要離奇夸張。

“你當時就一點都不害怕嗎?”宋向珊忍不住問。

楊鳴苦笑一聲:“說實話,怎么可能不怕?但那個時候,怕也沒用啊。萬一那家伙手一抖,我可就沒命了......”

“宋老師,我以前聽人說過,在某些關鍵時刻,人的身體會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潛能。或許在那一刻,我體內的潛能也被逼出來了吧......”

“是這樣嗎......”宋向珊將信將疑,但眼下也只能接受這個說法。

畢竟,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她不信。

辦完存款手續,兩人并肩走出銀行,緩步返回學校。

一路無言,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微妙的氛圍。

……

楊鳴剛回到教室坐定,蕭宇達就急匆匆地跑了進來,手里還拿著面包和牛奶。

“鳴哥!我聽說剛才有警察來學校找你?出什么事了?”他一臉關切地問。

楊鳴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食物,淡淡地問:“這是給我買的?”

“嗯。”蕭宇達點點頭,把東西遞了過去。

楊鳴接過面包,拆開包裝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說:“謝了。”

“不是……鳴哥,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警察找你什么事?”

“沒什么事,就是詢問我一點情況。”

“啥情況?”

“你問這么多干嘛?”

“你不會是犯什么事了吧?”

“我能犯什么事?”楊鳴沒好氣的道,“你要搞明白,我現在可是個好學生。”

對于抓通緝犯的事,他并不想和蕭宇達說太多。

畢竟說多了,解釋起來也煩。

再說了,之前這個事已經告訴過他了,他不信,自己有什么辦法?

“對了……”蕭宇達忽然想起什么,“昨天我們走了之后,安瑩為了救你,被歹徒的刀給劃傷了?”

楊鳴愣了一下:“這事兒你是從哪聽來的?”

“劉穎告訴我的。”

“她怎么說?”

蕭宇達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調出一段聊天記錄,遞到楊鳴面前:“喏,你自己看吧。”

楊鳴接過手機,仔細瀏覽了一遍,這才了然于胸。

原來,安瑩的媽媽發現女兒受傷,再三追問緣由。

安瑩無奈之下,只好如實相告。

誰知安媽聽后將信將疑,又特意打電話給劉穎求證。

于是乎,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劉穎也就一清二楚了。

她第一時間找到蕭宇達,興師問罪。

看完聊天記錄,楊鳴把手機還給蕭宇達,喝了一口牛奶,慢悠悠地說:“嗯,大致就是那么回事。”

蕭宇達神情古怪地盯著他,突然冒出一句:“鳴哥,安瑩為什么要為你擋刀?她不會是喜歡上你了吧?”

“噗——咳咳咳......”楊鳴被牛奶嗆得直咳嗽,好半天才緩過氣來,“瞎說什么呢?她怎么可能喜歡我!”

蕭宇達不依不饒:“那是你喜歡人家了?”

楊鳴無語凝噎,簡直哭笑不得:“這跟喜不喜歡有什么關系?”

說實在的,楊鳴現在一點也不想跟安瑩產生什么瓜葛。

人家可是局長千金,自己雖說沒做什么虧心事,但上輩子跟警察打交道的經歷,讓他對這個群體有種本能的忌憚。

見蕭宇達一臉狐疑,楊鳴語重心長地說:“老蕭,我跟你說,這事你可千萬別到處亂講。我跟安瑩之間真的什么都沒有,我不可能喜歡她,她更不可能喜歡我。”

“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不可能喜歡你?”蕭宇達不服氣地問。

“因為......”楊鳴眼珠子一轉,“因為她說過,她只喜歡學習好的男生。”

“那如果有一天,你的學習變好了呢?”

楊鳴苦笑搖頭:“等到那一天,咱們也都畢業了,各奔東西,誰還記得誰啊?”

蕭宇達一臉擔憂:“鳴哥,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放心,不會的。”

“為什么?”

楊鳴失笑,本想說因為你家有礦。

但轉念一想,還是換了個委婉的說法:“因為我們是兄弟。”

“鳴哥!你竟然把我當兄弟!”蕭宇達一聽這話,一臉激動。

看著他感動得一塌糊涂的樣子,楊鳴暗自嘆息。

上輩子混社會時,自己跟誰都能稱兄道弟,把“兄弟”二字掛在嘴邊,早就成了習慣。

現在看來,這孩子還真是單純得很啊。

“行了,別肉麻了。”楊鳴輕咳一聲,岔開話題,“對了,一會兒放學,你要不要跟我去個地方?”

蕭宇達一臉茫然:“什么地方啊?”

“羅成上次不是說他有個游戲廳要開張嗎?剛才給我發信息了,讓我過去吃飯。”

“啊?鳴哥你真的要去?”蕭宇達吃了一驚。

楊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然呢?難道我之前說的你都當放屁啊?”

“不是,我以為你就是隨口說說......”

楊鳴挑了挑眉毛:“怎么?你不敢去?要是怕就算了,我不勉強你。”

聞言,蕭宇達渾身一激靈,趕緊擺手:“不不不,我當然要去!有鳴哥你罩著,我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