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 重生主母她要報復全家啊沐雲書婁鶴筠 > 第646章信我,便由我來做

就在這時,沐云書挑起了眉頭看向了那小屏風,問:

“安親王說這是雙面繡?”

慕容信德以為沐云書沒有見過雙面繡,抬著滿是胡子的下巴道:“正是!”

沐云書點了點頭:“安親王覺著是,那就是吧!不過西秦是帶著禮物來的,我們也要盡地主之誼,等安親王回程之日,大奉定會滿足諸位開眼的期望!”

“希望是期望,不要是失望才好!”

慕容信德發現,自己的招數又被這位大奉帝姬四兩撥千斤地撥了回來,手指上的金戒指都被他捏得變了形。

這場接風宴,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下結束的,景德帝命鴻臚寺卿送使臣們去了番館,回頭又讓海公公將幾位近臣和皇子招去御書房。

末了,景德帝又補充道:“將昭慶也叫來!”

等御書房站滿了人,里面破天荒地出現一個女子時,眾臣的表情都很驚訝。

有人憤怒嫌棄地怒視著沐云書,也有人恭敬地行著禮,等到景德帝坐下時,大家才將眼神轉移到景德帝的方向。

官家還未開口,便有人站出來道:

“官家,談論國家重事,怎能讓一個女子踏入,這實在是不成體統!”

景德帝冷笑:“左大人本事不大,脾氣不小,你這么多講究,那么多道理,剛剛在紫宸殿上,怎么一個屁不敢放?”

左大人抖了下唇瓣:“官家,臣不說話,也是為了大奉啊!咱們現在不是與西秦叫板的時候,惹惱了他們,受罪的是咱們,何必爭一時之氣?叫他們高高興興的來,開開心心的回不好么?”

“放屁!”

景德帝氣憤地爆了一句粗口。

“你難道沒有看到,他們是在明目張膽地羞辱咱們!”

另一名保守派上前了一步:“官家,其實這件事是昭慶殿下做得不對,咱們只當做不懂西秦人的禮節,也不會覺得是羞辱,再說,讓燕世子親一下手背而已,又少不了一塊肉去,怎么就忍不了非要挑明?”

“是啊是啊,他們不過是想占點便宜,為了國家安穩,讓他們占一點就是了,昭慶殿下魯莽,魯王妃也有些不識大體!”

這些話氣得蕭儒柏雙手微微顫抖起來,咬著牙關道:

“你們……你們這話好沒道理!你們平時對女子那般嚴苛,要求她們守婦道、尊婦得,可遇到事情,這些又不重要了!回頭便日日會拿著這些‘污點’來折磨她們,你們怎好意思說出口的?”

蕭儒柏氣得滿臉漲紅,說出這番話后,指尖都是冰涼的。

正當他見到幾位大臣一臉不滿地看著他時,沐云書竟走到了他的身前。

“諸位大臣倒是能忍,可是忍回了我大奉一寸土地?”

“你們以為西秦人只是嘴上討些便宜?他們是在試探,試探大奉人究竟能退到何種地步!”

“咱們的退讓根本不會維持和平,反而會增長對方的氣焰,讓他們更加囂張地欺辱大奉國民,掠奪我們的土地,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前進一寸,沒骨頭的大奉人就會后退一尺!”

沐云書犀利的言辭震得眾人膽寒,可他們還是覺著求好,就可以拖延戰爭開始的時間。

世家大族可不像那些光腳的百姓,他們最害怕的就是戰爭。

“危言聳聽!”

左大人抖了一下衣袖,冷著臉對景德帝道:

“昭慶殿下所為就是莽夫之見,爭一時之氣又有什么用?就像那雙面繡這沒什么價值的技藝,安親王想說是源于西秦,那就讓他們說去就是,跟他們爭論什么呢?最后咱們拿不出回禮給人家,不還是會被人家狠狠打臉!”

蕭環山眸光閃了閃,也嘆氣道:

“這件事,兒臣也覺著皇妹魯莽了,西秦人的雙面繡技藝的確精湛,他們想顯示一下,沒必要在這種小事上爭個長短!”

聽到有人質疑媳婦,墨歸立即出列護短。

“西秦人羞辱大奉皇室是小事,搶走大奉的技藝也是小事,明日攻下一座城,搶去萬千大奉子民,是不是對于汕王殿下來說,也是小事?”

蕭環山一急:“這怎么能一樣?”

“搶都搶了,有什么不一樣?對方的胃口,都是你們這些不在意之人養出來的!”墨歸沉沉道。

“墨知許!”蕭環山臉都氣白了,他竟被墨歸幾句話定為了大奉的罪人,他怎能不惱!

“夠了,都給朕閉嘴!”

景德帝聽到這些爭吵聲,只覺得腦殼都快要炸開了!

抬眼朝蕭環山等人看去,他冷聲道:“昭慶做得沒錯,一國尊嚴不可挑釁,就算是大奉的一把沙子,朕說不給,他們也不可以拿走!”

景德帝堅定的眼神讓沐云書覺得很是振奮,同時也松了一口氣。

退讓,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也許打仗會流血,可護下來的,是身后的百姓可以挺直腰桿的活著。

幾位保守派的大臣還想要說什么,嘴里的話卻被景德帝的眼神逼退回去。

自從官家處置了紀家,世家的權力已經大不如前,他們也不敢太過激進地與官家對著來。

見殿內肅靜下來,景德帝才又看向沐云書問道:

“昭慶,雙面繡一事你是怎么想的?可是確有應對之策?”

景德帝對沐云書已經有些了解,這個女兒不是沖動的性子!她說會有大禮回贈,一定是有了打算!

沐云書眸光清亮地朝景德帝點了點頭:

“父皇放心,這件事交給兒臣就好,兒臣會讓西秦人認識認識,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雙面繡!”

她還不能將打算和盤托出,有時候,一件事情的失敗,皆因“自己人”的干預。

朝廷上這么多軟骨頭,她不得不防!

蕭環山見沐云書又搶了風頭,冷道:

“皇妹莫不是找不到理由,為自己拖延時間,這可不是你胡鬧的時候!”

沐云書側過臉看向蕭環山,頭上的步搖輕輕晃動,發出的光澤閃得蕭環山下意識別開了眼。

“剛剛在殿上,我還以為三皇兄是啞巴!皇兄既然質疑我,那這事你來辦好了!”

沐云書可不會掉入自證的陷阱!

信我,便由我來做,不信,你便自己解決!